愛慾錄:極限推拉16年後,我們結婚了

Yat Ching說第一次注意到我,是在高中的操場上。2006年,四線小城,高中軍訓第一天,我坐在草地上擼起褲腿和幾位女同學比誰的腿毛更密更長。她驚歎於我們的不文雅,搖搖頭走了。之後的兩年,我們成了不錯的朋友,一起吃飯,一起遛操場,自習課傳小紙條,但我一直對她隱瞞着對當時的我來說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在和她最好的朋友談戀愛。

雖然從小喜歡男孩子打扮,但我一直認爲成爲同性戀是我的選擇。青春期剛接觸所謂「性知識」時,無論如何也無法帶入流文化中戀愛關係的女性角色。當我去想像成爲異性戀關係中的女性時,那種脆弱、那種成爲性客體被男性支配的感覺,讓當時的我只感到噁心。糟糕的父母關係、對父親的失望,都讓我對異性戀關係沒有任何期待和嚮往,但當時的我不知道還有其他可能。

直到臨近初中畢業的一天,追的一部日本動畫中兩位女主突然接吻了,我腦中像有一道閃電劃過——原來還可以有這樣的關係。那一刻,我決定了要喜歡女生。

高中後,我談起了人生第一場戀愛,和Yat Ching最好的朋友。直到高三分手,對方出國唸書,Yat Ching才從不知何處聽聞這段關係,好朋友口中的那些秘密戀愛故事的另一位主角纔有了具體的形象。那年,日劇《最後的朋友》風靡一時,Yat Ching從我身上看到了上野樹里的影子,據她說是因爲我的虎牙跟上野樹里很像。不知道其中哪種因素作祟,Yat Ching在高考前最後幾個月開啓了對我的瘋狂迷戀。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731-mainland-lesbian-bi-long-term-relationship/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