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廖啟智 ︳深夜時段播《律政強人》重溫智叔超班演技(附全劇劇透)

·51 分鐘文章
懷念廖啟智 ︳深夜時段播《律政強人》重溫智叔超班演技
懷念廖啟智 ︳深夜時段播《律政強人》重溫智叔超班演技
懷念廖啟智 ︳深夜時段播《律政強人》重溫智叔超班演技
懷念廖啟智 ︳深夜時段播《律政強人》重溫智叔超班演技

資深演員廖啟智星期日逝世,TVB決定喺深夜時段重播2016年智叔主演嘅《律政強人》。呢套係智叔少數擔正劇集,亦係少數演奸角嘅作品,更加係佢喺TVB最後一套參與劇集。《律政強人》格局上同唔少律師劇相似,主線不離權鬥加感情瓜葛,再加多宗官司點綴推進,劇情主要講述華資律師樓Donald & Co合伙人劉謹昌(廖啟智飾)力求逼宮吞併,律師樓委員會主席卓繼堯(劉丹飾)搵另一位大律師張強(方中信飾)加盟作為制衡,劉謹昌同張強自此掀起連場交鋒。

懷念廖啟智 ︳深夜時段播《律政強人》重溫智叔超班演技
懷念廖啟智 ︳深夜時段播《律政強人》重溫智叔超班演技

男主角陣容強勁,女角反而以一批上位中花旦撐起,有黃智雯、李佳芯同張曦雯吸納男觀眾,難得幾位都演得順眼。《律政強人》首播時收視平平,平均只有23點,到結局先至有突破,最高收視31點。走漏眼嘅觀眾今次咪走雞~

第1集 - 謹昌拒停車廠上巿計劃

柏迪車廠決定提升上市集資規模。本港最大華資律師行Donald & Co.的執行合夥人劉謹昌,帶領眾多下屬為此工作至深夜,忙個不停。謹昌又秘密約見四位包銷商,要求他們協助讓車廠成功上市。謹昌承認以車廠現在的實力,未必能滿足股東的回報要求,但他豪言失去了的收入,將會很快賺回。

四名股東對謹昌的說話非常懷疑。未幾,電視新聞便報道了一宗交通意外,涉事車輛正是由柏迪車廠生產,謹昌為之震驚。

張強巧言阻止工潮

有工人要求印刷廠復工,在資方辦公室外靜坐示威。他們的行動持續了兩個星期,吸引大量媒體採訪、報道。代表勞方談判的律師張強一出現,工人立即上前探問。張強自稱已經與資方達成了協議,讓工人得到更多的賠償,建議他們停止工潮。

然而,眾工人仍然不滿資方開出的條件,一擁而上,張強制止眾人,好言解釋,又表示願意幫他們控告資方。可是當張強把官司費用說出來後,工人無不驚訝。另一邊廂,Donald & Co.的委員會主席卓繼堯在電視螢幕前,看着張強說服工人,非常欣賞他的口才。

謹昌拒停上市計劃

謹昌與下屬任偉樑(曹永廉飾)在討論案情時,接到繼堯的來電召見,謹昌心裏泛起不好的預兆。繼堯坦言與另一委員會成員程日匡(鍾景輝飾)商量過,不想車廠上市的計劃在公司「流產」,建議謹昌暫停議案。然而謹昌堅持絕不會停,柏迪車廠會如常上市。

宜中(李佳芯 飾)與張強傾談客人的離婚協議及遺產分配問題。可是,會議上張強非常不專心,令宜中甚是憤怒。張強要秘書李少樺(郭少芸飾)查出交通意外的資料,少樺不知何解,又稱公司還有很多案件要處理。

張強想在庭上贏謹昌

宜中尋找張強,想為女方當事人提出新和解條件,願意減少生活費。但張強堅持男方當事人不會給予一分錢。繼堯來到張強家樓下,等他回家。繼堯希望張強可以加盟他的公司。

車禍死者太太楊芷凝從法援律師名單中,挑選出張強為她作民事索償,張強非常高興,認為這次是一個挑戰。

宜中再次找張強,商談離婚協議的問題,令張強非常不滿。謹昌去見張強,希望張強說服芷凝庭外和解,但張強想在法庭上贏謹昌。然而,謹昌拿出一份死者的驗身報告,張強才發現這宗案件的真正難處……

第2集 - 張強、謹昌為賠償案初次鬥法

張強首次與車禍遺孀芷凝(李旻芳飾)會面,但她仍是六神無主。張強指金錢只能保障生活,但並不足夠,他提出至少要柏迪車廠公開道歉,承認責任。芷凝想了一會,也只好聽張強的話。

少樺查到死者生前很少檢查身體,對上一次檢查,已是入職銀行前。但報告指他身體沒有大問題。芷凝根本不知道丈夫有心臟病。

張強的徒弟周力行(何廣沛飾)則懷疑,是死者刻意不把身體毛病告之家人,但張強突然從另一個角度思考,懷疑謹昌手上的驗身報告是虛構的,目的是擾亂自己的思緒。

謹昌以海量資料癱瘓張強

謹昌被記者問到,交通意外會否影響柏迪車廠上市。他堅定地指上市一定如期進行。但訪問後卻致電報社,叫負責人把訪問稿抽起。

謹昌回到辦公室,偉樑把芷凝所提出的要求告訴他,謹昌完全不接受,尤其是對方要求車廠公開道歉,謹昌更是大力反對。這時,謹昌下屬準備好張強要求的車廠文件,一共三年的汽車報告。謹昌突然靈機一觸,叫下屬通知車廠,把有關資料的數量加至十倍,聲言要令張強沒有時間看完全部資料。

張強拒絕和解條件

張強從記者口中得知,謹昌計劃封殺所有車廠上市的媒體消息。張強卻要把它公開,於是要求網台節目討論事故,必要時,用錢買節目時間。偉樑把百多盒車廠文件交給張強,張強心知是謹昌在耍花招。

偉樑把謹昌的新建議交給張強,希望他會與芷凝商討。張強看完後,即把建議文件撕去,並叫偉樑向謹昌說建議不獲接受。

繼堯把真相告知包銷商

謹昌接太太穎琳放工,其間得知證監會對柏迪上市甚有保留,怕萬一車廠有事,會影響到證監會的聲譽。謹昌若有所思。

繼堯把證監會的決定告訴四位車廠包銷商,他們打算一同慶祝,豈料繼堯突然把出真相來,表示現在不值得慶祝,因為假如當車廠上市,但官司仍未處理好,股價會急速下落。那時,四位包銷商就要負責托市。

張強離開時,剛巧碰上謹昌,他們在電梯內秘密對話。謹昌指死者有隱性心臟病,報告已顯示得一清二楚,但張強堅持報告是假的,車禍死因是汽車機件故障。

宜中負責一宗誹謗案,當事人梁堅被商人林敬龍要求賠償三千萬,而梁堅完全不願賠償。雙方爭持激烈。宜中不知如何是好。幸得律師密友方寧幫助,宜中才能把事情解決。

3 - 張強以非常手段拖延談判

宜中協助方寧,準備開車禍意外的內庭聆訊。宜中問她知否對方的律師是誰,方寧指是張強。宜中表示聽過行內傳言,最好不要在庭上遇到張強,否則凶多吉少,但方寧竟自稱對張強瞭如指掌。

原來方寧曾是張強的徒弟,當年只欠一個月便完成實習,可是張強竟不讓她畢業。宜中本欲追問下去,但方寧不想多說。

另一邊廂,張強向芷凝解釋,自己會用盡方法阻止死者被解剖,於是邀請她在這個非常時期,一同使用非常手段。芷凝答應聽他的話。

繼堯與股東阻止上市

偉樑提出只要車廠不用公開道歉,賠償金額可以增加。但張強卻指公開道歉是底線,不能讓步。偉樑坦言,如果法官真的召開死因聆訊,最後發現死者是死於心臟病的話,芷凝將會失去賠償。可是張強卻指,如果證實了死者並非死於心臟病,車廠股價一定會大瀉,坦言今次是要看看究竟誰人夠運。

繼堯與一眾大股東衝着謹昌而來,強調車廠有官司在身,加上四名包銷商離陣,如果強行上市,對車廠極度不利。謹昌卻以數據反映律師行已經跌出行內三甲,原因是太保守,不夠進取。他已經聯絡了外國銀行,願意全權處理車廠的股票包銷。眾股東都有不同意見。繼堯有見及此,即進行投票,以作決定。

張強方寧彷如陌生人

張強在庭上見到方寧(黃智雯飾),當作完全不認識她。宜中覺得很奇怪,以為二人有深仇大恨。

張強與方寧爭辯時互不相讓,張強從警方的調查報告中,指出汽車的零件出現問題,而死因是頸骨折斷;方寧則希望法官召開死因聆訊,守從程序公義,解剖屍體還車廠一個公道。豈料,張強突然臨陣妥協,同意召開死因聆訊,而芷凝的情緒隨即失控起來……

繼堯約見張強,指現在律師行主要談論的,都是張強與車廠的官司。張強問繼堯會支持哪一邊,繼堯坦言不想支持謹昌,但看見張強的形勢,也沒有信心,所以都未有決定。

張強自稱一眼看出謹昌注定失敗,繼堯沒有再說下去,但已經被張強的信心打動。臨走時,他說在律師行留了一間房給張強,希望他隨時加盟。

芷凝被誘簽和解協議

張強回到律師樓,少樺叫他立即停止追打車廠。張強感到愕然,指一定要令車廠公開道歉,願意承認責任。少樺堅持要張強停止,張強一怒之下,把少樺解僱。但之後卻向她道歉,希望她不要離開律師樓。張強誓言,即使死者有心臟病,他都不會認輸。

芷凝出席雙方律師的談判會議,謹昌在張強不在場下,游說芷凝簽下和解協議,盡快完成索償案件。被困於擠塞馬路的張強知道後,即命力行阻止她簽任何文件……

4 - 張強加盟即碰壁

繼堯向董事局宣布張強加盟律師事務所,他第一個問謹昌的意見,謹昌心裏很不服氣,但沒有表現出來,更指張強是非常出色的律師,所以很歡迎他加盟事務所。

方寧指張強在事務所的分紅,比其他律師都高,這樣非常不合理。這時,謹昌指為了事務所聲譽,他要求張強每件案件,都要向他匯報。

謹昌暗邀宜中轉投陣營

雖然張強加盟了事務所,但謹昌仍然在他之上。他吩咐下屬,把最難、最複雜的案件都交給張強處理,因為他要令張強第一宗案件敗得非常難看。

宜中接到一宗網絡性侵犯的案件,受害女子張美琪要求民事索償。宜中看了網上影片後,二話不說便決定辦理。她追問誰是拍攝影片的人,法援主任駱思慧指是日昇集團的人,而日昇與Donald & Co.有很多生意來往,她想宜中先詢問繼堯意見。宜中沒有理會她。

各同事把相關的性侵犯案例交給宜中,這時謹昌出現。宜中想向謹昌匯報案件進度,但謹昌表示相信她的能力。他又明言希望宜中不再處理法援案,而是轉去幫助他。

少樺不想轉去事務所

張強通知少樺與力行,明天將會轉到Donald & Co.事務所工作,而他們所得到的薪金,將會是現在的兩倍,甚至更多。二人聽罷各懷心事,少樺擔心事務所恍如鬥獸場,人事關係複雜,而且車廠一案,張強與謹昌的關係弄得很差,轉去對方公司工作並非好事。

張強到事務所上班第一日,繼堯為他引見其他股東,而張強亦事先牢記住各人的背景。

力行第一次來到大型辦公室,要開始適應新生活。宜中見到他,即上前打招呼。宜中料不到個多星期前,與力行仍在打對台,但現在已經成為同事。

方寧說謊出賣宜中

張強在Donald & Co.的第一個客人,就是日昇集團的何老闆。事前,張強做好資料搜集,得知何老闆與金洋電業的交易有問題,而對方不肯減價,但會議中張強卻虛稱金洋的老闆已願意減價,何老闆聽後大喜。會議後,少樺私下問張強實情,他坦言仍未與金洋老闆達成協議。

宜中準備控告日昇太子爺何友泉,同僚好友潘希文(張曦雯飾)提醒她,張強正為日昇集團打官司,擔心涉及利益衝突。宜中致電方寧,方寧竟指張強一案已完結,宜中放心下來。但原來,這正是謹昌設下的陷阱……

5 - 謹昌發功拉繼堯下馬

繼堯、謹昌和張強都看過宜中的新聞片段,她在片中所說的追究到底,令事務所陷於兩難之間。謹昌坦言,身為公司高層,一定以公司的利益為大前題。所以,他不想因為宜中的案件,錯失了日昇的生意。

張強主動接手宜中的案件,並預計會在一星期內處理好。會議後,繼堯問謹昌是否尋找舊檔案,謹昌坦然承認。

方寧叫宜中依張強做法

張強向宜中求問實質證據,證明美琪是因網上影片而失去了工作,可是一無所獲,他失望地表示根本沒有贏的機會。但是宜中沒有放棄,她覺得一定要為美琪取回公道。這時,張強向宜中提議,要求美琪在官司完結前,不能離開家門半步。

宜中一聽之後,立即反對,因為律師沒有權禁止客人的生活。張強聲言律師的責任是為當事人爭取最大權益,他想美琪保持無業狀態,好贏得法官的信任。宜中不懂得如何與張強相處,她只好請教方寧,但方寧反指,如果要贏官司,不論張強說甚麼,宜中都要照做。

繼堯將被律政司檢控

謹昌見完檢控專員,知道商業罪案調查科即將調查繼堯多年前的案件,但謹昌知道,繼堯應早就收到消息,事先毀滅所有有關的文件。

繼堯約見所有事務所的委員會成員,指商業罪案調查科開始調查天坤集團。原來當年他為了幫天坤上市,與眾委員一致決定造假文件。委員聽到繼堯這樣說,開始心領神會,知道將會發生何事。

日匡指,他把當年的開會過程錄下,希望日後提醒他們會議的內容。繼堯提起謹昌近日有意尋找當年的案件資料,想各委員阻止事件東窗事發,日匡提議將謹昌踢出委員會,希望各委員適時和議。

浩天不答應庭外和解

張強約見友泉的代表律師葉浩天,商討庭外和解的空間,但浩天指他的當事人是不會賠償的,並且要美琪立即撤銷控訴。宜中知道浩天不肯和解,張強惟有使出非常手段。宜中聽了後,不肯協助,張強只能自己去做。

繼堯秘書謝康兒聽從吩咐,把當年案件的文件全部碎掉。但是,她暗中偷了一份非常重要的,交給她所愛的那個男人。

董事局大會上,日匡動議把謹昌踢出公司,其他委員都很贊成,可是謹昌卻指繼堯失去了主席的資格。

6 - 張強阻止謹昌登位

日匡帶着一班警員,進入繼堯辦公室,準備搜查當年的相關文件。宜中驚訝,不知道繼堯發生何事。她致電繼堯,只知道他被帶回警署調查。

宜中多次請求張強出手助繼堯,但張強坦言只求名利,不想牽涉公司權鬥。這時,宜中竟用自己在Donald & Co.的股份向張強交易。

警員搜查文件時,發現有關天坤集團上市的文件不見了,即問謹昌因由,康兒代為解答,指繼堯曾叫她銷毀過天坤的文件,但不知原因何在。警員反問謹昌,會否覺得繼堯這樣做,有點奇怪。謹昌直指繼堯可能有些事情,不想其他人知道。

繼堯指文件不合法

警員開始審問繼堯,張強擔任他的辯護律師。繼堯承認曾為天坤集團處理上市業務,而且所有簽名都由他簽署。可是,警方表示當時的天坤總值只是六億,而文件上卻顯示十五億,文件內容令人生疑。張強看過警員取得的證據後,發現該文件由碎紙條貼合而成。

離開警署後,繼堯指警方提供的文件不合法,根本不能做檢控證據,張強同意從這方面着手,可是繼堯又怕謹昌在背後做了手腳。宜中想加入一同討論,但繼堯指她根本沒有經驗,只叫她立即回家。宜中非常失望又傷心。

事務所重選新主席

翌日,繼堯收到通知,律政司正式發出起訴,事務所其他委員非常擔心。繼堯從日匡手上,取回當年的會議錄音,並立即銷毀,以表示這件事由他一人負責。繼堯想委員們修改公司守則,而張強則盡力拖延官司時間。這時,日匡提出新建議,要暫代繼堯的主席職位,繼堯聽罷感到愕然。

言談之間,謹昌突現現身,提醒眾委員現有很多客戶取消與事務所合作,為今之計,應該立即重組公司架構,選出新主席。

方寧決定輔助宜中和繼堯,並坦言希望從中幫張強一把。宜中不明所以,她不知道方寧與張強發生過的事,以為他們二人有感情問題,但方寧否認,並自稱曾令張強輸了一場官司。可是,張強一直沒有在其他人面前提起過,事過境遷,一直令方寧最後悔的,是她不能再認張強做師傅。

宜中被升為新主席

謹昌約見所有委員,指繼堯已成為事務所的包袱,所以邀請他們與自己站在同一線。眾委員因為是繼堯的好朋友,當面拒絕。此時謹昌拿出辭職信,指這些年來他們所得的花紅,全是他賺回來的。如果眾人不站在他一方,謹昌與他的下屬會立即辭職。

委員會選新一任主席,日匡與謹昌都各有人支持。這時,張強拿了繼堯的授權書出來,他把所有股份轉給宜中,並要她成為新一任主席……

7 - 張強扶助宜中穩權

宜中升為事務所主席,引來很多媒體的好奇。每當被問到她上任後的新發展,宜中都指事務所已經有良好的制度,她只是保持下去而已。但當記者追問繼堯的案件,少樺便會立即終止訪問。宜中不明所以,覺得案件已經判刑,根本不用逃避。

謹昌處理各人的工作時,方寧主動要分擔偉樑的工作,但謹昌不肯,只是叫她多多休息。方寧自知是之前激怒了謹昌,再三請求下,謹昌才答應讓她成為偉樑副手。方寧心中不滿,但只能聽命。

宜中接刑事案件沒信心

張強奇怪為何宜中沒有工作安排,謹昌表示宜中已是公司主席,不能隨便接工作。張強提出把中環公廁傷人案交給宜中處理。謹昌不同意,直指宜中沒有能力處理。張強想把這個決定交由委員會討論,謹昌立即轉口風。

宜中接到傷人案的資料後,認為自己未試過處理刑事案,所以沒有信心。張強指她現已是公司主席,代表着全公司,處理這宗案件對她將來發展會有很大幫助。

日匡指由謹昌話事

謹昌向日匡滙報各合夥人的工作安排,日匡即指工作完全由謹昌話事,他只是閒人一個,純粹掛名當副主席而已。他更自稱與繼堯的不同之處是不會爭權。謹昌聽到日匡的話後,感到十分滿意,並指他們能做到好朋友,日匡也是這樣想。

偉樑與方寧會見解約案的當事人陳學欣,她想與娛樂公司解約,可是對方完全沒有違反僱傭合約的條款,無從入手,令偉樑二人大傷腦筋。會議過後,偉樑、方寧查出娛樂公司有為學欣安排飯局,方寧計劃再與當事人商討,希望她可把這些事說出來。

宜中為傷人案與律政署的檢控員討論,想不到,那人正是思慧。宜中希望說服恩慧,改控被告吳貫星刑罰較輕的罪名,但思慧認為依從證據,意圖傷人罪是非常合理的指控。

宜中不想張強幫忙

宜中日以繼夜,想找出為貫星脫罪的方法。她因為太累,所以在事務所睡着了。當她醒來時,卻發現張強正在看她的文件。宜中立即搶回文件,並表示想自己全權處理,不想張強插手。張強讓她考慮,但宜中堅持。

偉樑託國內朋友找到學欣在內地的合約,他對方寧說,只要用這份合約做證,學欣就會聽她說。方寧感謝偉樑幫忙,而偉樑希望這宗案件由方寧繼續跟進,又坦言大家正站在同一陣線,一定要互相幫助。

8 - 謹昌暗撐日匡取代宜中

少樺找不到酒吧門外的影片,但張強卻在會議上謊稱已經找到影片。少樺與宜中知道真相後,一直指責張強,張強不停在思考下一步計劃,可是少樺二人一直在吵,令他非常煩惱。張強對宜中坦言謹昌正在找機會踢走她,於是叫宜中及少樺幫他打兩個電話,但其餘的事,卻叫她們不要過問。

另一方面,謹昌正在看方寧為女明星所拍的影片,方寧指這是女明星自願拍下的,但她只是用來寫文件,不會用作呈堂證供。

偉樑踢爆謹昌說謊

謹昌問偉樑意見,偉樑直指如果影片沒有問題的話就要當作證供,但謹昌指昨晚與娛樂公司的高層吃飯,知道很多此女明星的內幕資料,所以得知這影片內容是假的。方寧詢問偉樑,問他是否見過女明星的資料,豈料偉樑指根本沒有見過,更指謹昌說謊。方寧問及謹昌與娛樂公司的關係,偉樑便把真相告訴她。

張強深知明天委員會大會時,謹昌會問他關於目擊者的資料,所以要盡快把這個目擊者找出來。張強與下屬開會,把整件事重新檢視一次,而再次聽取雙方口供後,他發現貫星的口供比較合理。

同事湯家健指曾在同志網找到相關的人,但線索最終還是斷了,張強督促他要再追查下去。偉樑把私家偵探拍到穎琳的照片交給謹昌,並指穎琳一星期有三晚會見相中男人,謹昌聽到後極度憤怒。

張強計劃收買證人

謹昌回家後,見到穎琳卻沒有發怒,反而對她特別好。穎琳自稱知道張強沒有新證據交給律政司,謹昌大喜,更打算在委員會上直接質問張強。穎琳欲離開時,謹昌突然阻止她,並警告她不要行差踏錯,否則便會招人話柄。

張強要求宜中立即叫歐陽偉出來見面。宜中拒絕,因為他是控方證人,又指如果會議上張強交代不到目擊者的資料,他將會被踢出委員會。張強再度強調只要見到歐陽偉,便有方法令他說出真相。

謹昌支持日匡上位

宜中聽到張強的方法後,感到不能接受,她指張強正在犯罪。張強怒火中燒,直指宜中的第一宗案件絕對不可以輸,但宜中斷然拒絕。

謹昌去見日匡,要求在會議上集中討論貫星的案件,更聲言張強根本找不到證人。日匡卻指這是宜中第一宗案件,如果輸了,事務所就會被其他同行取笑,所以希望謹昌給宜中一些時間,不要把事務所的名聲搞壞。

然而,謹昌推斷只要宜中輸了官司,傳媒一定大造文章,而委員會則有理由,推選一個新主席。謹昌指到時他第一時間動議,讓日匡接受新主席職位,日匡聽到後暗笑。張強再次要求約見歐陽偉,被宜中再次拒絕;但無意之中,張強竟突然發現目擊案情的那位「第三者」是誰……

9 - 張強為祥叔力拼地產商

所有實習生將要挑戰Donald & Co.的模擬試傳統,由謹昌親自主理。力行測驗前顯得非常緊張,又擔心如果測驗結果太差會無法畢業。力行希望張強能在場見證,但是少樺指張強仍未回來,力行更顯緊張。

希文見他臉如死灰,即從旁安慰他;希文完成後,輪到力行測驗。力行以為將由偉樑做主考,豈料竟見謹昌親自出手。

張強與思慧去見中年漢梁永祥,原來他正站在天台準備自殺,而且更因為情緒激動,用刀傷害了一名地產公司職員。

張強願為祥叔辯護

張強向警方指自己是祥叔朋友,由他嘗試說服祥叔。張強不停游說,並應承祥叔會做他的代表律師,為他與地產商爭取到底,終令他放棄輕生念頭。張強接下祥叔案件後,叫力行為他準備地產商的資料,但謹昌突然調走力行做偉樑助手,令力行不知所措。

張強與思慧對祥叔的案件非常關心,因為當年是他們替祥叔簽訂樓宇買賣契約的。張強指祥叔是被元方發展公司強逼收樓,而他在被威嚇之下才會錯手傷人,思慧希望可將找到祥叔被威嚇的證據。

宜中接到關於狗隻擁有權的案件,女主人鍾家美希望從前夫謝偉榮手上取回狗隻的擁有權。力行向希文指他想繼續幫張強,但他的說話被偉樑聽見,於是他直接問力行原因。偉樑坦言若不是力行有實力,謹昌根本不會叫他幫手,由此可證明謹昌對力行非常賞識。

阻止張強幫助祥叔

謹昌指祥叔的案件是因元方公司而起,但元方是事務所的大客之一,因此認為不應為祥叔一件小案而得罪一個大客,要求張強不要幫祥叔。張強聽到後非常不滿,他坦言當時繼堯答應過他,接受甚麼工作,全權由他自己決定,其他人不得干涉,二人為此事吵起來。

日匡制止他們,並指張強可以繼續處理祥叔案件,但不能使用力行。張強同意日匡安排,但反提出要方寧幫助他。張強問方寧關於祥叔一案的意見,方寧指如果要讓祥叔緩刑,一定要令法官同情他。這時方寧說了個故事,是她為祥叔所作的。

張強要求方寧協助

張強聽了這個故事後,覺得相當感人,決定把這個故事發放給傳媒,讓全香港人都同情祥叔。因張強與方寧以前是兩師徒,但因某件事而決裂,張強特意對方寧說要求她幫手,只因為她是最適合的人選,並沒有其他原因。

希文與宜中對於張強為何找方寧幫手,感到一頭霧水,但是連方寧自己也不知為何。為了讓祥叔的故事更吸引,方寧安排祥叔穿上寫有抗議字句的衣服,到元方公司樓下抗議;更找來一群網絡打手,讓祥叔的故事成為整個網絡世界的焦點。

10 - 張強氣極向宜中辭職

集團主席李元亨突然來見張強,要他放棄幫祥叔打官司;只要張強答應,元亨即把公司的上市計劃交給他處理。張強坦言如果這件事發生在祥叔案件之前,他會毫不猶豫立即接受。

元亨覺得張強就此拒絕,白白錯失這次賺大錢的機會,甚為不智。張強指不論元亨開出甚麼條件,他都不會放棄。元亨深知不能說服他,怒火中燒。謹昌看見網上有大量流言,將祥叔塑造成悲情人物,他見到方寧後,即問她是否張強所做的。

方寧謊稱全不知情,但謹昌不信。偉樑指可能是網民過分敏感,謹昌即要方寧向他匯報關於張強的每一個行動。謹昌指他在事務所工作多年,從未見過局勢如此混亂,誓言要把張強踢走。

謹昌誓言踢走張強

元亨回公司時被大批記者圍着訪問,指他是無良商人。其集團代表律師郭家圖立即命令手下向網站發出禁制令,家圖要手下簡述張強的背景,發現張強絕不會接下少於過百萬營利的生意。

宜中與浩天討論狗隻案件時,希望浩天能勸服男主人偉榮,早日和解,了結此事。浩天亦希望盡快完結此案,但當事人不肯。這時宜中收到希文來電,指有三個大客暫停與事務所合作,謹昌得知後震怒,急召宜中開會。

宜中強迫張強放棄

會議上,謹昌希望張強以大局為重,退出祥叔官司。謹昌要求宜中表態,想她以事務所利益為主,沒想到宜中也希望張強退出官司,令張強非常意外。

謹昌提出,如果張強願意退出,他可以向律政司建議,用較輕的罪名控告祥叔。他的刑期會由一年半,減至半年,但張強認為祥叔不應該坐監。

這時宜中竟然說,如果張強堅持參與官司,她會用主席身分解僱張強。張強聽後怒火中燒,指只要祥叔一案完結,他會立即辭職,再奪門而去。宜中立即追出,關心張強與祥叔的關係,張強怒氣漸消,娓娓道來與祥叔的淵源。

指出偉樑只是棋子

康兒在丈夫的電腦中下載了娛樂公司的會計賬目,偉樑一看之下極度震怒。原來謹昌交給他的工作完全是一個陷阱。偉樑立即返回事務所,叫力行把所有由他簽名的文件抽起,並將它們銷毀,力行不知發生何事,只能照辦,但他自己卻暗下做了一些手腳。

偉樑質問謹昌,氣稱今次是造假數,所有文件都是他簽名的,萬一事件被揭穿便會成為謹昌的代罪羔羊。謹昌反斥偉樑是他救回來的人,所以他吩咐甚麼,偉樑都不可以拒絕。

11 - 張強高價接下元亨兇案

律政署決定撤銷對祥叔的傷人案起訴,事務所眾人聽到消息後都非常高興。謹昌見到新聞後,通知宜中與張強開會。

張強與思慧吃飯時,希望她找舊同事協助祥叔,更指自己已經錯過了數百萬元的分紅,所以不會再幫下去。當張強把贍養費給思慧時,她提起考慮與男友結婚一事,張強即臉色一沉。

方寧問張強有否害怕事情被拆穿,張強坦言只要方寧不說出來,根本沒有人會知道,方寧趁機指這次的事與之前曾出賣張強之事打和,二人各不拖欠。

掌握謹昌造假資料

日匡探望繼堯,直指公司愈來愈亂,宜中鬥不過謹昌,張強又令公司失去生意。繼堯坦言問日匡想怎樣,日匡直指要他的股份。日匡探完繼堯後,偉樑即問結果,日匡指繼堯只依靠張強與宜中兩人,因此誓言要把他二人踢走。

張強回到事務所後,眾同事相繼詢問案件的細節,但張強拒絕回答,這時宜中立即把張強拉入房中。

會議上,謹昌直指事務所失去了三個大客,一定要向股東交代,張強也非常同意,他指會請所有股東吃飯,親自向他們道歉,但謹昌要求張強兌現承諾離開事務所,張強反稱只是應承削權,但沒有說過離開事務所。

謹昌深知張強會出爾反爾,故此拿出錄音筆出來,聲稱已把當日的會議對話錄起來。當他正想播放錄音時,突然接了一通電話……會議後,張強認為謹昌確實錄下了會議過程,但不知是何人暗中錄下。

闖出大禍急召謹昌

謹昌被元亨急招到會所,見元亨非常驚慌,謹昌知道他已闖了禍。這時元亨的電話突然響起,原來他手下正載着一名呼吸困難的女子,不知如何是好,他想把那女子送去醫院,但被元亨阻止。突然間,元亨聽到撞車的聲音。

偉樑等方寧放工,說要載她去見一個人,方寧跟他去,原來那人正是日匡。日匡指現在事務所的話事人,其實是謹昌,但很快便會易手。日匡希望方寧支持他,當他登上主席之位,方寧就可坐上謹昌的位置。

事務所正式接受元亨的案件,而且會有兩位律師負責。一位是協助元亨,另一位則協助司機劉子樂。

早知元亨就是兇手

眾人都想知道謹昌會否出手,因為他已經很多年沒有打刑事案。會議上,謹昌指警方正搜集證據,但他已經決定好負責的律師人選,他想把子樂交給宜中處理,而元亨要求張強做代表律師,宜中聽到後覺得非常愕然。

張強指自己對此案沒有興趣,所以拒絕,但謹昌希望他以大局為重,接受這個委託。張強坦言要五百萬才願意出手。張強第一次約見元亨,要求元亨把事情說一次,但張強知道元亨在說謊,並指元亨是間接殺死的譚雪兒的兇手。

12 - 張強教唆元亨公然說謊

張強知道兇案是元亨所為,他想知道更多細節,但元亨卻不想再面對。張強坦言他是元亨的代表律師,定會為元亨脫罪。元亨放心把當晚的事告訴張強,但張強知道他仍然有事隱瞞,力行聽到元亨所做的事後看不過眼。

元亨想把所有罪名推在子樂身上,但張強指子樂未必會聽元亨的話。元亨非常驚慌,現在才知道所犯的罪非常嚴重。這時他只能聽張強的說話去做。張強與力行離開後,發現力行心情極差。

子樂失蹤眾人擔心

力行坦言不明白張強為何會幫他,張強指將來力行成為律師後,可以走一條不同的路,但現在只能跟隨張強的方向。希文不停尋找子樂不果,宜中覺得他是有心逃避。這時,方寧把雪兒的死因報告交到宜中手中,宜中看了報告後明白子樂為何不敢出現。

穎琳對謹昌說娛樂公司的上市申請已獲批准,謹昌非常高興,更要偉樑立即通知對方。當偉樑離開後,穎琳問謹昌是否保證娛樂公司會平安上市,謹昌坦言律師不會百份百保證,只會有所準備。

警方正式拘捕子樂,元亨知道後非常驚慌,張強要他立即去警署再補一份口供。家圖與宜中探子樂,宜中想子樂把細節都說出來,可是家圖竟要他保持沉默。宜中反對家圖的說法,更欲解僱他,但家圖指只有謹昌才有此權力。

依照吩咐元亨背稿

宜中要求解僱家圖,但謹昌反對;宜中坦言家圖叫子樂承認所有罪名,根本不符合當事人的利益。突然電話響起,謹昌聽完電話後,即叫宜中退出官司,原來子樂已經改了口供,指證元亨,令事務所牽涉利益衝突,謹昌只好放棄子樂的個案。

張強知道子樂改了口供後,要求思慧延遲提交口供給律政司,因他要在元亨的記者招待會中,指出子樂的口供不可信。張強要求元亨把他準備的稿背熟,在記者會上隻字不漏地講出來,但元亨不肯;張強發怒指若不照他的稿去講,他的官司一定會輸。

記者會上公然說謊

元亨在記者會上,依照張強的吩咐,說出了他與雪兒的關係,讓一眾記者非常驚訝。宜中去見日匡,她希望日匡會在會議上支持她繼續為子樂打官司,但日匡坦言這樣做即對於與張強反面,宜中坦言為了公義在所不惜。

少樺希望張強不再接手這宗案件,張強卻不同意,指自己既然已經收了錢,便要從當事人的利益出發,少樺聽後既心痛又失望。在委員會議開始前,張強突然致電少樺,委託由她作為代表開會。在會議表決前,少樺講出張強所交帶的說話,令會上所有人都很愕然。

13 - 謹昌找出上市詭計告密者

張強決定不幫元亨打官司,但卻要收足五百萬,元亨直指不能接受,即使元亨再提高薪金,張強也斷然拒絕。元亨不肯支付人工,張強立即指他在記者會上說謊,並向傳媒大爆元亨與雪兒之事。家圖指如果張強這樣做會被釘牌。張強坦言已經準備與元亨玉石俱焚。元亨邊聽邊感到心寒。

宜中等人正為子樂而煩惱,因為元亨不肯再付律師費,所以子樂只可以由法援幫助。但希文等人都覺得,在房中只有子樂、元亨和雪兒三人,而且法醫更找到雪兒身上有子樂的皮膚,所以子樂被判罪的成數很高。方寧指如證明元亨在記者會上說謊,子樂才有勝算。

少樺欲知退出原因

張強回到事務所後,把元亨的支票交給少樺處理,少樺坦言想問個明白。少樺想把元亨的資料交給宜中,但張強不肯。

謹昌要張強給他一個理由,為何要中途停止幫元亨。張強只說與元亨合不來,而元亨交了五百萬給張強,沒有令事務所收少一毫子。謹昌愈聽愈憤怒,坦言如張強不聽事務所吩咐,他可以立即解僱張強。

突然,謹昌變收到一封電郵,是一個名叫Tony的人傳來的,而且電郵由附上一份娛樂公司的假數資料,謹昌通知偉樑,令偉樑極度驚慌;謹昌願意用任何方法,一定要找到這個人。

委員不欲爭話事權

日匡秘密約見其他委員會成員,指現在事務所中謹昌才是話事人,所以他想利用會議把謹昌踢出公司,但其他委員覺得即使謹昌走了,事務所的情況可能更亂。

日匡眼見無法說服眾委員,便放出一條影片,自稱不想把謹昌的事情告上廉政公署,所以希望把事情私了。但是各委員都只想安於現況,不想事務所變天。

方寧再去詢問子樂,她想知道更多細節。但子樂已經非常絕望,坦言即使知道更多細節,也難以降低被判坐監的機會。

謹昌知道Tony是誰

穎琳猜想,Tony應是聯交所的高層,她指如果他把娛樂公司的財務報表給廉署,偉樑好應將恩情還給謹昌,直接認罪。偉樑怒指自己對謹昌的恩情已還清,因此不會認罪,他並說萬一自己出事,便會公開一切。

穎琳回家後,對謹昌稱已經知道Tony是誰,指他要三百萬才肯收手,但謹昌也自稱知道Tony是誰,而且與穎琳所猜想的人,完全不同。方寧發現子樂案件的一個重大突破,而且有一段影片,可以證明元亨正在說謊。但宜中計劃把這段片呈堂之前,先放上網。

14 - 穎琳要求與謹昌離婚

雪兒的影片在網上瘋傳,引起全城嘩然。元亨到每個地方都會被追問,只有交由家圖代他回答。謹昌召見宜中,問她網上影片是否她發放。宜中自稱只是利用傳媒,為子樂取回公道。

豈料謹昌指他已經與子樂達成協議,事務所正式退出元亨的案件,所以叫宜中不要再插手。宜中非常不滿,她更用主席的身分,繼續接這宗案。但謹昌卻指他不是詢問宜中的意見,而是來通知她,而她無權反對。

張強遇見思慧男友

謹昌指元亨背後,有很多千絲萬縷關係,涉及很多生意利益,所以一定不能得罪他。宜中卻認為維持公義比利益重要。張強載少樺與力行回家途中,突然見到浩天與思慧在一起,見兩人態度親暱,張強感到不是味兒。力行想與張強飲酒欲安慰他,但張強指自己心裡早已放下思慧了。

宜中探望繼堯時,坦言不想再做主席,只想好好地做律師為人爭取公義。繼堯聽到後非常憤怒,要她堅持下去不可離開。

謹昌回到家中,穎琳突然提出離婚,謹晶聽到後臉色一沉,聲言不會答應。穎琳直指她曾與很多男人發生關係,謹昌坦言會原諒她,並希望她回心轉意。穎琳覺得忍無可忍,謹昌卻指單方面提出離婚,要等兩年時間,在這段時間他會繼續勸她。

助穎琳打離婚官司

謹昌見到宜中,即把法援的案件交給她,但只是些平常的小額財務案件;之後謹昌變本加厲,要宜中擔任力行的助手。

穎琳要求張強做代表律師,負責她與謹昌的離婚案。張強問她有沒有想清楚,又指離婚是很簡易的事,只要雙方願意的話,上律師樓簽名就完成了。但穎琳指謹昌不肯離婚,所以才要打官司,張強再次婉拒。

穎琳知道張強只看錢,她即指謹昌有一億身家,她要分他一半,並拿當中五百萬用來打官司。而且,穎琳說她知道謹昌的一個秘密,可以構成離婚的理由。

代表穎琳謹昌盛怒

國立被控告偷竊罪,少樺把他介紹給宜中與力行。但當國立案情告知二人後,他們都覺得案件非常棘手,因為沒有人證物證。宜中二人正在討論此案時,少樺出現。宜中好奇少樺為何會相信國立沒有說謊,少樺指自己全憑直覺。

謹昌心想把張強踢走,與家圖飲酒時建議把張強介紹給其他行家,並要用金錢去吸引他。張強去見謹昌,正式宣佈自己成為了穎琳的代表律師,處理他們的離婚案。謹昌叫他不要接,並願意賠償張強任何損失,張強拒絕……

15 - 穎琳心灰輕生

謹昌拿出一本雜誌,指自己召妓時被記者偷拍到,同時向穎琳道歉,求她原諒。穎琳激動地表示報道是假的,是謹昌找妓女做戲,更指如事件屬實,要利用通姦罪為由離婚。

可是,偉樑解釋通姦罪是要求夫妻其中一方長期有婚外情為前題,一次召妓並不算是通姦。謹昌又稱很快會有記者找該名妓女做專訪,描述妓女與他發生過的事。

張強明知這場官司輸多贏少,但仍堅持要上法庭審訊。事務所眾同事感好奇,究竟謹昌最終會選擇分居還是離婚。

謹昌誓言不能離婚

謹昌勸偉樑放下娛樂公司的上市工作,專心為他打離婚官司,而目標是要阻止穎琳即時離婚。偉樑指對方理據不足,估計分居兩年才離婚應是定局,但謹昌仍然不放心。

日匡叮囑謹昌多抽時間休息和照顧家人,又稱他是事務所的頂樑柱,絕不能有三長兩短。宜中與力行在街上見到浩天,怎料浩天突然不適跪倒,宜中想叫救護車,但浩天拒絕。

宜中與思慧討論國立的案件,思慧指她要國立把一半的獎金交給她的當事人高志培,並且要道歉,但宜中覺得不合理。宜中問力行意見,力行希望多等一會。

方寧把謹昌的部分股票交給穎琳,表示這是謹昌的私人禮物,只要她願意不離婚,這些股票便垂手可得。可是穎琳的心意已決,不論謹昌給予甚麼禮物,開出甚麼條件游說她,她都堅決劃清界線。

要求妓女說出真相

張強會見當日服侍謹昌的妓女Jessica,可惜她拒絕透露關於謹昌的性交易事宜,張強直指她的故事是虛構的,當日根本沒有與謹昌性交。這時謹昌出現,打斷張強與妓女交談。

張強以同事身分,勸告謹昌與穎琳即時離婚,但謹昌卻堅持不肯,更說即使要等兩年也在所不惜。張強指如果他再堅持,便會安排記者為穎琳做專訪,叫她強調謹昌的身體問題。這時穎琳與謹昌通電話,穎琳竟聲言不會說謹昌的半點壞話,張強聽到後甚為愕然。

忍無可忍決意自殺

謹昌發覺穎琳的說話有古怪,即回家看個究竟,但當他趕到穎琳家樓下時,已見到救護車停泊。謹昌心知不妙,即衝上前看傷者……謹昌終於願意簽下離婚協議書,而當他知道穎琳想瓜分他一半身家後,露出了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日匡想知道為何謹昌會願意離婚,康兒指是與穎琳昨晚所發生的事有關。日匡坦言穎琳非常堅強,因為昨晚的事只是一場戲。日匡叫康兒向記者爆料,指穎琳所遭遇的事一切由張強教唆,而他相信張強與謹昌鬥得愈激烈愈好。

16 - 謹昌偽造錄音陷害張強

少樺見到雜誌上刊登了張強的報道,指他教唆穎琳自殺。她即致電力行,問張強的反應。這時國立突然出現親自多謝她,並送上一張巨額支票。少樺問起原因,國立指她之前代自己還錢,現在希望補償。

股市大跌,浩天非常擔心,連思慧說起婚事,他都只顧着看財經新聞。日匡就雜誌的報道詢問張強、謹昌等人的意見,又自稱本來不欲干涉同事的私事,但由於事務所形象有損,所以無法坐視不理。

日匡提出若然二人想控告雜誌,事務所會全力配合。可是,謹昌和張強同稱不欲追究,日匡對兩人的反應感到愕然,但宜中聽出謹昌的說話中充滿火藥味。少樺等人見張強回辦公室,得知謹昌的回應後,覺得難以置信,認為他會設好陷阱對付張強。

謹昌設陷阱害張強

謹昌把泰運集團的上市計劃交給方寧,並叫方寧找張強共事。晚上,浩天一直等待張強現身,自稱受人所託,想找張強過檔。張強坦言雖然在事務所不停被謹昌針對,但自己一早向繼堯承諾,要等他出獄後才可以離開。

張強與下屬討論上市部署時,方寧一直心神恍惚,更要求與張強單獨對談。方寧坦言指這宗案件是謹昌交給她的,並要她與張強合作,所以她不知道謹昌有甚麼詭計。張強指既然不能逃避,只好小心面對。

突然停止張強職務

方寧問偉樑究竟謹昌背後有何計劃,偉樑坦言謹昌與張強相鬥,最好就是明哲保身,甚麼也不理。方寧對他的回應非常失望,更指自己不想再傷害張強。

張強準備與四行工業的股東開會時,事務所突然暫停他的職務。少樺覺得奇怪,邀請宜中電話直播會議過程。張強發現之前與浩天的挖角對話,竟然被剪輯過,改成張強會離開事務所,並以商業機密資料作交易。

謹昌引用公司條例,提出立即解僱張強,但宜中懷疑聲帶是偽造的,謹昌立即提醒宜中說,身為主席一定要保護公司利益。

藉開會議清算張強

日匡最後決定把事件交由委員會處理。晚上,宜中仍未想到如何證明聲帶是假的,但方寧坦言即使聲帶是假,只要委員會上過半數投票贊成,就能踢走張強。方寧反建議宜中利用主席之位,來與日匡作交易,爭取票數。

翌日,日匡知道宜中在等待他,刻意叫司機遲回公司,迴避與宜中在開會前對談。另一邊廂,開會時間愈來愈近,但張強仍未出現,力行指張強可能已經認輸了。會議上,委員按時出席,謹昌即時播放錄音,眾委員聽後都大為震驚。

17 - 浩天犯案請張強辯護

思慧希望張強擔任浩天的代表律師,為他誤闖女廁抗辯,張強知道後大感愕然,自稱與浩天累積很多私人恩怨,着思慧聘請其他律師幫忙。思慧只好提起張強四年前間接令女兒離世一事,說服他參與此案當作償還。

偉樑約見穎琳,坦言有同路人想剷除謹昌,有意介紹給穎琳認識,可是穎琳卻拒絕。日匡找了康兒做內應,偉樑得悉後大感錯愕,直言康兒居心難料,絕不可用。日匡自稱與康兒的關係是利益夥伴,與偉樑的感情瓜葛不可相提並論,但偉樑聽後仍心有不安。

指出浩天隱瞞實情

浩天前來討論案情,豈料張強有意不露面,即使方寧多番邀請也不為所動。少樺告知張強,浩天突然叫停了會議,要求張強出席才肯繼續,但張強繼續愛理不理,少樺火起出言責罵。會議上,宜中與力行詢問浩天案發經過,然而張強一直裝作置身事外。

浩天禁不住要求張強認真聆聽案件,誰知張強反指責浩天有意隱瞞真相,浩天立即否認。會議後,眾人對張強的散漫態度十分好奇,但宜中相信張強一定會想盡辦法幫助浩天。

發現康兒偷拍謹昌

謹昌與家圖酒聚,日匡突然現身,拿着一個迷你鏡頭,指責謹昌不要搞小動作,又自稱行事光明正大,不會被他找到痛腳的。謹昌起初一頭霧水,但當他在車上發現同款鏡頭後,即時茅塞頓開。

一大清早,謹昌把車上裝有鏡頭一事告知偉樑,並叫他找人搜查辦公室。這時偉樑反稱張強有機會已收買謹昌的身邊人,言談間以張強開支票給康兒還債一事,暗示康兒正是內鬼。謹昌信以為真,趁康兒不在時搜她的電腦,竟然在電腦中,發現自己被偷拍的影片,不禁勃然大怒。

張強斷言官司會輸

宜中與力行到律政司署為浩天辯護,希望律政司能撤銷控罪。思慧見不到張強出現,即致電大罵張強。

翌日康兒回到事務所時,發現她的電腦被換了新密碼。謹昌承認是他做的,還稱立即解僱康兒。康兒向日匡討公道,但日匡反指她做事不小心,與他無關。

宜中拿了浩天案件的資料給張強,但張強坦言浩天有事隱瞞他們,所以這宗案必輸無疑。康兒為了金錢四出張羅,最後竟被發現身受重傷。

18 - 康兒倖存令謹昌提心吊膽

康兒受了重傷,搶救後仍然昏迷。眾人看到新聞報道後都很不愉快,而偉樑指很快會有警察上來事務所落口供,希望大家合作。職員向警察分批落口供,講述康兒被解僱時的一切,更講出她與謹昌之間的恩怨,並提起二人曾經在事務所吵架。

另一邊廂,日匡向警方透露解僱康兒是謹昌一人的決定,因為他是康兒的直屬上司;又稱康兒離開公司前曾致電求助,希望日匡幫她出頭。日匡指康兒當時情緒激動,自稱會去律師公會投訴,親自找謹昌討回公道。

警察調查康兒受傷

警方詢問謹昌,事發當晚可有不在場證據,謹昌對這問題顯得非常敏感,擔心自己因解僱了康兒而成為了可疑人物;他又解釋事發時沒有不在場證據,但正與偉樑進行視像會議。

張強要宜中以主席身份召開委員會議,勒令謹昌停職,可是宜中不肯,解釋當日繼堯被起訴後才被踢出委員會,所以除非謹昌被起訴,否則她不會濫用權力。謹昌偷偷去探康兒,對昏迷中的康兒說,不希望她醒過來繼續騷擾自己。

誓助智才討回公道

編劇郭志才在街上派發劇本,冤訴自創故事被人抄襲,深深不忿,要把真相公告全港市民。宜中與希文制止志才的行動,表示已經接受這單案件,志才這樣做只會影響案情。宜中想不通如何能幫志才取回公道,於是主動詢問張強意見。

謹昌接到地產商的案件,他們近日興建屏風樓影響了鄰近的住宅大廈,但最多只願賠償二十萬給大廈的眾業主。謹昌把這案件交給偉樑與方寧主理,要二人代表地產商說項。

晚上謹昌搜查康兒遺留下的私人物件,發現了一件重要的東西。張強下班時見到日匡,日匡指有朋友想託張強辦一件事,指電影公司老闆嚴文達想與志才和解,但要條件是要志才公開道歉。

謹昌主動探望康兒

宜中與希文去見文達,指控他抄襲,並強調志才方是原創者。可是文達的代表律師趙成武,竟反指是志才抄襲。這時成武拿出智才的評估報告,提出他有讀寫障礙,所以根本沒有可能寫出劇本。

一群受影響的業主往找偉樑,偉樑表示地產商願意賠償二十萬給各業主,但眾業主對數額顯得極度不滿,因為屏風樓落成後,他們物業樓價至少會跌一半。

謹昌探望康兒時,發現她的手指微動,即通知醫生。醫生解釋可能只是神經反射,但謹昌卻非常擔心。

19 - 謹昌動議罷免日匡

謹昌在開會時問起宜中的侵權案件,她指雙方已和解。謹昌突然指責律政司方面沒有查清楚理據便落控,又提醒宜中是公司主席,不能亂接案件。宜中有口難言,張強稱只要為當事人爭取到合理利益,無需要每次都上法庭。謹昌揶揄張強指事務所是大行,賺錢最重要,不像他以前的小型律師樓一樣。

謹昌問偉樑關於地產商一案的進展,方寧指業主仍不滿意賠償金額,所以要花一個月要商討。可是謹昌指一個月太慢,只可以給一個星期,否則會轉交給張強處理。偉樑豪言只需要兩日,便能把事情處理好,方寧坦言即使把金額提高一倍,眾業主都不會應承。謹昌指要處理這事必須從業主委員會主席埋手。

為康兒找腦科醫生

謹昌問日匡為何不開會,日匡指正在等待腦科醫生來電,如康兒能快點醒來就能告訴警方,誰人推她下樓梯。日匡笑問謹昌誰人最可疑,再自稱心中早有人選,只是苦無證據。謹昌離開日匡辦公室時,剛巧電梯維修,他經樓梯下去時看到康兒受傷的位置,心有餘悸。

繼堯約見張強,問他關於宜中做主席的情況,張強指她有權但不懂得運用,無法控制大局。繼堯坦言想推舉張強做主席,但張強拒絕,並強調自己起初的承諾是保護宜中,如果現在取而代之,就等於毀約。

要求宜中少管閒事

繼堯深知只有張強才能應付事務所的所有人,包括謹昌,繼而提出可以把股分交給張強處理,可是,張強仍然不肯。

謹昌知道康兒醒來後,立即趕到醫院,康兒的丈夫稱她醒來後沒有說過甚麼,但康兒見到門外的謹昌,卻顯得非常害怕,更立即致電給張強……

宜中請求張強幫方寧處理地產案,反而被張強指責多管閒事。張強指現在事務所內鬥激烈,分黨分派,因此提醒她稱除了自己的事外,其他事不要理。

威迫宜中投票支持

謹昌單獨與康兒見面,康兒表示會向其他人謊稱自己失足跌落樓梯,但謹昌卻要她將罪名嫁禍給日匡。

張強趕到醫院見康兒,卻在門外遇見謹昌,謹昌指康兒已向警方落了口供。張強提及收到康兒的電話錄音,知道康兒有事需要幫忙,豈料康兒指她從沒有向張強留言。張強心想一定與謹昌有關,他再三勸康兒,但康兒只是三緘其口。

日匡被警方請去問話,懷疑他與康兒的受傷有關。謹昌立即召開委員會,要把日匡踢出事務所,宜中不贊成,但謹昌稱繼堯入獄一事,正是日匡告發的。

懷念廖啟智 ︳深夜時段播《律政強人》重溫智叔超班演技
懷念廖啟智 ︳深夜時段播《律政強人》重溫智叔超班演技

按此下載全新Yahoo APP,睇盡最新娛樂新聞、樂壇消息、名人熱話、熱門電影、Netflix劇評,新人更可即時換領限量新人禮,立即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