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精神.世界」

「我們的精神.世界」
「我們的精神.世界」

最近,在某個異地的深宵,筆者有機會和幾位不同界別的年青人促膝夜談;雖然大家衹是初相識,也能天南地北一番。

不經不覺之間,話題很快便觸及到二十一世紀的人丶文化以及世界。

縱使彼此來自不同的年代,但大家竟然會不約而同,道出了一種不謀而合的若有所失,甚至是無力感。

千禧年後,世界各地,在新鮮驚喜過後,看來這是一種越來越普遍的感覺。

是數碼革命在世界丶文化以及人類掀起了始料不及的翻天覆地?

是全球化帶來前所未有丶無遠弗屆的文化衝擊 (Culture Shock)?

是解構年代的繼續破舊,但立不了新?

是自己期望的太高,還是現實世界的落差太大?

是人性在作祟,還是人類在退化?

無論答案是怎樣,自古以來,世界、文化與人類,總是息息相關。

簡單來說,世界,就是人類身處的地方;而文化,就是人類在世界的活動。

其實,作為精神科醫生,我們也要去了解人丶文化以及世界之間的關係。

你可能會問,為什麼?

原因很容易理解,其實每一個人的內在經歷,往往都會被外在的世界及文化影響;相反地,外在的世界及文化亦會影響一個人的內在經歷;而患了精神病的人,也沒有例外。

所以,衹有由外至內的去明白患有精神病的人,我們才能夠真正明白他們的處境及感受,病症的前因後果,甚至是箇中的深層意義。

與此同時,同理心 (Empathy) 這一種人類普世的經歷,亦會透過這一種的「設身處地」,不知不覺的在彼此之間出現。

這不但可增進醫生與病人之間的融洽 (Rapport) ,成為治療關係 (Therapeutic Relationship) 的基礎,更可以對治療帶來正面的影響。

回看歷史,遠至十五世紀哥倫布的航海時代,當時受了文明洗禮的歐洲人飄洋過海,遇上了與主流文化隔絕的原住民時,意外地發現了一個現象;就是原來在同一個世界的不同角落裏,雖然大家同樣是人類,基於某些極端的文化差別,彼此也可以有著某些深層次的分別。

其後,精神科醫生更加發現,生活在世界的不同地域的人類,因為某些文化的獨特及差異,竟然會可以發展出不同而獨特的精神病症,即是所謂的文化結合症候群 (Culture Bound Syndrome)。

這說明了世界以及文化各種的外在因素,對於精神病的形成丶表達丶診斷丶治療及硏究有著的實際影響及重要性。

那個時候,就也是文化精神科 (Cultural Psychiatry) 的開始。

不過,返回日常生活中,世界,文化,從來也是我們每天的生活日常。

今時今日,就算世界變得更快,文化好像失去方向,我們更要學會活在當下,好好的與自己丶別人和世界相處。

我相信,每一個年代的人,在每一個關口,也是會有自己的方法撐過去的。

無論將來如何,總要心存盼望。


香港精神科醫學院
精神科專科醫生陳啓泰醫生
原文刊載於Yahoo專欄 - 精神點擊 http://hk.news.yahoo.com/blogs/psyhk/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