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豆瓣工作:封號、炸組、被舉報,還要確保獻禮片評分不能低

·5 分鐘文章

6月,中國網信辦開展「清朗飯圈」整治亂象行動。豆瓣、微博、抖音等平台都發佈公告,宣佈展開一系列整治行動。截止8月20日,豆瓣共刪除了321184條信息,永久關閉和禁言8105個帳號,解散或關停145個小組。

豆瓣網誕生自2005年,其創立之初的核心內容為讀書、電影、音樂、旅行等,用戶可以搜索相關內容,也可以自由發表評論。2011年,豆瓣拓展社區交友功能,用戶可通過其愛好,在線上和線下活動形成連結。豆瓣的用戶畫像,在早年基本可視為有一定教育程度、在大中城市工作生活、政治取態偏向自由主義的人群。

近年,使用豆瓣「小組」功能(類似BBS)的用戶迅速增長,豆瓣的部分形象逐漸從「文藝青年的精神角落」,變成討論明星八卦、時事熱點、亞文化動向等話題的場域,其中有不少話題,比如凡爾賽、小鎮做題家、糊弄學等,都破圈登上微博熱搜,甚至延燒全網。

在中國互聯網公共討論空間急遽坍縮的當下,豆瓣小組的爆紅也為豆瓣帶來了愈加繁重、嚴苛的審查與自我審查。端傳媒和一位有在豆瓣工作經歷的人,聊了聊豆瓣在流量時代和審查時代的左右不逢源:豆瓣如何管理小組、如何確保獻禮片的評分,又是如何通過審查內容向監管部門傳遞信息——「我們是聽話的」。我們也聊到了豆瓣公司的「社恐」氣氛,以及曾對一間公司寄託理想的員工,如今為何對「價值這個東西」脫敏了。

以下是ta的口述:

2017年3月20日中國上海浦東金融區。
2017年3月20日中國上海浦東金融區。

這家公司最大的氛圍是巨社恐

剛進豆瓣感覺不是特別好,覺得公司死氣沉沉。有些互聯網公司比較活躍,但豆瓣不怎麼有人說話,不串工位,鴉雀無聲。這家公司最大的氛圍是巨社恐。我們公司茶歇的桌上有一個留言本,上面畫了一個芬蘭人(註:意指性格內向,有社交恐懼),給大家說話的,每年一本吧。

豆瓣不會拉微信群,只有企業微信,下班也不會講話。以前我待的公司有微信群,週末領導會發文章,問大家怎麼看。要是我裝著沒看到,領導會@我或私信叫我回群裏微信。豆瓣不會這樣,距離感挺強的。聽上去好像不錯,但我覺得太沉悶了。

2010至2012年是豆瓣的黃金時代。黃金時代就是看流量,Web端看PV,應該是超過一億的吧。我差不多在那個時候開始用豆瓣,不玩小組,就是查書。那時喜歡寫書評,我也不怎麼愛看電影,也不太社交。豆瓣整體是比較內向的空間,在中文互聯網有比較全的數據信息庫。(那時)大家還比較喜歡用電腦上網,在豆瓣看這些書的信息,會有比較沉浸的感受,有相關推薦、別人的個人主頁,你很容易以一本書為起點,開始漫遊探索很多其他東西。大家現在用手機,分散注意力的東西太多了。

我本來不覺得一家公司的價值觀會對我產生影響,但上一份工作讓我發現,好像不是這樣。(上一份工作)很多工作內容沒有什麼意義。當時就想去一個能讓你有意義感的地方,也面試了別的互聯網公司,但覺得在別的公司是個工具人罷了,鏈條非常長。在豆瓣,你和書、影音待在一起,會覺得很好嘛。我還在想,如果有一天,我不需要在豆瓣才能感受到意義感,我就差不多該離開這裏了。就我觀察,豆瓣有很多員工,就是這種心態。

2019年4月12日中國深圳,一名華為員工在午休期間在他休息時看智能手機。
2019年4月12日中國深圳,一名華為員工在午休期間在他休息時看智能手機。

我們進入到一種不是很關心價值的時代

剛進豆瓣,有種全情投入拯救這個地方的感受。2017年前後頭條客戶端到了日活(日活躍用戶數量)巔峰,抖音增長非常快了,大家都去模仿做信息流新聞。網易新聞以前的slogan是有態度,後來也逐漸把帶有特色的客戶端做成信息流。但當時豆瓣對自己的定位,內部說的,用豆瓣定義好內容,用好內容定義豆瓣。

那兩年大家感受最強烈的是,已經進入到一種不是很關心價值的時代。它追求的是流量增長效率,它不關心人。大家都在做瘋狂的、類似的、由算法驅動的客戶端。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827-mainland-douban-censorship/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