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藝術家

星島日報
洪慧的作品《女山水》,以柔制剛。
洪慧的作品《女山水》,以柔制剛。

【星島日報報道】執筆之日剛好是國際婦女節,不妨就談談女性在藝術界的發展。究竟女性藝術家是否得到應得的重視和關注?藝術行政和營銷是否又如其他職場,存在男女不公、同工不同酬的情況?

近年接觸過不少本地藝術界的傑出女性,其中有藝術家、傳媒同業、畫廊與藝博負責人,感覺香港從事藝術工作的女性為數不少,特別是後者,女性比例相當高,不過感覺歸感覺,還是數字比較可靠。根據一些外國傳媒和藝術機構統計,現時活躍的美國藝術家男女比例幾乎是一半一半,不過在過去六年,七十家藝術機構舉辦的五百多場個展中,女性藝術家佔百分之二十七;在英、美兩國,獲得畫廊代表的女性藝術家中只有百分之二十五到三十五,全球拍賣價錢最高的一百位藝術家中兩名是女性,美國主要博物館的永久館藏中女性藝術家的作品僅佔百分之三到五。各位朋友是否與筆者一樣,看到這些數據才驚覺女性藝術家得到的關注,起碼在歐美,真是太少太少了!在亞洲情況恐怕也是差不多。正因如此,一個國際女性藝術家雙年展在此時此地顯得尤為難得。

澳門藝術博物館與婆仔屋文創空間舉行的第一屆《國際女藝術家澳門雙年展》,展出來自二十三個國家、地區共一百三十二位女性藝術家的作品,包括內地、澳門、香港,還有亞洲、美國、英國、澳洲等,展出的一百多件作品涵蓋繪畫、絲網版畫、素描、雕塑、裝置和錄像等,創作時期橫跨四十年,檢視和呈現過去數十年女性藝術家在不同文化和社會背景下多元化創作的成果。其中參展的洪慧本人是一個頗為「多元化」的藝術家,她在上海出生,澳門長大,巴黎唸書,目前來往巴黎和澳門之間工作。她參展的作品是中國水墨,但不僅以女性角度描繪,更將女性軀體融入其中,稱為《女山水》」系列。中國畫以文人畫為正宗,其中又以山水畫為最高藝術境界。《女山水》是否一種對男權社會的挑釁?

「中國社會長久以來從事創作、收藏與鑑賞的都是男性,像皇帝就是重要的收藏家,從天子的角度去看山水畫,同時在欣賞自己的天下,是非常『陽性』的行為。我嘗試將蕾絲圖騰的女性身軀融入傳統山水畫,注入道家思想中的『陰性』,形成一種『陰性天下』的傳統山水畫。」洪慧的《女山水》層層疊疊的山脈是穿了蕾絲絲襪的女性身體,特別是腿部,相當誘人,第一眼看也許會與大家已經接受的中國水墨山水有很大的「違和感」,但細看的話這種陰柔的感覺與山水的天地靈氣並不衝突,反而有一種神秘的吸引力。

對於女性在當代國際藝術界的發展機會和地位,洪慧表示:「無可否認,女性藝術家很容易引人注目,不過得到社會認可是另一回事。傳統藝術界的『話事權』依然在男性手里。」正如許多其他職業女性,有些女性藝術家因為家庭關係選擇暫停事業的發展,往往有好幾年的空白。再重新出發,難度恐怕也更高了。

今天在大部分國家女性選擇從事創作已無任何障礙,挑戰是如何在依然男性主導的環境下得到應有的關注,這不僅是靠個人努力,而是整個社會和藝術生態能否給女性藝術家提供更多機會。第一屆《國際女藝術家澳門雙年展》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而且近在咫尺,大家不要錯過,對展覽的支持也許就是改變的第一步?

正如策展序言所述,雙年展是為了提升當代女藝術家的知名度,呈現女性身分的多樣角色以及對女性的多種理解,不過,最重要的是我們撇開性別的藩籬欣賞這些藝術家超越性別差異的藝術實踐,就如法國女性藝術家索尼亞德勞納(Sonia Delaunay)說:「我從不自視為女人,我是藝術家。」

睇更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