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買兩邊,泛民新把戲

專欄作家
三文治

戴耀廷為何被土共群起批鬥?因為戴耀廷與其他偽港獨派是不同的,他在台灣的「五獨」研討會主張香港和台獨新疆西藏南蒙(內蒙古)一起奮鬥,當專制滅亡的時候考慮成立獨立國家,之後與中國其他成員一齊締結聯邦(後來加上好似歐盟的邦聯)。這是將香港獨立與邊疆民族及內陸省市捆綁,這是分裂中國,也是將香港的自治或獨立弄得複雜,節外生枝,中共注意到戴耀廷不單止是港獨,而且是主張分裂中國。如果中共批鬥他不成功(看來一定是虎頭蛇尾),戴耀廷不單止會領導港獨,而且領導中國的分離主義。

另一方面,戴耀廷主張香港獨立建國之後,與其他中國成員建立聯邦或類似歐盟的邦聯關係,這卻是將目前香港在一國兩制之下的自主權大大削弱了,這是民主中國論,是泛民出賣香港人的老把戲。

戴耀廷就騎在兩者之間,既分裂中國,也是民主中國論、中國情花毒,將港獨派及民主中國派(六四悼念者)的票源套牢了。這是為將來民主派選舉而做的部署,繼續欺騙香港中老年人(民主中國派)和青年人(港獨派)的選票。 

如果你因為他可憐受害而支持他,請你先認識清楚他的主張,起碼將來他出賣你的時候,你不會好像以前司徒華的民主中國論對你的出賣一樣,顯得無緣無故,令你在幾年之後輸得莫名其妙。

目前,戴耀廷受到的抨擊,不到我的百分之一,他受到的打擊,不及我的萬分之一。唇亡齒寒,是我們童年讀的成語故事。五年前,左膠因為我主張反雙非、反水貨走私而在《明報》刊登廣告譴責我,嶺南大學的校長室幾乎每個星期都轉介一批家長或市民的投訴信給我看。我被嶺南大學解僱之後,好多泛民左膠學者額手稱慶。

告訴各位,我無奈地做了香港言論自由的風向標,我是香港反共救港言論勇猛的第一人。左膠泛民一向敵視我,害怕我帶起本土政黨來爭奪他們的議席,泛民左膠各方面譴責和誣衊我,包括長毛公開說我不懂得德文,我失去七個報紙專欄、大學失去教席,在傳統公共領域完全失去發言權,他們好開心,現在,風向標就輪到戴耀廷來做。
戴耀廷有幾勇猛,大家見到的。他為免被整蠱、懼怕丟失教席,竟然出爾反爾,否認自己講過支持港獨,否認自己支持香港獨立建國的言論,連台灣的主辦會社也幫他否認,共產黨稍為發動黨報的輿論批評,他們便怕得要死。

戴耀廷代表香港人向共產黨跪地求饒,而且他本人和民主黨都否認了港獨,不斷洗脫自己鼓吹港獨的嫌疑,協助政府將港獨視為言論禁忌。

林鄭月娥無需花氣力譴責戴耀廷的,只要追查他在雷動計劃所做的一切,依法起訴就可以。但特區政府為什麼不做這個有把握將他投入幾年監牢的事,而去罵他在台灣講港獨呢?

戴耀廷用虛假的佔中來玩殘香港民主運動,之後用港獨論來玩殘本土建國運動。一箭雙雕,汗馬功勞,不知共產黨怎樣酬謝他。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