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署三宗罪 愛民邨變愛鼠邨

·4 分鐘文章
房屋署雖在多個位置擺放老鼠籠,惟全部一無所獲。
房屋署雖在多個位置擺放老鼠籠,惟全部一無所獲。

舊屋邨頻爆鼠患,落地生根居民受難!落成將近半世紀的何文田愛民邨,近日頻爆老鼠爬水管上樓、商場散步,甚至闖進高層戶覓食,愛民邨慘變「愛鼠邨」。多名居民反映老鼠入屋問題嚴重,有住戶一晚捉6隻,更驚現有老鼠身懷六甲,在家建造「老鼠蝸居」。本報記者連續多晚到場直擊,無論在街市、山坡及平台均發現鼠蹤,情況嚴重。專家狠批房署外判失當、鼠擋做樣以及錯用鼠餌「三宗罪」,令鼠患蔓延。醫生警告,老鼠可帶多種病菌,當中大鼠戊肝較新冠病毒更難追查源頭。

鵲巢鳩佔 街坊一次擒7隻

「見到隻老鼠肥嘟嘟,點知幾日後就瘦咗好多,因為生咗老鼠仔!」居住愛民邨超過30年的卿姐,直言早前連日來都捉到老鼠,最大一隻長約10厘米,最多一次捉到6隻,而其中一次捉到的老鼠更已誕下後代,曾一次過捕獲7隻小老鼠,老鼠家族恐已在她家落地生根。

她憂慮老鼠會傳播病毒,加上新冠疫情持續,已用玻璃樽將家中食物密封,估計老鼠突然出現與附近維修護土牆有關,許多住戶亦反映老鼠驟增,令人困擾。

獨居於衞民樓10樓的芬姐坦言亦飽受鼠患影響,她帶記者到單位視察,稱不時有老鼠從門縫鑽進屋內,遂在大門底以一塊布製成鼠擋。她住所保留舊屋邨格局,沒有窗花的露台有石油氣管延伸入屋,而老鼠亦經常沿着管道爬上來,「當我屋企係遊樂場咁,爬入嚟又爬走,10樓又去,24樓都去到!」

搬開雪櫃現鼠竇 鑿牆捕捉

協助居民處理鼠患問題的社區幹事吳奮金指,近期多個地盤有工程,鼠患問題明顯較嚴重,有居民一晚捉到5隻,辦事處收集接近20隻,更有街坊指搬開雪櫃隨即發現老鼠巢,有人更要鑿開牆壁去揪出老鼠。

他亦要求房屋署成立專業滅鼠隊根治鼠患,同時要改善伸出屋外的石油氣管設計,亦要檢視鼠擋裝置,他曾目擊體形龐大的老鼠沿着喉管向上爬,身手敏捷,輕易到達各樓層。

老鼠除爬進屋外,更有居民攝得有老鼠在愛民廣場走廊散步。記者連續多晚到愛民邨尋鼠蹤,幾乎每晚都有發現,在平台上有老鼠來回穿梭圍欄;街市在檔販收檔後,至少3隻老鼠在攤位上爬來爬去,又有老鼠爬過貨物,有的在坑渠上游走,記者攝得兩隻老鼠悠然覓食,毫不怕人。有商販笑指街市多老鼠是平常事,他會將能夠帶走的貨物都帶走,不會留在街市過夜。而社區中心對出的小山坡上亦出現大老鼠,大樹下有數個洞,懷疑是老鼠的巢穴。而紅磡灣中心一家酒樓對出的花槽,亦有市民攝得深夜有6隻老鼠在行人路上覓食,情況相當誇張。

對於鼠患問題持續,香港蟲害控制從業員協會會長梁廣源直斥房屋署的「三宗罪」,首先外判制度是一大弊端,外判商以極低標價包攬清潔、滅鼠及通渠等工作,結果就將貨就價,員工無心工作。他認為理應分拆項目,如將滅鼠分拆讓中小企投標以短期合約進行,再按成績決定是否續約。

監管不力 促成立滅鼠專隊

第二宗罪是鼠擋,梁坦言鼠擋應要視乎實際環境而安裝,而非一個尺寸統一安裝,加上許多鼠擋靠近垃圾房,員工沒綁好垃圾袋時老鼠就在此覓食,當清走所有垃圾時,老鼠無食物就會向上爬,鼠擋根本阻止不了溝鼠等爬牆高手。

第三宗罪是錯用鼠餌,梁指鼠餌的效率比起鼠籠高,只是房署外判員將鼠餌密封和吊得很高,做法完全脫節及做樣,此等問題都反映房署監管不力,繼續讓外判商獨大,長此下去鼠患問題只會不斷持續。

房屋署發言人指,愛民邨過去一年接獲共20多宗反映發現鼠蹤的個案,辦事處持續加強屋邨日常清潔及防治蟲鼠工作,亦有邀請食環署人員一起巡視屋邨,找出防治蟲鼠需要改善的地方,在合適位置增添防鼠設施,例如在各座大廈地下及低層合適位置加裝防鼠擋板。

為阻止老鼠沿着屋外的水管向上爬,房署在一樓位置加裝鼠擋。
為阻止老鼠沿着屋外的水管向上爬,房署在一樓位置加裝鼠擋。
房署在屋邨多個位置擺放鼠餌。
房署在屋邨多個位置擺放鼠餌。
愛民邨近日爆發鼠患,本報記者多夜直擊均發現鼠蹤。
愛民邨近日爆發鼠患,本報記者多夜直擊均發現鼠蹤。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