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星空

攝於臺灣第一個國際暗空公園--合歡山暗空公園鳶峰觀景台的NGC 6188。這個被業餘天文攝影稱為「天壇座的戰龍」或「雙龍搶珠」的天體距離我們約4000光年。天文攝影迷為了追求這樣的影像而尋找低光害的環境,因此常常成為對光害問題最敏感的一群人。攝影:李永適

從兩年前成為一個重度天文攝影迷以來,我有兩個最深刻的體悟。一是夜空不是一片漆黑,而是充滿了讓人驚奇不已的天體;二是在臺灣要找到光害低,而且適宜天文觀測和攝影的地方真是非常困難。

我曾以為光害就是我們身邊眼睛看得到的光源,例如路燈、看板等。但是走到都市附近的郊區,才發現即使身邊沒有這些明亮的光源,遠處的天空仍然會亮得讓人看不見夜空。這是因為向上逸散的光源集中起來影響範圍極大。

例如在臺灣最北端的海岸,即使走到沒有路燈或住宅燈光的暗處,向南看台北市的光害仍然能夠亮得讓人看不清南天星斗;在臺北市南邊的烏來,儘管附近光害尚小,但遠處市區的燈光仍能讓人肉眼幾乎看不到北極星。

意識到光害影響後,我也開始注意到許多路燈的設計不僅不能讓夜間駕車更安全,反而因為角度不當或亮度過高,造成駕駛視線的干擾。

例如上坡道路上過亮的LED燈,常讓人看不清對向來車,又如家門口的路燈,在我晚上倒車時剛好射入眼中,讓我根本看不見車子要退的方向,甚至經過的車輛。

但光害的影響絕不僅僅是對觀星人不友善或一些生活上的不方便或不安全而已。正如本刊主編居芮筠在本期封面故事中報導的,科學家已經發現光汙染的危害不僅影響人的新陳代謝,甚至對其他生物造成危害,近年來全球的昆蟲大量消失,光害就可能是重要原因。

此外,康乃爾大學鳥類學實驗室2019年發布的一項研究指出,在美國,每年因為都市燈光造成鳥類誤判方向或撞擊建築死亡的鳥類估計高達3億6500萬到10億隻。在候鳥遷徙路線上的芝加哥、休士頓和達拉斯尤其是大量候鳥的殺手(而臺灣也位於重要候鳥遷徙路線上)。

2020年學術期刊《自然.生態與演化》刊出的一份報告匯總了126篇相關研究,指出人工光源改變了動物和植物的繁殖週期、授粉、行為和活動模式(包括日行和夜行性生物)、被捕食者捕獲的機率,以及賀爾蒙的分泌等。報告指出,儘管少數物種因此受益,但對絕大部份物種來說(包括人類),影響都是負面的。

光害的問題並不難解決。只要改變照明的方式,降低光害就可以得到立竿見影的成效。然而難以改變的是人們愈亮愈好的觀念、公部門發包公共建設的習慣和立法者的重視。

我們希望這篇報導能夠讓更多人理解光害的危害以及熱心投入光害防治的先行者的努力,同時進一步支持降低光害,一起找回我們失去的星空。

馬上訂閱  

香港7-11及OK便利店,以及各大書店有售。

《國家地理》雜誌  香港訂閱優惠

#總編輯的話

#國家地理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