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新世代

星島日報

【星島日報報道】新學年開始前一天,教協發表一項教師網上問卷調查報告,獲一千八百名教師回應,當中八成深受壓力困擾,過半出現中度或以上抑鬱症徵狀,百分之十二點五出現嚴重抑鬱症徵狀,嚴重者想過傷害自己。

同日,浸信會愛 社會服務處發表了一項中學生抑鬱焦慮徵狀調查報告,在接受問卷調查的一萬五千五百六十名中一至中六學生中,發現百分之五十三有抑鬱徵狀,當中有三點六巴仙有嚴重至極嚴重的徵狀。

據香港精神疾病流行情況抽查(二○一○年至二○一三年)發現,在十六歲至七十五歲的華人中,百分之十三點三患有輕至中度的精神情緒問題。

其中最常見的是焦慮抑鬱混合障礙(百分之六點九)、廣泛焦慮障礙(百分之四點二)及抑鬱症(百分之二點九)。

這些數字,跟不少地區如英國用上相同流行病學抽查工具去做研究得出的結果相若。

可以這樣說,香港生活壓力大、節奏急促,但我們的精神健康還是不錯。

以上三項調查,對象和方法不同,不能以橙對橙作比較,若論結果的可信性,當然是香港精神疾病流行情況抽查,因其所用的工具、抽查研究設計及進行的方法較為完善,且可以從受查者中得出診斷,而非只有徵狀。

我把上述三組數字給一個中六生看,問她有何想法。

她不假思索地說:「社會和政府抑鬱,父母抑鬱,老師抑鬱,做學生的不抑鬱才怪。」

我望 她,正思索她的戲言,也很欣賞她的幽默感。

她說:「我只是在這低氣壓的大環境跟你開個玩笑吧了!」

我笑 回應:「你說得很精警和準確。這二十年我們的社會氣氛的確令人情緒低落,政府的猶豫不決和社會的不停爭拗,顯示了我們的社區失去了執行能力,猶豫不決及失去執行能力是常見的抑鬱症徵狀。」

「父母及老師抑鬱了,他們總會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要孩子及學生做到最好才覺得自己是稱職的父母或教師,用的方法是不斷加壓,在長期學習壓力下,腦部的情緒迴環便會發炎,有關的神經單元的樹突便會凋謝,偏偏不少神經突觸隙都位於樹突的位置,凋謝了便令血清素、去甲腎上腺素及多巴胺的功能低落,便會出現抑鬱的徵狀……」

「那該做些甚麼去減低中學生患上抑鬱症的風險?」她問。(待續)

tsangfk@netvigator.com

依心集 曾繁光

專欄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