拇指與微笑

星島日報
龐畢度中心門外廣場豎起了一尊César Baldaccini巨型大拇指雕塑。
龐畢度中心門外廣場豎起了一尊César Baldaccini巨型大拇指雕塑。

【星島日報報道】二月到法國走一趟,實地採訪,雖然沒有給寫進傳媒團行程日誌里,我還是趁空檔趕往兩個巴黎藝術地標——龐畢度中心和羅浮宮。人在巴黎,若不朝聖,也未免太無禮了。

慶幸沒有錯過龐畢度中心的César Baldaccini回顧展。事實上,龐畢度中心門外廣場,便豎起了一尊巨型大拇指,為這位法國著名雕塑家逝世二十周年紀念展覽,立起重要標示。碰巧去年我在瑞士蘇黎世美術館Kunsthaus Zürich,欣賞了Alberto Giacometti的展覽,能在不同地方觀賞當地國寶級雕塑家的作品,於願足矣──雕塑之氣勢與觸感(雖然手不可碰),更需要在現場實境領會。

對César感到陌生?其實香港也有他的作品,其銅製雕塑《The Flying Frenchman》便佇立在尖沙嘴香港文化中心旁邊。那當然不及他的拇指雕塑那麼醒目,館外那個巨型大拇指,給陽光照射得閃閃生光,引得遊人圍觀拍照,大概人人都在心里豎起多個大拇指,給了許多個「Like」了。

除了館外那個巨型大拇指,展廳里亦有他的拇指系列。人體是César創作其中一個重要課題,他於一九六三年進行首次相關鑄造,一九六五年便在Claude Bernard Gallery舉行《Le Main》,也就是《The Hand》展覽,當時他以自己的大拇指為原形,翻印、放大並鑄造,除了樹脂,他還以不同物料,好像塑膠、鎳、大理石、石膏、銅、糖,反覆進行實驗,作品名為《Pouce》,也就是「Thumb」的意思。

除了César的拇指系列,叫人眼界大開的,是觀眾在展覽現場,看到了一塊塊像被甚麼神秘力量壓扁似的汽車「廢鐵」作品,有的給釘在牆上,有的立於展場中,色彩不一,均予人強烈的視覺衝擊,尤其是那些無以名狀的扭曲和皺褶,看似粗暴卻又有諧和的美感,感覺特殊。這個César Baldaccini回顧展,展期至三月二十六日(一),即將遊歷巴黎的讀者,不妨規劃一下行程。

遊了龐畢度中心,我再到羅浮宮。由於是上午前往,遊人未算很多,我趁機跑去看看鎮館名畫《蒙羅麗莎》。只見館內貼了大量標誌,指示《蒙羅麗莎》方向,雖然羅浮宮規模龐大、藏品繁多,遊人仍能「不求人」找尋這幅文藝復興時期達文西名作,羅浮宮是很貼心的。儘管不是最繁忙的時段,《蒙羅麗莎》還是宛如螞蟻擁蜜糖般,引得極多觀眾圍觀,我就省下逼進去的氣力,只遠遠的拍張照片,學着其他觀眾那樣,對蒙羅麗莎的微笑微笑一下,到此一遊好了。《蒙羅麗莎》比我想像中小得多,反觀周遭名畫比它都要高大,要不是它叫《蒙羅麗莎》,肯定給淹沒在各大名畫中。也「順道」看了勝利女神和維納斯女神雕塑等不得不看的羅浮宮名物。

還是對羅浮宮的建築歎為觀止,無論是石柱、壁畫、浮雕,抑或貝聿銘玻璃金字塔入口,還是巧奪天工的天花板等等,都是美輪美奐、目不暇給,我就很享受了,但仍然感覺資訊過多、審美疲勞。

而我花了足足三、四小時,只遊了兩層,試問要逐件逐幅作品仔細品嘗,要花多少時間呢?

無論如何,羅浮宮、龐畢度中心,必須一去再去了。

睇更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