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射燈:打機課金愈踩愈深 另類賭癮個案激增

東方日報 OrientalDaily
遊戲中心愈開愈多,沉迷有獎遊戲而染上賭癮的個案卻上升。
遊戲中心愈開愈多,沉迷有獎遊戲而染上賭癮的個案卻上升。

遊戲中心愈開愈多,手機遊戲「課金」(付款)亦無王管,沉迷有獎遊戲而染上賭癮的個案卻上升。中年男子日花萬元掟彩虹、夾公仔,不能自拔致債台高築,最終負債百萬破產。未成年少女手機遊戲課金成癮,不停向父索錢買點數卡抽遊戲裝備,累積花費逾萬。戒賭機構關注「另類賭癮」個案上升,今年首季接獲個案是去年全年的70%,立法會議員批評政府坐視不理。

「最多試過1日使過萬蚊去玩,累積欠債過百萬,2年前仲破埋產。」50歲的阿德(化名)11年前開始沉迷掟彩虹、推銀機及夾公仔等遊戲,後來不能自拔,賭上薪金,更透過中介向財務公司借貸,導致債台高築。阿德憶述玩遊戲時感到興奮及投入,而且可解悶,贏得的豐富獎品堆滿屋,甚至擺檔變賣。惟過分的投入導致他與家人關係疏離,後來得社工協助始知自己染上賭癮。

近年夾公仔機店舖愈開愈多,惟店內甚少提醒人玩遊戲會染賭癮;另一新興「賭場」是手機遊戲。「同朋友打機,不停問爸爸攞錢買點數卡,要抽裝備,因為次次抽都唔知有咩獎品。」未成年的雯雯(化名)日花數小時玩手遊,她不認為自己屬打機成癮,只是透過「課金」提升裝備及等級。其父屬賭博人士,她不時向父親索錢課金換取手遊理想裝備,累積花費約2萬港元。

惟雯雯投放的金錢及時間愈來愈多,更影響生活及財政,東華三院平和坊署理主任胡詩敏指,個案疑已染上賭癮。胡指出,該中心接獲涉及打機的賭博成癮個案近年有上升趨勢,2017年只有4個,去年有13個,今年首季已有10個,有1半人欠債10萬港元以上。而涉及沉迷遊戲中心的個案則只有零星,相信因對成癮認識不足。

立法會議員柯創盛批評政府坐視不理,指夾公仔及推銀機等遊戲雖然能為玩家減壓,但卻因政府疏忽監管變為罪惡溫床,為免聚集的小童或玩家染上惡習,政府應加強監管提供遊戲的娛樂場所。

民政事務局及民政事務總署發言人表示,政府透過《賭博條例》下的牌照規管有博彩成分的活動,而掟彩虹、推銀機、夾公仔以及手機遊戲,是否涉及博彩而需要申領「有獎娛樂遊戲牌照」或《賭博條例》下的其他牌照,須視乎個別遊戲的實際運作情況是否符合條例釋義而定。

遊戲中心內掟彩虹、推銀機及夾公仔等有獎遊戲,深受市民歡迎。
遊戲中心內掟彩虹、推銀機及夾公仔等有獎遊戲,深受市民歡迎。
推銀機以大量代幣作為獎品,有中年男士以大批代幣「作戰」。
推銀機以大量代幣作為獎品,有中年男士以大批代幣「作戰」。
阿德11年前沉迷掟彩虹及夾公仔機等遊戲,最終負債逾百萬破產。
阿德11年前沉迷掟彩虹及夾公仔機等遊戲,最終負債逾百萬破產。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