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 Microsoft 全新的包容性科技實驗室

在 Microsoft 佔地 500 英畝的總部北區,空氣中隱隱瀰漫著一股期待的氣息。Microsoft 正預備啟用的全新「包容性科技實驗室」(Inclusive Tech Lab)位於 86 棟——也就是美國華盛頓州雷德蒙德總部 125 棟大樓的其中一棟。這個面積約 2,000 平方英呎的空間原先是接待區,有多道門通往辦公空間,還有兩扇對外門,洽巧適合 Microsoft 為這個實驗室規劃的用途:一個接待身心障礙者、科技業同行和 Microsoft 自家設計師的場域。重要的是,就近即是 Microsoft 產品團隊要員的辦公空間,對街 88 棟有產品長 Panos Panay 的辦公室,沿街往下走可抵達 87 棟的硬體實驗室。

近來主站趁著「包容性科技實驗室」還沒正式營運之前到訪,和團隊幾位成員會面 (Panay 也短暫加入視訊聊天來打招呼)。大家熱切期盼能接待來自各地的貴賓,進入這個悉心打造的空間。無障礙計畫管理專員 Solomon Romney 表示:「這裡是專為身心障礙使用者打造的『無障礙場域』,也是連結身心障礙社群和我們產品製作團隊的橋樑。」

新設的「包容性科技實驗室」前身是 Xbox 團隊於 2017 年在總部西區開設的單位,當時他們正在開發 Adaptive Controller。不過當時那並非是專用空間。無障礙硬體資深總監 Kris Hunter 形容那裡「頗有草根精神。」

「有些團隊成員挽起袖子,趁週末用 IKEA 傢俱佈置。」她表示,「這個專案全憑一腔熱血。」起初預想只是作為 Xbox 團隊和設計師與工程師合作時的「孵化器」場域,長久下來,這個坐落於總部西區 Studio B 的實驗室不斷演變,用途漸漸超出遊戲開發的範疇。約有 7,000 人使用過此處,包含服裝設計師、國會議員,甚至連任天堂和 PlayStation 等競爭對手也進駐。

Hunter 從 Xbox 團隊轉任裝置團隊時,公司便要求她複製這樣的空間經驗——但這回要設計一個專用空間。她回想:「有一天,Panos 來跟我們說:『86 棟那邊有個空間,我覺得你們可以用那裡實現構想,甚至發揚光大。』」

位在 86 棟的新場域是開放式空間,像遊樂室般充滿童趣。明亮通風,有五彩繽紛的玩具,一個角落的天花板有隻光纖水母垂掛而下。實驗室劃為六大區,包含接待櫃台、感官刺激角落、展示教室、偽會議室和「工作兼玩樂」區。這些都是為了模擬人們使用技術的環境,協助產品設計師和身心障礙使用者能一同討論並交流經驗。

為了替貴賓打造舒適自在的環境,「包容性科技實驗室」團隊設計時考量了各種需求。可說是從上到下、從裡到外都力求面面俱到。

首先,實驗室的地板以視覺分明的圖案和不同觸感的表面材質打造,如木板和地毯,讓拄拐杖的人更容易分辨不同區塊。Microsoft 團隊甚至仔細考慮了區塊間的銜接處平整,以免造成跌傷。Romney 表示:「我們大概試了 12 種方法,才打造出完全平整的地板。」

實驗室的天花板懸掛毛氈板,牆面也鋪上毛氈,「有助於吸收雜音,讓音質更清晰,」Romney 解釋道。「聽力有限的人在這裡更容易聽清別人說的話。」這種場域設計也可讓具「神經多樣性」特質的人更自在,因為空曠回音大的空間可能會讓他們覺得感官過度刺激。

照明系統可由裝設在牆上的面板控制,或透過應用程式操控,Romney 便以 Surface Duo 為我們示範如何控制亮度調節和變色。他表示:「這也是專為較敏感的神經多樣性人士設計的。要是有些顏色會讓他們比較放鬆,或者應該避免使用,就可以馬上調整。」

Romney 也強調了實驗室門口的對開自動門設計。進出時,只要按鈕或在一旁的動作感測器前揮手,兩扇門就會打開。他說:「這是 Microsoft 裡唯一有這種自動門的地方。我們花了好久的時間,才實現這個構想。」他指出,雖然他們已有一些門的寬度符合美國身心障礙法案(ADA)要求,但只要輪椅使用者帶了袋子或體積比較大的東西,就無法順利進出門口。

團隊也盡力讓距離實驗室最近的洗手間能符合身心障礙人士需求。距實驗室不遠處,就設立了一個性別友善廁所,不僅可讓輪椅進入,也配備園區內第一個成人電動尿布台。Romney 提到,經歷幾次讓訪客不得不在廁所地板換尿布的不便後,增設尿布台便成為優先事項。他表示:「在地上換尿布不僅讓人很沒面子,也不太衛生。」

「包容性科技實驗室」團隊考慮到有些人必須使用助行器走動,或需要扶著東西來維持平衡,因此選擇不易晃動的傢俱。場內的桌椅都沒有輪子,只有一些較笨重的收納長凳底下有輪子。Romney 解釋,之所以這樣安排,一部份是因為這個實驗室是個「活的空間」,會因應需求變動而調整。比如說,往後團隊可能會移動壁櫥位置,或重新規劃空間分配。

以目前的規劃來看,實驗室的六大區域呼應了日常生活,「工作兼玩樂」區域更是特別設計出居家辦公風格,有廚房餐桌和客廳。沿著後方牆面擺放的桌上放置了一部 Surface Studio,畫面上是 Windows 的無障礙功能,要提供給視力障礙者使用。在廚房餐桌上,團隊擺放了 Surface Laptop Studio,連接到點字螢幕和具擴音功能的料理秤,還放了一個配備感測器的馬克杯,會在杯子快滿時出聲警告,避免視障人士在倒飲料的時候不小心滿出來。

「在這裡展示的是 Microsoft 的精心之作,也是合作夥伴的心血。」Romney 說。「我們依賴很多人來幫忙建構起這個無障礙生態系。」他和 Hunter 都一再強調「無障礙設計不是在爭第一」。Hunter 告訴我們,當初找任天堂和 PlayStation 進駐 Studio B 實驗室,是因為相信「同心協力,眾志成城。」

在偽用餐區右側是仿造客廳的空間,有沙發和大螢幕電視。團隊在這裡放了 Xbox Adaptive Controller,可以遊玩單手版 Halo 和無須雙手操控的 Forza 等遊戲。Romney 表示,這個團隊的根本來就是遊戲,而且新實驗室是舊地點的兩倍大,當然不必抹去遊戲空間的存在。

在教室區塊,有三張面朝 Surface Hub 白板擺放的桌子。每張桌上有不同的裝置,且每部裝置都採用輔助技術,包含去年推出的 Microsoft Surface 調適性套件(Surface Adaptive Kit)。這裡也準備了一部 Surface Laptop SE,搭配 JCPal 鍵盤保護膜,以配色和材質讓按鍵更清晰可見且容易藉觸覺分辨。教室前排有「增強和替代通訊」(AAC) 裝置,例如配備語音輸出軟體、放在 Targus 殼套裡的 Surface Go 3,還有一部連接到 Tobii 眼球追蹤感測器的電腦。

不過,這些小裝置本身還不是教室區的唯一亮點。「包容性科技實驗室」團隊深知,他們打造的是個「理想中的教室」,這裡選用的桌椅並非所有學習機構都普遍採用。團隊刻意將這個空間設計用來「在無障礙技術普及化的過程中,展示一切可能的做法,」Romney 如此解釋。

「很多時候,不論是學校還是工作場所,如果你運用的技術和別人的看起來差太多,可能會讓人不太自在。」他補充。

相同原則也應用在另一頭的會議室空間安排,不過 Romney 也認為,這個空間還會隨著團隊對遠端工作的瞭解加深,而持續變動。目前,會議區域有一張橢圓長桌和六張椅子,桌子後方的牆上裝設了螢幕。

要籌劃混合工作空間,自然也必須考慮到擬真視訊會議機器人的技術。「包容性科技實驗室」為那些住在外國的團隊成員,準備了配有螢幕和輪子的機器人,讓他們可以來「拜訪」。如此一來,他們就能「在大家衝刺設計進度時,也有親身在場的體驗,不會覺得被排除在外,」Romney 說明。

最後,在實驗室左後方角落,有一隻巨型水母從天花板垂下光纖觸手,正是「感官刺激角落」的所在。依 Romney 的說法,這裡提供了「一大堆額外的感官刺激選項」,像是燈光、顏色、材質和聲音,「讓人藉由額外的刺激,順利在不同工作間切換,或找回注意力。」在這個角落中,團隊安放了懶骨頭沙發,上面堆了許多彩色絨毛玩具。兩頭靠牆處分別放置一對約六英呎高的泡泡熔岩燈,還有一座柔軟的綠色長椅,放上金屬色系的靠墊。柔軟的綠色短絨地毯幾乎鋪滿整個區域,讓人聯想到《Minecraft》遊戲世界中的綠色地面,如果想在一片鬆軟的表面上滾動或躺著耍廢,來這裡就對了。

感官刺激角落的主要矚目點(或許也是整個實驗室的焦點),無疑就是那隻「水母」。水母的身體是圓頂狀的固定燈具,圍著環狀構造垂下 300 根輕飄飄的光纖觸手,觸手末端還會不斷發亮變色。Hunter 將室內燈光調暗後,Romney 搧動那些「觸手」,編輯便走進水母下方,把玩那些又軟又細的光纖。

編輯表示她個人並不是需要額外感官刺激的類型,反倒比較喜歡減少刺激干擾,不過她可以理解,有些人會因為這種體驗而放鬆平靜。團隊在從前的實驗室就曾做過克難版,將就地用一個呼拉圈當成發光觸手的基座。Romney 說:「在舊實驗室的時候,我們發現觸手的觸感和燈光變化效果的美妙,讓水母多了幾分療癒的色彩。」

正如編輯前面提到的,高度刺激不是每個人都愛,「包容性科技實驗室」團隊當然也留意到這點。「這個區塊以後很可能會變得完全不同。」Romney 表示。「對 Microsoft 來說,這塊角落代表了全新的觀點,展現出神經多樣性和硬體之間的互動方式。」但他也向我們保證,無論如何,水母一定會留下來。

透過這個專區,團隊想探索的是過渡空間的設計。Hunter 解釋,感官刺激角落原本是提供孩童在踏入教室前,能先有個空間靜下心來,或做課前準備。當然,這並不是兒童的專利。具備神經多樣性或容易焦慮的人同樣能利用這類空間,團隊也很想更進一步瞭解如何充分落實過渡空間的設計精神。

從 Microsoft 過往的做法,我們便可以看出他們要如何藉由新設立的「包容性科技實驗室」來與身心障礙社群合作。Hunter 表示,在 Studio B 的舊設施時代,公司不僅找來任天堂和 PlayStation 共處在一個屋簷下,還邀請業界領袖討論各種議題(像是關於具融合精神的服裝),也有國會議員來商議如何打造無障礙投票機器。Hunter 說:「我們相信,只要以社群一體的角度出發,落實無障礙精神,最後每個人都能受益。」

在我們造訪期間,團隊成員都經常重複類似這樣的多個口號。編輯聽到「幫一個人解決問題,就是幫許多人解決問題」以及「事關我們,應有我們參與」的各種不同版本。後面這句說的是,在為身心障礙社群打造產品時,務必讓他們參與其中。顯然,實驗室團隊很看重這一點。這個團隊的成員來自 Microsoft 各部門,包含硬體、配件、Azure 和 Windows。公司也聘用了身心障礙人士,並邀請他們參與設計過程。

Romney 很期待實驗室正式開幕。他說:「我估計自己會被一堆使用申請淹沒。」最困難的終究是在宣傳部分:「就像 Windows 裡累積了幾十年的功能,但大家都不認識它們。」Romney 並補充,他已在設想要參加哪些會議、找誰來幫忙宣傳,這些都可作為解決方案。而新實驗室之所以設在 86 棟,有部份原因也是為了在 87 棟舉辦參訪活動時,能佔點地利之便,方便邀請訪客順道參觀,好向他們推廣理念。

Hunter 說:「我們相信,無障礙不是一蹴可幾的。」在團隊不斷向我們強調的幾句話中,這一句最讓編輯動容。要讓具融合精神的設計成為業界標準的這個責任,並不是也不應是 Microsoft 自己負起。社會必須有更多企業主動參與並持續投入,確保他們的產品不會對某些人造成排擠感。也許不是所有公司都能比照辦理,設立專用的「包容性科技實驗室」,但我們在這裡見識到的決心(他們也已將理想付諸實踐),值得大家看齊。

原文翻譯自主站的《Inside Microsoft’s new Inclusive Tech Lab》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