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方指張祺忠案發時相當冷靜 殺妻如進行機械人實驗

·1 分鐘文章
控方指張祺忠案發時清楚知道自己做甚麼,沒有任何因素影響判斷或自制力。(港台圖片)
控方指張祺忠案發時清楚知道自己做甚麼,沒有任何因素影響判斷或自制力。(港台圖片)

港大機械工程系副教授張祺忠涉嫌殺妻案,在高等法院續審。

張祺忠在庭上繼續接受控方盤問,他承認曾在殺妻之後傳訊息,以及致電給妻子,意圖掩飾罪過,但他並不同意更換床單是為掩蓋殺人的痕跡。被問到與妻子共同持有的物業形式時,張祺忠突然哽咽,表示甚麼形式都好,妻子現時已死了。

控方指出,張祺忠殺死妻子與責罵女兒、侮辱他等無關,而是妻子未經他同意便將400萬元的支票存入銀行,為免對方把餘下兩張共逾千萬元的支票存戶,張祺忠先下手為強,蓄意把兩條電線打結,並利用鉗將電線的末端扯緊,確保電線勒死妻子。

控方又指張祺忠案發時相當冷靜,清楚知道自己做甚麼,可以自制,沒有罹患抑鬱症,同時沒有任何因素影響判斷或自制力,形容張祺忠殺死妻子如進行機械人實驗。張祺忠對於控方的說法,全盤否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