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日本春櫻,過華人新年?

專欄作家
三文治

今年香港的新年不好過,中移動新年派喪禮吉儀,沙田的新城市廣場的中庭竟然用了櫻花、鳥居(神道柱)和日本家紋做華人新年裝設。中國移動(香港)今年的新年利是封是藍紫色、銀白字,市民見之,都說大吉利市。新城市廣場在一月十六日開始,擺設日本櫻花、鳥居裝設。這是香港所謂「回歸中國」的後果——風俗淪喪,亡國滅族。

戰後日本銳意宣傳自己柔性一面的文化,緩和二次大戰的形象,和服、櫻花、壽司、柔道、相撲、神道、兒童電視卡通、漫畫等,幾十年後令日本的「軟實力」無遠弗屆,繼甲午戰爭之後,以文化擊敗被中華民國和共產中國糟蹋的中華文化。日本人輸出文化是真誠信仰的,不純是文化外交或商業考慮。現在日本成為香港人的心靈故鄉,俘虜了香港的兒童和成人。

然則,華人新年的曆法與日本不同,日本的春櫻在三月(農曆二月)開花,華人歷代朝廷也從未以農曆二月做新年,夏朝以一月做新年(夏曆),商朝以十二月做新年(商曆),周朝以十一月做新年(周曆),秦朝以十月做新年(秦曆)。漢武帝恢復夏曆,以一月做新年,沿用至今,即使中華民國或共產中國,也不敢改動漢朝留下的夏曆新年的一切事物,夏曆固然不敢改,紅色春聯、桃花、梅花、水仙等,也不敢動。

如今香港商人以春櫻為新年之花,香港的新年該是改為二月開始吧?然而日本的新年在明治維新之後是改用西曆的啊。擺放春櫻,是要中國改換曆法(古稱「改易正朔」),改朝換代,中國共產黨下台,新的政權更改華人正朔吧。

至於鳥居,是日本神道的聖物,是神靈國土的結界,類似華人廟宇有四大天王護法把守的山門,絕不可以兒戲玩弄。鳥居上面寫了「新城市廣場」,沙田新城市廣場是神社嗎?拜的是什麼日本神靈呢?來年預計中國經濟衰退,香港消費疲弱,這看來是風水祈福用途,但不可以這樣玩弄日本神社的鳥居吧。想商場變神社,靠香火為生嗎?

-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