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擦膠大行動

專欄作家
與童同行

「你同我全部擦晒佢!呢啲字點見得人!」帶着二女兒接家姐放學,在小學的圓桌前,坐着一對正在檢查功課的母子。

小男孩應是高小了,當然不輕易就範。媽媽像一座快要爆發的火山,漲紅了臉蹺起雙手站在他身後,大聲喝罵:「你好快啲同我擦呀!睇返前面,同我寫返呢種字先算合格,如果唔係,我拖你入去揾老師同你擦!」

我瞥見桌上的英文功課,字不少,可以想像,要把滿滿一頁的「心血」擦掉,對孩子來說是多麼痛苦的事。二女兒悄悄在我耳邊說:「佢真係好慘……其實點解寫字要寫得咁靚喎……老師睇得到咪得囉。」

作為一個大人,替孩子檢查功課時,純講字體,都有一百個出動擦膠的理由。字醜,自古以來都是罪無可恕之事。於是,擦字成為了每個父母的例行公事。

記得大女兒唸幼稚園,剛開始學寫字時,有天我兩個家姐到訪,見小妮子埋頭在寫,字體全像無骨怪物,忍不住拿起電話,向正在公司趕稿的我連珠炮發,「你點做人阿媽!究竟有無睇過啲女的功課,啲字寫到咁你都唔擦!」

我唔擦,是因為我深信對孩子來說,有比字體端正與否更重要的事情要學習。如果因為堅持要字體端正,賠上了孩子對寫作又或中文字的興趣,那太不值了。

「唔梗要,下個字寫好啲就得啦。」這是我對醜字的態度。孩子漸大,我有時甚至會把擦膠收起來,不讓她們擦功課,「下筆前先諗清楚,就不必用擦膠了。」漸漸地你會發現,原來沒擦膠在旁,孩子做功課會更快更準,書桌上的那場硬仗,也隨著擦膠離場,稍為緩和了一些。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