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就《禁蒙面法》違憲上訴 未答《緊急法》下「危害公安」定義

 

請支持《眾新聞》,成為訂戶

高等法院去年11月裁定,特首會同行政會議在危害公安的情況下以《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緊急法)訂立規例違反《基本法》規定,頒令《禁止蒙面規例》(禁蒙面法)無效。政府隨後提出上訴,高等法院上訴庭今明兩天(9、10日)展開聆訊。代表政府一方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指,《基本法》沒有禁止政府制定附屬法規,特首會同行會透過《緊急法》訂立規例並不違憲。不過,高院首席法官潘兆初詢問「危害公安」的定義時,余若海未能即時回應。

代表泛民議員的資深大律師李志喜質疑,《緊急法》容許特首會同行會訂立任何他們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當中沒有明確的定義,可屬主觀意願,而且該些規例並不屬於《基本法》規定的附屬法規,形容《緊急法》賦予特首的權力是《基本法》憲法框架以外。

案件由高院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訴庭副庭長林文瀚及上訴庭法官區慶祥共同審理。潘兆初甫開庭便向代表特首會同行政會議及律政司司長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提出兩個問題,包括在《緊急法》之下「危害公安」的恰當定義為何,以及在「危害公安」的情況下,對於法庭衡量以《緊急法》制訂《禁蒙面法》是否通過相稱性驗證標準,有何影響。

政府引喬曉陽、錢其琛指人大常委會認為《緊急法》不牴觸《基本法》

余若海首先陳詞,未有即時回答潘官的提問。他指,法律在香港回歸前後具有延續性,以令香港原有生活方式在回歸後維持不變。他在原審時曾引用《基本法》第8條、第56條、第160條等指出,全國人大常委會如果認為香港原有法律與《基本法》有所抵觸,已將其排除,而全國人大常委會並沒有視《緊急法》與《基本法》抵觸,惟原審法官在判詞提到,當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審核的理據及資料欠奉,有關因素未能對裁判有壓倒性的影響力。

余若海在今次上訴陳詞時,進一步引述前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前全國人大港澳基本法委員會主任喬曉陽的講話,以及曾任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預備工作委員會主任的國務院前副總理錢其琛所撰寫的工作報告,解釋人大常委會在回歸前已全面審視包括《緊急法》在內、香港原有的逾600項條例及過千項附屬立法,除非牴觸《基本法》,否則原有法律在回歸後均予以保留。余若海表示,《緊急法》在回歸前已存在,過去被殖民地政府多次引用,並在主權移交後得以保留,一直都是香港法律的一部分,不認為《緊急法》違反《基本法》規定。

至於原審法官質疑,行政機構不能在這憲法框架下享有一般的立法權力(general legislative power),余若海引述《基本法》第62條第5項、第66條、第73條第1項等條文指,《基本法》並沒有禁止政府制定附屬法規(subordinate legislation)。他又指出,透過《緊急法》訂立規例,須在「緊急」或「危害公安」的情況下,並且會以「先訂立、後審議」的方式訂立,有關規例經過立法會審議,屬於附屬法規,而規例的有效期限視乎有關威脅是否持續存在,亦受到司法管制,並非特首會同行會隨意決定,故他不認同原審將特首會同行會以《緊急法》立法的權力,視作立法機關擁有的一般立法權。

政府認為訂《禁蒙面法》合乎相稱性 未答「危害公安」定義

余若海續指,香港現正處於「危害公安」的情況,自政府去年10月實施《禁蒙面法》至今,蒙面示威者進行破壞、暴力行為一直未有停止,至聆訊前一晚,將軍澳仍有蒙面人滋事。他又主動提到,近日武漢出現肺炎,一般市民基於健康理由而配戴口罩,是《禁蒙面法》的合理辯解,情況有別於黑衣示威者蒙面,後者遮蓋容貌,以阻隔催淚煙,也令他們逃避執法人員的辨認,有壯膽效果。

原審法官採納泛民一方論點,認同《禁蒙面法》將戴口罩參與和平、合法集會都視之為刑事罪行,範圍過闊,亦不見得會達到阻嚇暴力示威者、方便執法的目標。余若海下午陳詞時反駁,泛民及原審法官錯誤地將集會人士二分為「和平」或「暴力」,但人們的行為會因應情況變化而改變,他認為訂立規例禁止蒙面會收阻嚇作用。余續指,合法集會最終變成不合法集會是一個真實存在的風險,而證據顯示這甚至超越風險,情況的變化更是難以預測。余補充指,禁止蒙面有助警務人員辨認犯事者,包括調查破壞財物後逃去的人。他引述警方說,對於辨認容貌的需要有所增加,政府一方認為《禁蒙面法》合乎相稱性驗證標準。

原審判詞指出,《禁蒙面法》限制的人士無清晰界定,純粹路過同樣受限。上訴庭副庭長林文瀚也有這疑問。余若海解釋,執法人員會向置身不合法集會的人士予以警告,守法、非參與不合法集會的市民應離開現場。他提到,雖然有全然和平的集會人士,但最初合法的示威活動往往被暴力行為騎劫,市民集會結社的權利並非絕對,政府有責任採取措施,確保合法集會在和平的情況下進行。香港要回復社會秩序,市民才享有合法集會結社的權利。

首席法官潘兆初在余若海完成陳詞後再詢問「危害公安」的定義,余若海表示需要時間研究,將於周五開庭前向法庭提交政府的答覆。

泛民:以《緊急法》訂立規例非《基本法》規定的附屬法規

代表泛民24名立法會議員(包括因周庭及劉頴匡選舉呈請得直而被裁定「非妥為選出」區諾軒和范國威)的資深大律師李志喜陳詞時,重申《緊急法》賦予特首無上權力,在認為屬緊急情況或危害公安的情況時可訂立任何其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any regulations whatsoever which he may consider desirable in the public interest),惟當中沒有明確的定義,可以全屬特首個人的主觀意願,而非客觀標準。行會決策本身並不公開透明,即使當局以「先訂立、後審議」的方式訂立《禁蒙面法》,但《緊急法》有規定,規例須持續有效,直至特首會同行政會議藉命令廢除(until repealed by order of the Chief Executive in Council),立法會能否否決《禁蒙面法》亦成問題。

潘兆初指出,政府有擬定附屬法規的權力,問李志喜認為權力來自立法會,抑或《基本法》。李回應指,有關權力來自全國人大常委會。不過,她重申,特首會同行會在危害公安的情況下以《緊急法》訂立規例(regulations),並不屬於《基本法》之下的附屬法規(subordinate legislation),因為有關規例(regulations)不經立法會或法庭審核,然而,《基本法》的憲法框架並不容許特首具有一般立法權(general legislative power)。李志喜周五將繼續陳詞,余若海隨後亦會補充陳詞。

有份提出提出司法覆核的郭榮鏗及梁國雄等人在開庭前見記者。郭榮鏗指,泛民期望上訴庭維持原判。他表示,政府就案件上訴,對解決香港現時爭議並無幫助,與此同時,武漢肺炎疫情蔓延,香港人爭相購買口罩,他質疑政府為何仍要上訴,罔顧市民健康。泛民一方促請政府撤回上訴,勿一錯再錯。

梁國雄批評,《禁蒙面法》推行以來,警方蒙面執法的情況愈來愈嚴重,而記者等人士被強行扯開面罩噴椒。他形容《禁蒙面法》是國際笑話,有市民遭受警暴欲追究,亦無法識別警員身份。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