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束手瘟神不走 最慘新年

東方日報
·4 分鐘文章
維園:花市昨開鑼,人流疏落。(何天成攝)
維園:花市昨開鑼,人流疏落。(何天成攝)

瘟疫罩香江,萬民話淒涼!今日是農曆年廿六,距離大年三十只有4天,但香港街頭巷尾少有過年氣氛,700多萬港人繼去年全城搶口罩後,今年勢迎來慘淡的「百無」新年。在嚴厲的防疫禁令下,酒樓團年飯筵席失蹤、參茸海味店舖人流稀疏,就連買新衫新褲過新年的顧客亦減少,新春消費一落千丈,商戶紛紛叫慘,有業界估計農曆新年的生意較以前暴跌六成。餐飲業人士更指,晚市禁堂食令他們少了一個黃金檔期,估計整體損失最少170億元,炮轟政府抗疫一年工作太差,「又遲又渣」,促請當局在下一個禁令結束時、即年初六後放寬防疫措施,讓業界可爭取新春檔期減少損失。

本報記者昨到訪上環海味街、旺角花墟及黃大仙街市,發現街上雖有人流,但消費卻大異於往年,大小商戶紛紛表示「旺丁不旺財」,過年氣氛遜舊時。

海味街花墟銷情暴跌

上環海味街是辦年貨、置辦饋贈禮品的熱門地點,以往過年前,上址海味舖常見市民逼爆、駕車大肆選購的情況,今年卻不復見。

永利海味員工李先生大呻,今年生意大跌30%,主要原因是少了外來人士購買,疫情下久久未能恢復與內地通關。他指內地客會搜購大批貨品回鄉送禮,而且數量「誇張」,如今失去這群客源,生意劇減,目前只能靠本地客支撐。生記海味員工袁小姐亦指,疫情下客人減少在店舖停留時間,不像以往駐足精挑細選,如今來去匆匆。

另一個新年必到地點旺角花墟,銷情同樣慘淡。花商鄭先生指,受疫情影響,今年入貨量只有正常情況的25%,供應亦受阻,令花店成本大增之餘,也延遲到貨。眾花之中,以荷蘭進口的花最貴,因去年失收,故今年加價一倍。今年他們打算參加年宵花市卻波折重重,批評政府防疫不力、立場搖擺,令很多花農失預算,生意雪上加霜。花店員工劉先生表示,今年人流較往年減少至少30%,花店也因此入少貨,但價格不變,然而疫情亦影響物流,內地年花供應有機會受阻,銷情必定大不如前。

往年過年前大半個月,大小商場必定擠滿消費者,有市民會專門買新衫過年,今年卻此情不再。有零售業者指,即使推出新春減價噱頭,惟市民消費意欲欠佳,不少家長更因擔心疫情,不像往年帶同子女買新衫過年。

街市檔販:客人齋睇唔買

黃大仙大成街街市方面,雖然不少市民前往買餸,但亦無助推高生意額,有生果檔檔主大嘆顧客只是逛街,沒有光顧,預計生意較往年大跌三分之二,「疫情搞到好多人失業,個個撳實荷包(不消費)」,而早前內地有車厘子被驗出新冠病毒,其價格隨即大跌至約20港元,惟仍然乏人問津。

牛肉檔檔主文先生亦嘆生意下跌20%,稱去年有指濕街市是第3波疫情的傳播地點後,不少市民都不敢到街市買餸,寧願去超市,預計本周過年時生意仍不會好轉。他又批評,若政府一早封關,相信疫情一定會更快受控。而豬肉檔的李先生亦指生意大跌60%,已較往日入少七成貨。

餐飲業促年初六後鬆綁

餐務管理協會會長楊位醒指,原本1至2月份農曆新年前後是餐飲業的黃金檔期,以往業界可錄得160億至170億元生意額,最旺盛時期單是年三十團年飯可有4至5億元生意額,但今年受二人一枱及禁晚市堂食等防疫措施限制,生意蒸發。雖然不少食肆轉推盆菜、外賣套餐救亡,但收入只是「杯水車薪」。

楊狠批政府抗疫不力,連累全港商戶一起遭殃,又透露曾與政府商討新年對策,惟對方竟稱或會有第5輪補貼,籲業界耐心等候。他稱業界情願不要補貼,只盼盡快營業,怒批政府「錢又使得大,但效果得個窿,防疫措施做得遲又做得渣,靠政府死得」!他促請政府於年初六後可延長食肆營業時間,或放寬食肆防疫限制,讓業界起碼能在新年期間「撈到尾水」。



晚市禁堂食令下,飲食業損失慘重。
晚市禁堂食令下,飲食業損失慘重。
市道不景,零售業首當其衝。(袁志豪攝)
市道不景,零售業首當其衝。(袁志豪攝)
上環:海味店未如往年般水洩不通。
上環:海味店未如往年般水洩不通。
旺角:花墟人流減少,銷情慘淡。 (李華輝攝)
旺角:花墟人流減少,銷情慘淡。 (李華輝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