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無力救市 最低工資料凍結

東方日報
東方日報 OrientalDaily
各行各業受示威及疫情夾擊,市道低迷。(袁志豪攝)
各行各業受示威及疫情夾擊,市道低迷。(袁志豪攝)

法定最低工資明年或迎來十年來首次凍薪!政府管治不力,無力救市,本港經濟遭受反修例黑暴示威及新冠肺炎疫情夾擊,今年第一季本地生產總值(GDP),錄得有紀錄以來最大跌幅,按年暴跌百分之八點九,最新失業率更升至百分之五點九的十五年高位。最低工資委員會近日完成公眾諮詢,年底將為第六次調整拍板。資方代表認為加薪將令更多僱主「生存唔到」,應凍結在時薪三十七元五角水平;多個工會指基層勞工成為暴疫下最大苦主,凍薪或減薪是對工人落井下石,促調高至四十元以上。政府消息指最低工資傾向凍薪,學者亦料凍薪機會大。

清潔工保安等時薪中位數最低

最低工資每兩年進行檢討,金額由二○一一年實施初期時薪廿八元,升至現時三十七元五角(見表),逾兩萬工人正領取此時薪。最低工資委員會會按一系列指標及最新數據進行檢討,包括整體經濟狀況、勞工市場情況、競爭力及社會共融等因素。

委員會料今年八月底召開會議,並在十月三十一日前向政府提交建議報告。統計處數字顯示,去年五至六月僱員每小時工資中位數達七十三元,其中物業管理、保安及清潔服務業僱員時薪工資中位數最低,為四十五元九角,反映最低工資水平落後。

對於最低工資調整方向,香港環境衛生業界大聯盟召集人甄瑞嫻認為,再上調最低工資是不切實際,反建議調低或凍結,因商界受去年社會事件及今年疫情打擊現倒閉潮,加薪只會令經營成本增加,僱主難以生存或會削減人手,基層勞工更難就業,「即係叫人唔使做,去拎綜援」。香港物業管理公司協會會長陳志球指社會及經濟氣氛惡劣,不少人遭凍薪及減薪,更要放無薪假,勞工巿場人手過剩,社會沒法承擔加幅。他透露部分物業管理合約已被業主要求減價,反映今年加管理費空間小,業主面對經濟壓力,強調「疫情唔係藉口,係事實」。

勞工團體則不認同凍薪,工聯會提倡上調至四十三元五角,等同目前工資中位數六成,該會理事長黃國指,基層勞工調薪能力低需要最低工資保障,加幅不應低於今明兩年通脹水平,及確保高於綜援金額,否則「做嘢都不及綜援」。他指領取最低工資大多是政府外判工,上調金額不會影響私人市場。

團體憂基層僱員四年不獲加薪

職工會聯盟提議調高至四十七元,總幹事蒙兆達認為,疫情下凍薪或減薪是對僱員落井下石,本港經濟衰退但物價未有下跌,政府應確保最低工資具購買力,否則市民無消費能力只會加劇經濟下行,令本港更難走出困境。他擔心凍薪會導致漣漪效應,商界「有樣學樣」,為私人市場帶來凍薪或減薪潮,僱員恐要最少四年以上才獲加薪。港九勞工社團聯會及港九工團聯合總會則分別提倡四十二元及四十元五角。

嶺南大學社會科學院經濟學系教授魏向東分析,明年凍薪機會大,因整體經濟環境惡劣,僱主經營成本增加,加上失業率高企,上調最低工資或加劇失業情況。他認為,政府在支援基層市民不力,因領取最低工資的工人多從事服務及飲食業,當局應按經濟情況提供不同支援措施,例如公屋減租等。記者何青霞、林敏思、楊耀登



有工會認為,基層勞工調薪能力低,需要最低工資保障。(李志湧攝)
有工會認為,基層勞工調薪能力低,需要最低工資保障。(李志湧攝)
最低工資歷年水平及加幅
最低工資歷年水平及加幅
本港失業率高達百分之五點九,最低工資明年或迎來首次凍薪。(何天成攝)
本港失業率高達百分之五點九,最低工資明年或迎來首次凍薪。(何天成攝)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