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營地大混帳 犯聚播疫手尾長

東方日報
·4 分鐘文章
新界北鶴藪:士多在附近的空地經營營地,出租予近40個帳篷,環境相當狹窄。(朱先儒攝)
新界北鶴藪:士多在附近的空地經營營地,出租予近40個帳篷,環境相當狹窄。(朱先儒攝)

新冠肺炎疫情再度爆發,惟疫情影響將近一年,不少港人出現「抗疫疲勞」,紛紛在本地尋找節目,一解不能離港旅遊之苦,露營就成熱門消遣活動。漁農自然護理署管理下的政府營地關閉多月,本報發現於熱門露營地點仍有市民以身犯險,進駐營地露營,亦有士多看準漁護署營地關閉的「商機」,無視播疫風險出租舖前土地予人遊樂,列出明碼實價,吸引大批市民光顧,高峰期於近二千多呎的土地出現近40個密密麻麻的帳篷,有違禁聚令之嫌。

十一月秋高氣爽,一向是郊遊、露營的好季節,惟漁護署轄下的露營場地、燒烤場仍然因疫情關係關閉,但無阻一眾渴望郊遊的市民雅興。每逢周末、假期,露營熱點總是人山人海,本報記者近日到新界北區鶴藪營地視察,發現現場有約十個帳篷架起,當中有一家三口的家庭帶同嬰兒出動、亦有年輕人聯同朋友遊玩,大部分露營人士未有佩戴口罩,有受訪市民向記者抱怨指,「我們都有遵守社交距離,私人出租營地那邊『逼到冚』又無人理」。

出租空地牟利 帳篷貼帳篷

記者甫近黃昏時分沿鶴藪營地往市民所指的「私人營地」前行,發現鶴藪士多附近的空地出現大量帳篷,追查下發現士多同時經營出租空地予人露營及燒烤,並附有價目表。由於地方狹窄,出現帳篷貼帳篷,未有1.5米安全距離,不少露營人士亦會燒烤,當中不乏6人聚餐的違規情況,部分市民亦有越過封條進入圍封範圍,使用當中的設施如洗手間等。

店主劉女士向記者表示,空地原定出租予20個帳篷,但近日生意非常熱鬧,最後「超額」合共出租予38個帳篷,而據其員工表示,直至聖誕假的預訂已全滿,要到明年一月才可再預訂。員工又指,雖然疫情嚴峻,但對於病毒傳播不感到擔心,最重要是做足防疫措施,如戴口罩。

不少市民在疫情下仍闖入漁護署屬下營地,前立法會議員范國威指,漁護署有責任加強執法,減少市民闖入的機會;對於私人出租營地,范指於現時疫情的非常時期,大眾對傳染風險有所憂慮及關注,加上行為觸及禁聚令,政府亦應介入調查及執法。對於執法問題,他指該等場所需要宣傳「吸客」,故此政府要找出類似的場地「應該唔難」。

長春社公共事務經理吳希文表示,以農地出租予人作露營之用,由於並無填土,故未能斷言此舉是否違法,惟以往對於休閒農業的狀況,康樂元素大於農業元素已屬不理想狀況,若是單純娛樂,有可能游走法例下的灰色地帶。他促請政府部門盡快跟進,判斷此舉是否違法,一旦證實屬於違法行為,負責部門理應積極執法。

部門執法不力 淪無掩雞籠

漁護署指,為盡量減少公眾社交接觸,郊野公園的所有燒烤地點及露營地點將繼續關閉,直至另行通知。期間任何人均不得在郊野公園進行燒烤或露營活動,亦不得進入圍封範圍。該署又指,7月15日至11月13日期間,已巡查該等地點48,015次,並發出4,984次口頭勸喻及警告,並以違反《郊野公園及特別地區規例》,向324名非法進入該等關閉地點的人士作出檢控。

地政總署回覆指,該場地位於舊批私人農地,並無用途限制,惟不得搭建未經批准的構築物 (已登記寮屋除外),否則會違反地契條款。惟發現場地上有由貨櫃改裝而成的構築物,現正進行調查,倘確立有違契情況,會向地段業權人採取契約執行行動。

規劃署指相關地段沒有涉及任何規劃申請,經場地視察後發現該地點有構築物作士多用途,旁邊空地有農田及數個帳幕,地點有部分位置在《鶴藪發展審批地區草圖》於2000年10月刊憲前已經用作小食亭用途,現正對有關地點的用途作進一步調查,如涉及《城市規劃條例》下的違例發展,該署定會採取適當的執管行動。

警務處回覆表示,會按既定程序及考慮實際違規情況,根據禁聚令所訂明的罪行,採取適當的執法行動。記者陳栢麟、朱先儒



不少人在營地聚餐,人數眾多易交叉感染。
不少人在營地聚餐,人數眾多易交叉感染。
有士多出租空地予人露營,附有價目表「明碼實價」。
有士多出租空地予人露營,附有價目表「明碼實價」。
鶴藪營地:漁護署轄下圍封的營地,出現「帳篷貼帳篷」情況。
鶴藪營地:漁護署轄下圍封的營地,出現「帳篷貼帳篷」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