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Whats噏:還押岑敖暉曾陷失語狀態 不知「我」是誰

·3 分鐘文章
政Whats噏:還押岑敖暉曾陷失語狀態 不知「我」是誰

荃灣前區議員岑敖暉,因舊年6.4非法集結案而被判囚6個月嘅刑期雖已結束,但由於另涉舊年民主派35+初選、涉違《港區國安法》嘅案件而續需還押。獄中曾一度質疑自己是否做咗「Condom」嘅岑,今日(1日)佢嘅社交專頁就公開佢上個禮拜嘅獄中信。透露佢呢幾個月陷入迷惘同自我質疑,唔喺太「寫到嘢」,亦都唔知「我」是誰。但自從聽咗一首歌後,岑就覺得只要相信愛,自己就有走到下去嘅可能。

岑形容自己呢幾個月除左最親密嘅人,幾乎陷入失語嘅狀態,有朋友問佢嘅「為何咁耐唔出嘢(文)?」佢就話「我連自己是誰都確定不了,怎寫」,最近亦有唔知點樣走落去嘅念頭。岑又連續反問自己對「我」嘅理解,究竟「我」喺由咩構成,「我」其實喺咩以及「我」應該點理解「自己」嘅存在。喺搵答案嘅同時,岑就形容監獄嘅生活無「逃躲空間」,除咗赤裸裸面對自己之外,就無其他方法,而所謂嘅「尋找」自我,就喺處身「沼澤」,愈想掙扎愈往下沉。

但呢種頹敝嘅情況,突然畀一首歌改變咗。岑話起初對呢首歌無太大感覺,但有一日訓喺床聽收音機,電台突然播放嗰首歌,岑形容自己果刻感受「極度震撼」,好似有注好強嘅光束,打開咗佢封閉嘅內心,將「黑暗、混亂、痛苦及迷惘」都一掃而空,佢仲當場喊埋。自此之後,佢每一次聽呢首歌都會「頭皮發麻」,仲體會到只要有愛嘅存在,就有向前走嘅可能。

岑敖暉仲分享佢對老婆嘅感受,講到每次播呢首歌果時,佢老婆就從佢心中嘅「影像」,化做一個包圍佢嘅「保護膜」,透過大氣電波將愛傳比佢。雖然喺有啲肉麻,但佢自己都忍唔住,仲形容佢老婆都喺處身掙扎同泥濘當中。

經歷咗接近一年嘅鐵窗生涯,岑敖暉承認曾閃出氣餒嘅念頭,甚至質疑自己係唔係「做咗Condom」。但估唔到一首歌嘅力量咁大,令佢覺得依家就算好難捱,但只吸一口氣,總有路可走下去咁話。至於岑涉及嘅民主派35+初選交付往高院程序未完成,需押後至明年處理,期間仍需還押。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