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言修女梁潔芬:梵蒂岡「左膠」不了解中國 因信眾醒覺香港教區會向前走

眾新聞

請支持《眾新聞》,成為訂戶

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逝世,誰人接任主教、背後涉及的中梵關係考慮令人關注。研究中梵關係30多年、80歲的耶穌寶血女修會梁潔芬修女,在港出生及工作多年,目前在台灣文藻外語大學擔任客座研究教授。梁潔芬接受眾新聞電話訪問時分析,梵蒂岡教廷考慮香港主教人選,會受當前中美關係惡化、一國兩制淪落等因素影響,希望能夠選出一個能夠掌舵、駕馭、應變局勢的主教。

梁潔芬表示,梵蒂岡官員有左傾、「左膠」思想,卻不了解目前中國領導人的帝王心態,她形容梵蒂岡是「誤判」北京。她指,即使最後教廷揀選一個親北京的主教、即使很多神父修女「食太平飯食得太耐」,香港教區仍會一直向前走,因為教友已醒覺北京對香港的控制愈來愈大。

80歲的梁潔芬修女,目前在台灣文藻外語大學,教國際政治及研究台灣天主教會。《公教報》圖片、眾新聞製圖
80歲的梁潔芬修女,目前在台灣文藻外語大學,教國際政治及研究台灣天主教會。《公教報》圖片、眾新聞製圖

梁潔芬修女80年代在天主教香港教區屬下的聖神研究中心工作,研究中國教會。1985年她在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修讀國際關係,用了近3年時間寫成論文「中國與梵蒂岡關係1950年-1976年」取得哲學博士學位,成為政治宗教關係學者。她現於台灣教國際政治,研究台灣天主教會,「我跟台灣學生說,記得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啊。」去年中梵簽訂有關中國主教任命臨時協議,梁潔芬撰文從中共統戰角度分析,質疑天主教為執政黨服務。

梵蒂岡教廷宗座萬民福音部上周宣布,任命前年退休、79歲的前主教湯漢樞機,出任香港教區的宗座署理 (Apostolic Administrator),負責在教區主教出缺期間,治理本港教區,直至另行通知。宗座署理的權力等同正權主教和教宗的特使,有權調任神父、處理教區發展等。梁潔芬分析梵蒂岡這個做法的原因。

「楊鳴章離世突然,他應該沒交代繼承人,他上任也只16個月太短。目前香港政治環境惡劣,一國兩制淪落,中國收緊對香港管治,相信梵蒂岡是知道的。我記得梵蒂岡官員2004年時跟我說過,香港教區是最大的華人教區、相當重要。以往胡振中、陳日君、湯漢樞機領導的年代,香港教區相對平穩,未試過大起大跌,一直欣欣向榮、穩步前進。但在香港目前的社會狀況下,突然沒有了主教,梵蒂岡希望搵一個人,能夠掌舵、駕馭、應變這個凶險的情況,無論民生、政治、中美貿易戰等。」

梁潔芬認為,香港教區的主教任命,會受到中美關係影響:如中美關係好,梵蒂岡對香港教區的控制會少些;中美關係差的話,香港成為中美之間的磨心,梵蒂岡也會更留意香港的情況。

梵蒂岡會找一個怎樣的人做主教、湯漢「回朝」又反映什麼?梁潔芬說:「湯漢的性格是和稀泥,儒家思想,樣樣都唔得罪人,我未聽過佢講過一句話,得罪任何一個人。他是暫時做管家,做番以前管香港教區的行政工作,新主教要梵蒂岡和香港教區一同揀選。」

梁潔芬認為,梵蒂岡神職人員有左傾思想,對當前的中國並不了解。美聯社圖片
梁潔芬認為,梵蒂岡神職人員有左傾思想,對當前的中國並不了解。美聯社圖片

梁潔芬續說:「今次宣布任命湯漢為宗座署理的教廷宗座萬民福音部,去年中梵任命主教臨時協議時,也是這個部門處理的。它是教廷的一個行政部門,我個人覺得是受到中共統戰、滲透。」她舉例指,梵蒂岡官員受到比利時魯汶(Leuven)當地學府的中國研究影響,而中共在魯汶做了不少工夫。

梁潔芬去年撰寫的一篇文章提及:「本年八月美國政府轄下的『中美經濟及安全檢討委員會』,出版一份名為「中國海外的聯合戰線」的詳細研究報告,從中看到蛛絲馬迹梵蒂岡的歐籍官員所受的影響。這報告指出中國的統戰工作的幅度已遍及全球,照北京指令的中國路線而工作,在自由世界上誘使個別人士作自我約束,避免討論不利中共的事物,對北京政策不利的言論予以約制,對有利中方的言論予以宣揚,將敵對言論推到社會邊緣。報告指出魯汶(Leuven,比利時第九大城市)是中國在歐洲統戰滲透工作的主要陣地 ,除報告指出的經濟間諜作滲透外,在魯汶的文化上和宗教界的滲透不言而喻!在魯汶大學從事有關研究中國問題的統戰滲透雖沒有說明,但熟悉中國事務的就心知肚明所指何事。 」

萬民福音部是1622年成立的梵蒂岡教廷行政部門,負責管理1500個「傳教區」(包括傳教區在內的全球教區總數為4000個),主要是亞洲、非洲的前殖民地,包括香港傳教區。去年有報道指,教宗直接領導的「樞機顧問委員會」正研究廢除「傳教區」的劃分,研究萬民福音部跟2010年成立的「宗座促進新福傳委員會」合併。

香港教區三大領導,(左起)夏志誠、陳日君、湯漢。何君健攝
香港教區三大領導,(左起)夏志誠、陳日君、湯漢。何君健攝

梁潔芬如何看教宗方濟各對中國的態度?「我作為修女,不敢正面批評,他是南美洲人(生於阿根廷)有左傾傾向,南美國家在政治上是右派軍閥控制經濟政治,他們的救星是社會主義,故對此有很大傾向,但卻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分不清楚,所以我覺得,梵蒂岡對中國問題並不清楚。」

「中國的政治,在習近平掌權後,與以往的中國好唔同,是帝王心態。用秦漢方式、用儒家思想包裝,內裡卻是法家的嚴刑峻法,將全國資源集中在小部分執政黨,像以往集中在王室一樣。歷史的修改、教育的控制,都為了政權的好處,中國已有很明顯的帝王心態出現,但梵蒂岡卻不掌握。」

梁潔芬續說:「我自己覺得,香港教區無謂向大陸彎腰低頭低得咁緊要,連自己底線都冇,就過分一點。我寧願有距離、有空間,做教會應該做的事。作為一個教會,要讓人看到是標杆,選擇自由、民主、人權。」

「梵蒂岡是左傾、左膠,根據以往做法,香港主教要很順北京。問題是,北京在國際地位走下坡,中國的軟實力偷呃拐騙乜都齊。梵蒂岡是軟實力做標榜的,你同佢咁親做乜?我覺得應該要有變化。」

「我覺得梵蒂岡目前是誤判北京,對北京不認識。中國政治是無字天書,但梵蒂岡目前仍是靠文件去了解中國,文件又靠翻譯,譯不到內涵,對中國歷史、文化、政治,完全唔理解,梵蒂岡認識的中國仍停留在30年前,當時說中國要開放啦、歡迎你加入世界、要受世界價值觀影響。但如今中國經濟好了,更加不接受世界價值觀,現在是返回封建年代。」

被問到香港教區輔理主教夏志誠是否真的接班無望,梁潔芬覺得:「他對民主、自由、人權的態度,北京應該好唔鍾意,所以兩次揀主教都要放他埋一邊。但無機會唔緊要,他可以是一個icon帶領,接陳日君的精神領袖位置,那角色好重要。」

三位副主教陳志明、蔡惠民、林祖明,有指蔡惠民與北京關係友好。梁潔芬表示,蔡惠民擔任會長的「原道交流學會」,與內地有不少接觸。資料顯示,原道交流學會舉辦的「基督教在當代中國的社會作用及其影響研討會」,蔡惠民曾指,是由中央統戰部、中國人民大學基督教文化研究中心的李平曄,在香港及北京成立的意見交流平台,「共同探討基督教在當代中國可以發揮怎樣的積極作用,然後向有關的宗教管理部門反映。」

副主教蔡惠民,與北京有不少接觸交流。網上圖片
副主教蔡惠民,與北京有不少接觸交流。網上圖片

梁潔芬表示:「就算搵親北京的人做主教,香港教區也一直會向前走。我相信,清流濁流都有傳人,就算香港一潭死水,仍有清流,陳日君、夏志誠等人,還有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北京對香港收縮,控制力度愈來愈大,但教會是否有這醒覺?很多神父修女食太平飯食得太耐,未有醒覺,但教友是有醒覺的。」

陳日君做香港教區主教的年代(2002至2009年),高調為香港社會事務發聲,包括2003年香港風雨飄搖的日子,去年底他出任佔中九子案的辯方證人。有人認為,陳日君不再做主教後,天主教會在香港的發聲力度不再強勁。梁潔芬說:

陳日君是先知角色,他像一粒彗星,在黑夜長空劃過,照亮一會就熄了,但他照出了那條路給我們看,湯漢也要跟那條路去行,陳日君的先知角色,仍然好深,種在教友的心。他也翻譯了好幾本天主教與參與社會事件的書籍,他雖然不再站在最前,但他所做的,會一直留在人心,將來名留青史。

陳日君樞機
陳日君樞機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