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說區選】北角三大福建地頭 泛民、「福三代」新人險勝老福建

請支持《眾新聞》,成為訂戶

親中社團是香港一大維穩勢力。論組織、資源,以中央領導稱為「嫡系部隊」、「鐵軍」的福建社團最強大。在連月反送中運動期間,香港福建社團聯會多次表態支持政府及警察,而在大量福建人聚居的北角,更多次出現「福建幫」用棍襲擊、揮刀指嚇市民等暴力場面。然而,事發一帶的3個福建「重鎮」:堡壘、錦屏、城市花園選區,民主派參選人都成功在區選突圍而出,在牢固的建制地盤中險勝。在堡壘,更出現兩代福建人對陣,23歲「福三代」獨立民主派代表傅佳琳,以59票之差,撃敗45歲的同鄉叔伯、已連續當了3屆區議員的民建聯洪連杉。

傅佳琳是福建移民第三代,在北角土生土長,以前住在堡壘,現在居於一街之隔的錦屏(明園西街以西是堡壘,以東是錦屏)。她所描述的「小福建」,與外人印象中鄉親聚居的老區頗有落差。傅佳琳笑言:「呢度係冷漠嘅香港,(北角)唔會有一幢樓,就算有幾多福建人都好,都唔會可以friend到咁(彼此認識),至少我住過嗰兩幢樓都唔會有呢個凝聚力。」她續指,香港的福建移民由第二代起,如非大時大節,都不會主動參與同鄉聚會,她父母出席的只是朋友、同學聚會,而她作為第三代更是「零參與」。

至於近月「福建幫」在北角群起襲擊年輕人,傅佳琳直言:「廿幾年嚟第一次見咁嘅場面。」她形容,區內有事發生時,好些福建長輩喜歡留下來「食花生」,但不會好勇鬥狠或惹事生非。她對於該些「福建幫」是否區內的福建人亦存疑。8月5日打鬥期間,她曾經報警,北角警署接線員向她承諾會跟進事件,惟她未聞有任何進展。

北角的堡壘及錦屏過往確是建制派福建人的地頭。在過去3屆區選,民建聯的洪連杉都在沒有競爭的情況下,在堡壘自動當選。換言之,堡壘的選民已長達12年沒有機會投票選區議員。錦屏選區亦相去不遠,福建出生的民建聯蔡素玉,自從1999年在沒有競爭下,自動當選錦屏的區議員。往後兩屆2003、2007年區選,蔡被「空降」錦屏的對手挑戰,最終仍成功連任。到2011、2015年,蔡素玉兩度在錦屏自動當選。傅佳琳自18歲登記成為合資格選民以來,從來未試過在區選中投票,甚至沒有感受過有競爭的區選氣氛。

大約5個月前、反送中運動早期,從港大文學院畢業的傅佳琳萌生參加區選的念頭。由於公民黨李予信早於一年前已經在錦屏開展地區工作,她為免撞區,決定在鄰近的堡壘參選。傅佳琳指,父母均支持她參選,但想到女兒要挑戰叔父,有提醒她「講嘢小心啲」、「唔好得罪民建聯」,除此以外,沒有鄉親長輩勸她不要參選,「可能佢哋覺得我一定唔會贏,所以冇理到我。」

「福三代」出選可有優勢?「我諗係唔係福建人冇所謂,因為第3代已經唔會好特別覺得自己係福建人,唯一優勢係識聽、識講(福建話),但我講都會有啲香港口音。」傅佳琳自覺識聽、識講福建話,能令區內中、老年福建人更感親切,但對選情幫助有限,因為北角大多福建人都識講廣東話,只有極小部份的老人家只講福建話、不懂廣東話。她坦言,有請「福二代」父親拉票,但不知道成效如何。

傅佳琳指,區內街坊無論是否福建人,都關注同樣的地區民生議題。她落區初期,街坊對她態度都很友善,「10個(街坊)入面,有8個會講『加油』,只有一、兩個會講粗口,或者整爛你啲嘢。」不過,她亦知道自己落區擺街站之際,洪連杉運用早已建立的人脈網絡,逐一打電話拉票,即使堡壘沒有屋邨,全部都是私人樓,洪仍有辦法上私樓「洗樓」。由宣傳期到投票日,她始終沒有得勝的把握,「選嗰日見到咁多七人車,望到一啲完全唔會講廣東話嘅選民係咁上嚟,或者聽到佢哋話投2號(洪連杉),係一啲你平時用咩方法都接觸唔到嘅(選民)……我睇到排隊(投票)嗰啲10個有7、8個都係老人家,都覺得贏面極低。」

堡壘登記選民有7,376人,在66.01%的投票率下,傅佳琳最終得2,464票,比洪連杉多59票。傅佳琳選後與街坊討論,認為政治因素對其選情有最大影響,有些選民向來跟建制派關係友好,但今次因為政治議題的考慮,而不投民建聯。她提到,有街坊覺得多次連任後,區議員會變得怠懶,故樂見有新人帶來轉變,望新官上任有「三把火」。

除了堡壘,錦屏、城市花園都是選民人口較老、多福建人聚居的選區。錦屏、城市花園分別是民建聯蔡素玉及福建社團聯會許清安的「老巢」,二人任區議員長達20年。26歲的公民黨李予信,以及23歲的獨立民主派仇栩欣,都不是福建人,卻分別以多出86票及249票撃敗有福建社團背景的對手,兩區泛民、建制得票差距都不足5個百分點,可見雙方形勢吃緊。

李予信接受眾新聞訪問時指,他會夥拍當區「福二代」義工一同落區擺街站,用福建話跟街坊打招呼會較有親切感。他留意到,區內福建人及非福建人群組,在接收資訊上有落差,前者經口耳相傳、WeChat等途徑,會收到一些對他的不實資訊,「講我嘅政治背景係搞事嘅、公民黨係亂搞嘅。但當我出現得多,親自喺佢哋面前、最真誠交流嘅時候,(選民)會感受到我concern嘅嘢都係佢哋concern嘅。」李予信表示,透過多落區,他漸漸與街坊建立信任,居民對他的偏見便減少。他提到,雖然有些街坊說話口吻似「藍絲」,但實際上甚有人情味,在反送中運動中,他們對於年輕人的態度是欣賞及擔心。 

李予信的對手,是今年39歲、「接捧」蔡素玉的民建聯洪志傑。李予信形容自己贏得「險」,但他對結果不感意外,主要因為民建聯在錦屏盤踞多年,而今年選舉氣氛兩極化,形成如此結果。


觀看原文: 按此連結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