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式防疫:高效官僚背後,「驚輸」、「受困」的新加坡人

特約撰稿人 韓俐穎 發自新加坡
端傳媒

幾天前,我的手機屏幕上,叫車服務Grab手機程序閃爍著三個疊加在一起的紅色上升箭頭,意味著因為租車需求增加,車費會更貴。與我同在酒吧的朋友打開他的Grab,也是一樣。

「新冠肺炎以來,這是不是你第一次看到車價上漲?」我問。

「是的!」

「也許一切都回覆正常了?」

之前的幾個週末,我一直注意到Grab上三個綠色的下降箭頭,意味著因為租車需求小,車費一直是「非峰值」標準。隨著新冠病毒在新加坡的蔓延,人們避開出租車和共乘私家車。司機們向媒體抱怨,乘客人數大幅下降。

回歸「高峰」的價位讓我乖乖掏出更多的錢,但那一刻,我也覺得是一個小小的安慰信號。我所在的城市,生活正在回歸熟悉。這與2月開始的時候已經很不一樣。

2月7日那天晚上,已經過了晚上10點,我家附近遠離新加坡市中心的小區超市仍然排著長隊。我從未在這家超市見過這麼多客人。也進去買了些必需品。「謝謝你工作到這麼晚。」收銀員把收據遞給我時,我對她說。她聳了聳肩。這麼多顧客仍在店裡,他們沒辦法收攤。

新加坡政府在2月7日當天宣布,鑒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COVID-19)在本地的傳播情況,他們將疾病爆發應對系統狀況(Disease Outbreak Response System Condition,簡稱DORSCON)的級別,從黃色升至了橙色(最高為紅色)。在該系統下,橙色級別表明即便該疾病嚴重且易於傳播,但尚未傳播得十分廣泛。升級立即引發了擔憂——在遠程觀察香港人囤積生活必需品後,新加坡人也開始出現恐慌性的購物行為。

截至2月26日,新加坡已累計出現93例確診患者。雖然早期病例不是來自於武漢的中國公民,就是從武漢撤離的新加坡人,但後來已經開始出現當地傳播的案例,在一家中國醫療用品商店、一個建築工地和幾座教堂等地都發現了多名確診患者。為了防止進一步的傳播,衞生部確認了成百上千的密切接觸者,以進行隔離或檢疫。目前已有上千人接受了病毒檢測。一項調查跟蹤了病毒從一個教堂傳播到一個家庭聚會再傳播到另外一個教堂的傳播路徑。

旅行限制措施也很快出台:自1月底起,近期有過赴中國經歷或持有中國護照的個人,都會被拒絕入境或過境新加坡。從2月18日起,所有從中國大陸返回的新加坡居民或持有長期通行證的住戶都將被要求自行在家隔離14天。違反這樣的命令可能會導致嚴重的懲罰,一名男子受到的教訓尤為慘痛:因為未按要求進行隔離,他在2月26日被剝奪了永久居民身份,並且被禁止再次進入新加坡。2月26日開始,政府宣布,最近去過韓國大邱和清多的遊客也將被拒絕入境,因為這兩個城市的新冠肺炎病例激增。

這些措施被以新加坡特有的效率逐一落實,同時,疫情也考驗著這個東南亞城邦的社區身份、種族主義和抗壓能力這些更深層次的問題。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227-international-singapore-approach-to-coronavirus/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