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點評】大灣區vs海參崴

·4 分鐘文章
大灣區vs海參崴

東京奧運會圓滿閉幕,各界開始關注2036年賽事主辦權,有輿論頗具創意,建議「粵港澳大灣區」聯合申辦,而屆時的對手很可能包括俄羅斯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Vladivostok)。大家對這名字或許有點陌生,它原本叫做海參崴,「自古以來」曾經是中國領土,現在則由俄國統治。該國總統普京考慮支持符市爭取主辦2036年奧運會,且擬仿效香港及澳門模式,把這個遠東城市打造為俄羅斯開放特區,現已吸引「小賭王」何猷龍赴當地投資開設賭場。

未來三屆奧運會主辦權已經塵埃落定,分別將由法國巴黎(2024年)、美國洛杉磯(2028年)、澳洲布里斯班(2032年)擔任東道主。按照慣例,國際奧委會將會就2036年賽事展開前期籌備工作,邀請有興趣的城市參與申辦。

灣區申辦奧運有得諗

雖說今屆東京奧運因疫情阻滯重重,延後一年舉行仍險些難產,令日本政府損失慘重,但奧運作為世界體壇盛事始終具有豐富價值,既能提升形象又可促進旅遊,吸引不少地區政府爭相競逐。好似近日在內地及本港,愈來愈多聲音建議由「粵港澳大灣區」聯合申請主辦權,皆因按照中央政府《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矢志於2035年「全面建成國際一流灣區」,那麼主辦2036年奧運會,正可向全世界展現大灣區及「一國兩制」卓越成就。

甚至有人認為,中央早前敲定由粵港澳聯合主辦2025年第十五屆全國運動會(全運會),便是為爭辦奧運會「熱身」。況且廣州曾在2010年主辦亞運會,香港也在2008年承辦了北京奧運會的馬術賽事,算得上有經驗。

從政治角度看,香港人早前「全民齊撐」出戰東京奧運的本港選手,某程度展現了最近兩年罕見的齊心。所以「大灣區」若真的申辦2036年奧運會,除可為社會提供一個長遠共同方向,亦將推動三地政府更加把勁搞好大灣區融合,三地市民更欣然投入發展。

無疑,所謂「大灣區申奧」至今為止純屬坊間自吹的建議,暫時未知中央政府想法。同樣未明朗的,還有俄羅斯政府立場。話說符拉迪沃斯托克市長康斯坦丁.捨斯塔科夫(Konstantin Shestakov)早已表明會全力爭辦2036年奧運會,俄國總統普京剛於日前到訪該市,被記者問到符市申奧問題,普京邊說「仍有很多因素要考慮」,卻同時表示「不排除符市會主辦該屆奧運會」。

符拉迪沃斯托克位於遠東地區海濱,前臨日本海,鄰近北韓,西面則是中國黑龍江省,該市距離中國首都北京約1600公里,跟俄國首都莫斯科相距達6400公里。自古以來很長時間,這個城市名為「海參崴」,屬中國領土一部分。但在晚清積弱的1860年,英法聯軍攻陷北京,逼迫清廷簽署《中英北京條約》(包括把香港九龍半島割讓予英國);當時的俄羅斯帝國亦趁機「抽水」,逼清廷簽署《中俄北京條約》,把包括海參崴在內的東北地區40萬平方公里領土割讓予俄國。

換句話說,海參崴的命運其實與香港及澳門有點兒相似(差別在港澳已經回歸)。對俄羅斯來說,符拉迪沃斯托克具重要戰略意義,屬該國在太平洋沿岸最大港口,加以氣候相對溫和,地理上又接近中國、日本、南韓等重要經濟體,大有可為。

符市可借鑑港澳特區

正因如此,普京早於2015年簽署《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法案,借鑑香港及澳門特區模式,把該市定為經濟特區,為期70年,在經濟、稅收、出入境等方面可實施有別於俄國其他地區的政策。

為了在短期內振興經濟,普京還破例准許符市「開賭」,擬將之建設為「遠東拉斯維加斯」,尤其希望吸引來自中國東北地區的賭客。澳門「小賭王」何猷龍率先押注,旗下凱升控股(00102)斥資逾10億元,赴該市興建水晶虎宮殿(Tigre de Cristal)賭場,第一期已經全面開業營運。普京又在符市實施自由港政策,貨物進出免稅,資本自由流通,絕大部分外國人可在當地免簽證逗留8日。自從種種開放措施後,符市的人口及經濟持續增長,不過在國際上名氣仍相對有限,尚欠能打響聲威的成就,而2036年奧運會或許是最佳省招牌契機。

若說申奧對「大灣區」深具政治誘因,其實對於俄羅斯和普京也一樣;尤其現年68歲的普京身體精壯,到2036年83歲仍大有機會見證該屆奧運會上演,並作為「強人」政治生涯成就之一。倘「大灣區」和「海參崴」真的埋身爭奪2036年奧運會主辦權,定將好戲連場。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