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點評】幣圈大逃亡

·5 分鐘文章
內地全面封殺加密幣,香港恐不能幸免,「薯條哥」Sam Bankman Fried(左圖)等幣圈名人紛紛遷離。(彭博、法新社資料圖片)
內地全面封殺加密幣,香港恐不能幸免,「薯條哥」Sam Bankman Fried(左圖)等幣圈名人紛紛遷離。(彭博、法新社資料圖片)

筆者今年4月份寫過〈香港90後首富與「幣圈」〉一文,提到香港憑着地理和制度優勢,已發展為全球最熱鬧的加密貨幣金融中心,吸引世界各地很多人才來此城創業,包括獲Forbes評為「90後首富」的FTX創辦人Sam Bankman Fried。然而相隔半年,隨着內地監管風暴燃燒,加上香港法制嚴謹執正「一國兩制」,幣圈近日掀起逃亡潮,就連Sam Bankman Fried也明言要「遁走」,擬把大本營由香港搬到巴哈馬。

人民銀行上周五宣布「所有虛擬貨幣相關交易,都屬非法金融活動,違法者將追究刑事責任」,這意味內地當局繼禁止「挖礦」及經營加密貨幣交易平台之後,現在把個人交易加密貨幣也明確定性為犯法,相當於99%封殺加密貨幣。剩下1%是什麼?那就是一些內地民眾及機構現手上已持有加密貨幣,但今後不再交易,收起來放在床下底「長揸」,這又算不算犯法?會否被公安上門拉人兼充公?尚待當局進一步釐清。

避內地封殺 平台紛離港

無論如何,中國政府封殺加密貨幣交易這個消息,立刻拖累全球幣價插水,BitcoinEthereum一度瀉逾10%。影響所及,多個加密貨幣平台宣布暫停內地及香港地區交易服務,騰訊(00700)旗下證券商富途甚至叫停香港用戶所有加密貨幣信託產品開新倉交易。

正因如此,香港不少幣圈人士自上周五起突然發現無法處理自己的加密貨幣資產,情況猶如銀行戶口突遭凍結(他們若不是透過交易平台戶口,而是用自己的電子錢包直接持有加密貨幣,則暫不受影響),惹起人心惶惶。

另一邊廂,多個以香港為總部的國際加密貨幣平台「搬竇」,包括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衍生產品交易商FTX剛宣布,將把總部遷移到加勒比海國家巴哈馬(Commonwealth of the Bahamas)。另外,由香港人Michael Wu創辦的全球最大加密貨幣消費者金融產品公司Amber Group亦表明準備赴美國市場加強發展,擁抱當地頗為嚴格但日漸清晰的相關法規,並擬於兩年內在美國股市掛牌。

正如筆者在4月份文章指出,香港憑着地理位置、資金和資訊自由流通、營商基建完善、行政效率高、簡單低稅率等傳統優勢,再加上此前對加密貨幣監管寬鬆(直接一點說是「冇王管」),吸引了內地、美國以至世界各地很多幣圈人才來此創業。好似文首提及的「薯條哥」Sam Bankman Fried,本身是美國MIT高材生,於2019年本港反修例風波期間,冒着磚頭和催淚彈來港創辦FTX,也為自己創出百億美元身家,獲Forbes評為「香港90後首富」。

截至最近,起碼有近50家國際知名的加密貨幣企業以香港為總部或營運基地,包括Crypto.com、Bitfinex、Bit-Z、OKCoin、火幣網等,幾乎囊括了全球十大加密貨幣交易所半數名字。由此角度看,若說香港曾經是全球最熱鬧的加密貨幣金融中心,並不誇張。

然而「幣圈一日,人間一年」,當內地驟然掀起監管風暴及連番打擊加密貨幣活動,香港幣圈也爆發逃亡潮。或曰,從人民銀行到中證監的政策和法規,皆只針對內地市場,在「一國兩制」及《基本法》原則下,理論上對香港沒直接影響,為何香港的加密貨幣平台紛紛「自我封殺」,幣圈人士也準備「竄逃」?不排除有人認為「一國」和「兩制」界線日益模糊,香港以往奉行普通法原則,商業活動「非禁即行」,任何人只要沒觸犯明文法令,便可自由營商賺錢,如今須顧慮更多「隱形紅線」風險。

盡快定法規 消隱形紅線

舉例說,目前內地政府全面封殺加密貨幣活動,FTX等企業卻在香港大搞加密貨幣買賣,會否被保安局局長鄧炳強視為意圖「擾亂國家金融秩序」?一旦被當局以《港區國安法》提告,又恐不准保釋(除非能自我證明不會繼續危害國安),還押一年半載。難怪Sam Bankman Fried上周五在Twitter上慨嘆,兩年前來港創業時,「沒料到有朝一日,能否合法地入境和離境,也會是我選擇居住地點的重要考慮因素。」

很多人以為加密貨幣無非炒炒賣賣,這些投機活動棄不足惜,事實上,炒賣僅屬加密貨幣範疇當中一部分,更重要是其區塊鏈、分散式賬本、可追溯性防偽、去中心化等技術發展,很可能改寫未來金融行業面貌。亦如Michael Wu指出,美國政府同樣逐步為加密貨幣實施嚴格而保守的監管措施,卻勝在法規清晰,令業界有所適從。加密貨幣固然不宜「冇王管」,但港府應盡快制定遊戲規則,讓業界能於框架下安心發展,輸贏都心服。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