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點評】洗廁所都有過億身家

·5 分鐘文章
洗廁所都有過億身家
洗廁所都有過億身家

螞蟻集團(06688)IPO掀起全國資本狂熱,亦被內地科網打工仔形容為「最後一波造富盛宴」。根據招股文件,螞蟻截至9月底已向員工發出約20億股股權激勵,按80港元招股價計算,價值1600億港元,以該集團現時擁有約1.67萬員工計,等於平均每人手持958萬港元股份。

然而,「平均」這個字很奧妙,股權多寡除了因應職位高低,更關乎入職先後,例如早年投効就算「洗廁所」也可藉今次上市撈過億元身家,但近兩年加盟的中級人員一般只得幾十萬元揸手。此外,大多數員工獲授予A股股權,部分卻收到H股股權,含金量似乎不一樣。

螞蟻元老獲巨額股權獎勵

根據「族譜」,螞蟻成立於2011年,自當時起從阿里巴巴(09988)分拆出來獨立營運。但實際上,其前身為起步於2004年的支付寶,在2011年「豎旗」時,有數百名員工跟隨支付寶轉移至新公司任職,包括「螞蟻一姐」彭蕾(螞蟻原董事長兼CEO),這批元老臣子一概獲得豐厚股權獎勵,連部分庶務員、接待員也有options落袋。

這實在不難理解,一來阿里巴巴當時正籌備IPO(後於2014年成功在紐交所掛牌),支付寶的數百人馬轉移至螞蟻効力,不免會損失部分紅利,螞蟻自然要作出相應補償。二來在科網行業,隨着公司估值提升,授予後期入職員工的股權數量愈來愈少乃正常;換個角度看,早期員工享受的是公司日益成功之升值效益,他們有份為此出力,可說受之無愧。

事實上,螞蟻IPO一波三折,筆者有一位朋友於2015年放棄原本美資企業高職,接受了螞蟻幾乎沒有加薪的offer,志在瞄準該集團盛傳於2016年IPO,屆時可憑options大賺一筆。豈料因為牌照、法規、估值等問題,螞蟻IPO拖延一年又一年,結果接近5年後才修成正果。

在螞蟻工作壓力特別大,要熬過5年談何容易。表面上,該集團實行「271」賞罰制度,每年對20%最佳表現員工給予大幅加薪、大筆花紅、大手股權等肥美獎勵,中間的70%員工「跟大圍」加薪及發花紅,表現最差的10%會被「末位淘汰」,此制度跟中外很多科網企業大同小異。

須捱過高壓工作識玩政治

但在底裏,螞蟻對員工的工作表現及強度要求極高,尤其最近兩三年IPO之前作衝刺及疊加業務多元化競爭期,工作時間早已不止「996」(朝九晚九,每周六天)。而超高KPI會催化辦公室政治鬥爭,事關每一日都處於如生死存亡狀態,所以在螞蟻站得住腳的中級或以上員工,除了本身能力夠硬、身體健壯,還須擅長「玩政治」。可是,不少人並非被歸入最尾10%「末位」,而是自己難抵壓力離職,包括過去半年,一些P8、P9中高級人員先後離開,等不到IPO,可知他們處境有幾「地獄」。

螞蟻的職級制度沿襲自阿里,分為P3至P14。例如該集團現任董事長井賢棟屬P14,轄下資深副總裁、分部舵手、首席科學家等介乎P12至P13。一般而言,應屆名牌大學freshgrad考進螞蟻會由P5起步(若屬技術崗位,職銜為工程師),1至3年後可升至P6(高級工程師),亦有部分尖子甫入職已是P6,獲重點栽培(鞭策)。自P7(技術專家)開始兼顧管理工作,俗稱小頭目,手下通常十數人,這亦是「政治地獄」入場門檻。不少阿里人、螞蟻人拚搏5至6年後,正是在P7崗位難以適應轉變,又不可能降回去做工程師,黯然離場。

據了解,螞蟻最近兩年招聘應屆生精益求精,只提供P6崗位,基本年薪約30萬元人民幣,並承諾在4年內授予約相當於5000股A股的股權獎勵,但須做滿兩年才可獲得50%股權,第三和第四年年末分別再獲25%。按A股招股價68.8元人民幣計算,4年間的股權獎勵總值約34萬元人民幣而已。當然,期內若升職,或在每年考核中獲好評,可額外得到為數不少的股權獎勵,但這跟早期元老手持的股權價值相比,不可同日而語。

持有A或H股 同人唔同命

此外,今次螞蟻採用A+H股同步上市,員工手上股權究竟可在哪個市場套現,亦有一點分別。據悉,只有早期元老及後來聘請的境外(包括香港)員工手持H股股權獎勵,能在港股市場套現為港元(受限最少12個月禁售期,由掛牌日起計),免受外滙管制,例如能在香港買樓,或者調錢到外國。餘下絕大部分內地員工亦分兩類,有些手持A股股權獎勵,可待禁售期後賣出,又或者繼續持股;但有些員工手持的是內部股權,將在掛牌日按招股價以現金結算支付,好處是能夠早點套現,卻無法享受日後股價潛在升幅。

講到底,誰都知道最好在創辦第一年就投身阿里、騰訊(00700)、 Facebook或Tesla,不難憑options賺到過億元身家。惟這回事要講命水,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畢竟超過八成startup執笠收場,股權價值歸零。隨着行業漸趨成熟,挖掘下一隻勁爆獨角獸的機會恐將愈來愈少。螞蟻未必是「最後造富盛宴」,近一兩年不少行業中人尋求轉職字節跳動,期望搭上尾班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