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點評】監犯網騙奇案的啟示

·5 分鐘文章

記得從前有一齣港產笑片《提防老千》(2006年),戲裏由王晶飾演的肥仔老千身陷囹圄,卻可在獄中上網、賭馬,更獲獄卒斟茶遞水厚待,事關他賭術精湛,贏到的錢跟獄卒們分賬。本以為這只屬電影誇張情節,河北省唐山市早前竟上演「真人真事」。當地破獲一宗網戀騙案,騙徒居然是正在監獄服刑的囚犯。坐監為何還可上網呃錢?相信正因他憑着「一技之長」,能為獄卒創造收入。可見這個世界不論在何處,有能力帶挈大家發財的人往往都有較多話語權。

囚徒扮「筍盤」 呃單親母38萬

根據唐山公安局上周六公布的案情,當地有一名44歲單親媽媽周慧玲(化名),在2014年用微信「搖一搖」(網友配對功能)認識了男子王小坤,對方自稱為唐山市海港經濟開發區城建局副局長,看起來一表人才、沉穩老實。郎有情妾有意,兩人很快透過微信聊天打得火熱,不過王小坤一直以各種理由迴避見面。儘管從未相見,王小坤多年來以醫病、請客食飯、疏通官場關係等藉口,不斷向周慧玲借錢,周氏在3年間累計借出38萬元(人民幣.下同)。及至2016年下半年,周慧玲起了疑心,請求在政府工作的朋友查探王小坤身份。

結果發現,「王小坤」真名羅榮兵,不但不是什麼副局長,更是正在唐山監獄服刑的囚犯,早於2007年因盜竊罪入獄,被判監10年,直到2017年初才刑滿獲釋。換言之,「王小坤」由2014年跟周慧玲相識,以至隨後3年頻繁網聊、經常借錢,整個過程都是在監獄中進行。這宗騙案偵破後,羅榮兵2017年底被裁定詐騙罪成,判監8年半,重新入獄服刑。周慧玲得悉真相後覺得非常荒謬,認為「王小坤」居然能在監獄裏用手機上網、呃人,獄方肯定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她後來多番向唐山監獄、河北省監獄管理局、河北省政法委等部門投訴,官方回覆稱,「手機是由其他人帶入監獄,獄警對此並不知情」,僅向其賠償7萬元結案了事。

時隔幾年後,唐山公安局上周六突然「舊案重提」,表示關注到羅榮兵「獄內詐騙」問題,決定即時成立聯合調查組,同日進駐唐山監獄查辦。據估計,這關乎中紀委自去年起向各省市派出巡視組,翻查卷宗時發現了這單荒謬案件,懷疑有人「官官相衞」,迫使當地政府重啟調查。

這種「網聊詐騙」跟「電話詐騙」同出一轍,隨着社交軟件及流動支付普及,近年在內地日益盛行。此類騙案基本上是一種「概率+勤力」的玩意,正如一些騙徒被捕之後供稱,只要在社交網站鎖定最有機會上釣的目標人群(例如44歲單親媽媽周慧玲),再用通訊程式大量地建立聯繫(有些騙徒團夥要求「員工」每日接觸300個新目標),總有一定比率的對象最終會淪為受害者。舉例說,騙徒透過交友軟件鎖定大量40歲以上單身男女,以同一套話語模式勾搭他們,每日重複嘗試300次,哪管95%都失敗,卻可能有5%(15人)有反應並取得進展,意味一個月大約有450人初步上釣,只要當中又有5%最終被騙財,就等於每個月有20多人墮入圈套成為苦主。所以有些騙徒自白說,其實沒什麼特別竅門,無非計算概率,加上夠勤力而已。

當然,任何領域都有庸手和高手,一個普通騙子憑「概率+勤力」或許搵到兩餐,箇中精英則可發大達。若想提高「詐騙成功率」,無疑亦講求很多精妙技巧,包括洞悉人類心理,以及口才犀利。觀乎古今中外「情場騙子」都不必擁有Robert Pattinson或者吳彥祖般靚樣,甚至其貌不揚,禿頭兼大肚腩,卻憑三寸不爛之舌騙得女人心。

古語云「潘驢鄧小閒」,情場騙徒最重要是「小」和「閒」,既細心又有大量時間慢慢溝通。所以「王小坤」跟周慧玲網聊3年,騙走38萬元,相信不會一年半載才通訊一次,若非密切聊天,把對方迷得頭暈轉向,恐難取得如此「成果」。一個監犯持手機上網,更能頻繁使用,試問獄卒們怎可能不知情。

獄卒們既知情,為何任由羅榮兵「獄內詐騙」這麼猖狂?不禁令人聯想到《提防老千》劇情,首先憑口才說服獄卒讓他嘗試開展這盤「生意」,隨後果然頻頻得手,騙到可觀收入,然後與獄卒分享,有錢齊齊搵。由此看來,他似乎是一個高階騙徒,受害者不在少數,有待當地公安局查究。

擁變現之技 總會有人睇起

世事往往比電影更離奇,這單案若上演於美國,很可能被荷里活改編,拍成一齣類似《月黑高飛》crossover《捉智雙雄》再crossover《網上情緣》的經典作品。

總的而言,此類虛情呃錢奇案有兩大啟示,首先是人生很多事情都像「電騙案」和「網騙案」,離不開要正確地訂立方向、計算概率、夠勤力,便可望有不俗結果,正所謂「大力出奇蹟」。其次,若在某個領域出神入化,擁有能夠變現(monetize)的「一技之長」,有能力帶挈大家發財,則不論身在何處,都可掌握額外話語權。當然,這些才能最重要是用於正途,而非騙人害人,今次案件可視為反面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