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病房錄確診個案 醫生需隔離:防疫失敗

on.cc 東網
在公院內科病房工作的A醫生接觸武漢肺炎患者,及後出現病徵,現正接受隔離。
在公院內科病房工作的A醫生接觸武漢肺炎患者,及後出現病徵,現正接受隔離。

武漢肺炎肆虐香港,在出現多宗確診個案後,政府也開始隔離觀察個案密切接觸者。其中有公立醫院醫生,於普通病房治理後來確診的患者,現正接受14天隔離,他大嘆:防疫戰已經打輸了!

A醫生在一公立醫院內科病房工作,早前接觸了一個肺部感染求醫個案。病人聲稱自己沒有回過大陸,亦沒有接觸過患病的大陸人,情況一開始都尚算穩定,於是就被送到普通內科病房,接受A醫生治療。可是到翌日個案情況便急轉直下,要轉送隔離病房,及後確診患上武漢肺炎,連同A醫生在內的六名醫護人員也先後出現病徵,要接受十四天隔離。

A醫生憶述當時接觸個案後感喉嚨痛及流鼻水,以為是自己工作太操勞所致,直到後來收到電話才知自己接觸過確診患者。「當時都好驚,就算我真係感染,我當晚值班可能接觸過20至30個病人,進出病房都起碼有5、6個起跳,而且同唔同醫護人員都有接觸,亦啱啱同媽媽食飯,所以好擔心自己會唔會將病毒傳播開去。」

可幸的是,全部六名醫護人員的初步檢測均呈陰性反應,「其實都唔可以鬆懈,陰性都唔代表完全無事,因為潛伏期都長,多數我哋話係十四日,所以依家都喺隔離營自我監測。」A醫生又指隔離營情況尚算不俗,「大家都自己一間房,衞生環境經自己打掃後都還好,三餐有人準備,每日都會量體溫,見醫生、跟醫生傾電話update情況。」

A醫生認為自己的經歷,反映出本港政府防疫失敗,亦為醫護人員帶來一個訊息:普通病房現在每時每刻都存在危機。「之前講要咩隔離病房,要點全副防護裝備,入隔離病房就可以保障醫護人員都此情不再」,A醫生認為個案也印證已經有社區傳播、隱形傳播,「我覺得我哋已經係防疫失敗,呢場仗已經打輸,依家惟有諗點止蝕。」

防疫仗打輸了,A醫生認為政府責無旁貸,「我哋成日話防疫,實質可以做咩?其實好簡單,就係斷截源頭,封關就係防疫,但你哋(政府)後知後覺,慢人半拍」。現時造成社區傳播,就是因為無好好堵截源頭,走在疫症之前:「太多政治金錢經濟利益考慮在內,對於前線醫護人員和市民的心聲、訴求簡直係不理。」

A醫生覺得醫護人員已經盡了力,「其實武漢肺炎之前,香港嘅醫療體系已經好有問題」,公立醫院佔床率,尤其是內科是長期高於100%,醫護身心壓力都非常大,再加上武漢肺炎下,要照顧本地市民之餘,也要應付有病旅客,更要擔心求診者有否瞞報自己背景,負擔是雪上加霜,「壓力係難以想像,我會話成個醫療體系係崩潰緊。」

困在清幽的隔離營,看着出面紛亂的世界,A醫生坦言覺得心痛,因為剩下的同事要補上自己的工作,真的辛苦了很多,同時因為政府不聽民意訴求,令很多其實本身很有心、很有熱誠的同事,都不惜犧牲自己前途,走上街頭為大眾市民抗爭,但自己就在隔離營幫不上甚麼,「希望自己未來幾日唔會有新嘅徵狀,係可以無事,出嚟之後盡快返自己崗位,跟大家一齊抗疫。」

被困於隔離營內,A醫生坦言為營外辛勞工作的同事感到心痛。(受訪者提供)
被困於隔離營內,A醫生坦言為營外辛勞工作的同事感到心痛。(受訪者提供)
自己在普通病房接觸到確診個案,A醫生認為代表防疫失敗,政府拒絕封關責無旁貸。
自己在普通病房接觸到確診個案,A醫生認為代表防疫失敗,政府拒絕封關責無旁貸。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