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童墮樓 私營院舍環境惡劣 照顧者促加津助位

·3 分鐘文章

【on.cc東網專訊】子駿這宗死因研訊,除了子駿的家人外,亦吸引到一些關注私營院舍情況的人士,及殘疾人士的照顧者到庭旁聽。有私營院舍的前院友家人控訴,指院舍人手不足環境惡劣,「超級多老鼠」,院友連刷牙洗澡的無人協助,結果入住不足一個月便因無法忍受而要將親人接回家。他們指津助院舍宿位嚴重不足,希望政府能增加宿位數量。

有到死因庭旁聽的殘疾人士照顧者表示,她們最希望政府增加津助院舍宿位,因津助院舍的規管及員工安排絕對比私營院舍好,「起碼津院派藥果個係護士,唔係求其一個阿嬸(保健員)!」她們斥政府為節省開支,寧願鼓勵殘疾人士領取綜援入住私營院舍,都不肯增加津助院舍宿位,令更多家長擔心宿位問題,提早為子女「霸位」,輪候隊伍變得愈來愈長,造成惡性循環。

21歲的「彥仔」是一名有限智能(IQ70)及小胖威利症患者,自小由姨婆照顧。彥仔於2012年曾入住私營殘疾人士院舍,他的姨婆表示,她當時經常探望彥仔,見到院舍內許多令人心酸的畫面,甚至懷疑每個月總會訛稱有院友生病,以收取額外照顧費用。她無奈表示「有人愈來愈富貴,啲仔愈來愈賤」,終於不足一個月便將彥仔接回家。

彥仔姨婆表示,院舍職員會吩咐院友洗衫、摺衫、開飯。進膳時,職員不但沒有從旁協助,而且不斷催促院友「快啲食,快啲食,唔係無得添」,一眾院友便會將食物「好似倒水咁倒入口」。開飯前亦不會點人數,部分院友「訓咗就無得食」。彥仔沒有刷牙,因為「吱唔到牙膏」,有時更沒有洗澡,而院舍內「超級多老鼠」。

林女士(化名)的兒子患自閉症及輕度弱智,今年約30歲,一家人希望爭取時間相處,故一直同住,但面對宿位嚴重不足的情況。林女士最近亦為兒子「排定隊」,為15至20年後做好準備。林女士指她的兒子屬於高功能自閉症,「佢可以返工,但一個人住、打理成個屋企就應付唔到」,如果將兒子送去普通宿舍,會浪費訓練多年的自理能力。林女士多年來爭取小型家舍,希望安排數個高能力自閉症患者同居,並安排社工從旁協助及跟進,可惜暫時仍未能成功爭取,她強調每個殘疾類別的需求不同,「唔可以塞晒入去成人院舍」。

【更多即時新聞詳情請上東網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