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患癌、化療28次 林芷煖忍痛追羽毛球夢:痛是因自己忍不到

·4 分鐘文章

今屆東京奧運尚未完結,帕運將於明日揭幕,為期約兩周的比賽,期待各位運動員能為港再創佳績。除了港隊代表,羽毛球傷殘運動員 林芷煖(Calista) 也受到關注,雖今屆因傷未能參加,但其樂觀個性,加上甜美外貌,深得網民歡心。陽光女孩背後的經歷,誰想到她曾患骨癌,接受 28 次化療,左手還要換上金屬臂,但她現時已經接受自己,甚至積極追夢,沒有因自己過去而一蹶不振,不再向前走。

10歲患骨癌、化療後像「屍體」般

林芷煖出身羽毛球世家,於 8 歲時接觸羽毛球,一試便愛上,每天跟弟弟一同練習,並參加多個學校區內比賽。可惜,她在 10 歲時,左肩突然劇痛,經檢查後證實患骨癌,對於一個小孩而言,完全晴天霹靂。雖然當時未知生死,但她依然想著羽毛球,甚至請求醫生在化療前,讓她作最後一次比賽。 化療過程痛苦無助,她曾在訪問中憶述,會又吐又暈,每次都要 3 至 4 天後,才能起床和吃東西。有數次,醫生曾加重劑量,她更是意識不清,聽不到別人講話,甚至失禁,需住進隔離病房,她形容自己當時就像「屍體一樣」。儘管無數煎熬和打擊,但她對羽毛球的愛仍未被磨滅掉,於病房內揮拍,成了她的消閒日常。

「好像再沒有事可以擊倒我」

長達一年半的化療期間,她亦接受手術,左肩和上臂都換上金屬骨,郁動都有困難,日常生活歷不少阻礙,而且還會很痛。她曾在 IG 分享經歷,指身體「完全被打敗得體無完膚」,除要「努力融入全世界都覺你是異類的中一插班生」,因部分身體組織被切除,怎麼練狀態也不大如前。 但她都努力承受,曾在其他媒體的專訪中,笑言「我甚麼都經歷過,好像再沒有事可以擊倒我」,並慶幸自己不是籃球員,因羽毛球不需雙手並用,只講求平衡。她更指自己算是幸運,腫瘤長在她不常用、不影響行動的副手,因此能夠再打羽毛球。在低谷中仍找生命中的小確幸,林芷煖就像顆黑夜中的星星,發出耀眼光芒。

重返羽毛球場、金屬臂「輕則甩骹,重則甩手」

林芷煖住院後重返球場,積極努力練習,更在畢業後幾年,放棄全職電影美術指導工作,一度過零收入的生活,直至 2018 年,她加入香港傷殘羽毛球代表隊,為港爭奪獎項,成首位女子羽毛球運動員獲得 亞洲殘疾人運動會 SU5 單打單循環賽銅牌,並在其後的澳洲賽事再下一城。她在 IG 分享喜悅,指自己在比賽後的第二年,終於可以轉做全職運動員,「每日都擔心有否做錯決定,所有事都是未知數。只好相信自己,日練夜練,今天我終於做到了! 由於換上金屬臂,需要避免劇烈動作,她在練習羽毛球時,承受不少痛楚,但她卻在訪問中,樂觀指自己不知甚麼才是痛,「會覺痛是因為自己忍受不了,才會這樣想,可能在別人身上那不算甚麼。」對於金屬臂的不便,她亦輕描淡寫,稱零件有斷裂風險,「輕則甩骹,重則甩手」,打球時需以特製的帶固定,讓左手不有太大擺動。

因十字韌帶斷裂未能打今屆奧運

林芷煖視今屆奧運為目標,參加多項賽事,爭取排名,惟在前年的杜拜殘疾人羽毛球國際賽,她的十字韌帶斷裂,需要養傷,未能趕及今年比賽。當時她在八強賽裡,遇世界排名第 3 的中國選手,因遇強愈強的心態,她的打法非常進取,結果在一次擊球落地時,腳感到刺痛。她形容痛得像蟲子般卷起,儘管不想認輸,但她面對對手下一球發球,卻動也不能動,倒在地上,回港始知傷勢嚴重,或不能再打羽毛球,令她不禁落淚,指「痛,我不哭;不能當運動員,我才流淚。 現時她已經接受手術,以及一年多的物理治療,開始重返球場受訓,並盼在下屆倫敦奧運能夠出戰,筆者亦祝福她能繼續於球場上大放異彩。

相關文章:

曾與謝影雪打進兩屆奧運 潘樂恩因傷患轉投教練:原來受傷會被淘汰

陳遠群:我是長者 #88歲才開展好人生

女性數理一定較差、唔夠理性難成大事?疫情下這幾件事話你知女性一樣能幹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