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不危險」=最危險

星島日報

【星島日報報道】N年前,「美麗空姐作家」藍海寧已再三叮囑小弟:「碌哥,你成日四圍飛,記住呀!飛機 陸後,仍要綁緊安全帶,直至機師明確宣布了可解除為止。因為不少飛機災難,皆在 陸後發生,例如煞掣系統失靈;要抽頭再飛;機師判斷錯誤滑出跑道;撞 其他跑道上飛機 其實,飛機在空中,相對上非常安全,反而 陸後危機四伏。不過,弊在絕大部分乘客皆以為飛機一 陸已安全,不單止紛紛解除安全帶,更站起來取頭頂櫃內行李。一旦出事,這類客人必非死即傷,因為全部已失去應有的警覺性!」

諗起海寧的忠告,因周日沙田賽馬,跑到第九場時,發生慘劇。只來香港客串一天的著名澳洲騎師安國倫,策騎大摩馬房、莎莎化妝集團太子女郭詩雅的「美麗寶寶」,一開閘,馬匹失蹄向前跪,安國倫明顯沒有戒備之心,立時由馬頭前面摔下,從慢鏡看到,頭部先 地,這下,可能已傷及頸椎骨,即時全身無法移動,到執筆此時為止,下半身仍失去知覺,能否再策騎,甚至再行動如常,可能要聽天由命。

賽馬,乃極高速運動,故此,騎師在陣上,必定非常專注。但有兩刻可能稍稍鬆懈,一為馬匹出閘起步,時速仍慢,另一為馬匹已過終點,不再需要高速奔馳,大可收韁而回。不過,原來以上兩段看似「最不危險」的時刻,乃屬最危險的,因騎師多已放鬆戒備,一但出意外,反應必較遲緩,不能夠即時保護自己,在墮馬時,以受傷機會最少的姿勢卸力,然後落地。

沙田賽馬史上,最令人心痛一役,為英國明星騎師戴萊,在二○○六年六月,策騎「銀星一號」,完成賽事,完全過了終點後,明顯心情鬆弛,已半企起時,忽然馬匹急煞,戴萊在毫無防範下向前俯衝,頭先 地,立時昏迷,終於兩天之後離世。

阿碌開咪 曾智華

專欄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