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知父出軌 長女感被背叛

東方日報 OrientalDaily
長女許美玲昨完成作供後留在法庭內。(黃偉邦攝)
長女許美玲昨完成作供後留在法庭內。(黃偉邦攝)

中文大學醫學院副教授許金山於一五年利用裝有一氧化碳的瑜伽球,涉嫌毒殺妻女一案昨於高院續審。控方傳召被告的長女出庭作供,她表示自己應是家中首個發現父親與女助理有染,她當時感到被背叛;她又指當母親後來得悉被告的不忠事件後,最初很傷心,她亦成為了父母間的溝通橋樑,後來母親才慢慢接受現實。長女又稱與死去的妹妹關係最好,但妹妹為人衝動,有過度活躍症及讀寫障礙;她並指兩姐妹均有學業的壓力,曾想過自殺並擔心妹妹亦有同樣想法。

五十三歲被告許金山,被控於一五年五月廿二日謀殺妻子黃秀芬(四十七歲)及次女許儷玲(十六歲)。長女許美玲(年約廿二歲)昨在庭上作供,兩父女因而有機會「近距離」見面,期間被告緊緊望着女兒,時而會心微笑,時而傷心流淚。長女作供完畢後,亦要求能留在庭內,獲法官批准,而她聆聽其他證人作供時,亦有不時飲泣。

指妹自小有過度活躍症

長女表示,早於一五年二月已赴馬來西亞讀醫科,案發時不在港。她視二妹許儷玲是其「心靈伴侶」,二人無所不談。但二妹為人衝動容易動怒,自小有過度活躍症的二妹亦喜作弄他人,曾戴恐怖面具嚇鄰居,亦曾因與同學及老師關係欠佳而需轉校。長女又透露她自己十六歲時被確診有焦慮抑鬱及有專注力問題。被告只緊張兩姐妹的成績,並認為二人不夠努力,惟她們均認為永不能達到被告期望,因此兩姐妹均對學業感到極大壓力。

長女又稱被告最大問題,是將她們的壓力「睇低到係一個好容易就解釋到嘅問題」。長女於一五年一月向被告發電郵剖白其壓力,但被告的回覆,只談及個人經驗,再推介她看學習方法的書。長女稱當時感沮喪想過自殺,相信二妹會有同樣想法。

稱母漸漸接受父婚外情

對於被告的女學生兼研究助理Shara Lee,長女表示對方自四年起,已替她及二妹補習中文。約於一二年,她發現Shara與被告異常溝通頻密,且非常友好,她認為二人有婚外情。不久母親也知道了二人的關係,感到非常憤怒及不開心,父母為此常爭吵,她則擔當調解員角色,在父母之間傳話及溝通。至一三年底一家人在海外度過長達三周假期後,各人輕鬆不少,母親亦漸漸接受被告有外遇。

長女續指,案發日她在馬來西亞收到被告來電,聽到他哭述母親及二妹已死。惟她當時認不出被告的哭聲,更以為是整蠱電話,直至有人拿過電話向她解釋,她才相信。她翌晨返港後立刻回家,見到被告一直在哭且情緒激動,在她心中被告一直是強人,她憶述自出娘胎,從來未見過「這樣子的父親」。

案件編號:HCCC 374/2017

其他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