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被壓碎但也是值得」,關注囚權組織「石牆花」宣布解散

·8 分鐘文章

關注囚權的民間組織「石牆花」宣布解散,該組織是自反修例運動以來支援社會運動在囚人士的重要組織之一。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日前批評囚權支援組織,協助獄中人利用特權建立影響力、危害國家安全,「石牆花」今早(14日)刊出解散聲明,稱「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結業」,苦苦經營9個月後,終要宣布正式結束。

除仍在處理的個案,「石牆花」將不再向任何人提供服務,其辦事處亦即日起停止服務,社交媒體亦會停止更新。組織昨天起已不再收取任何有關物資券的收入,並會盡快分派所餘探監物資將給家屬;至於公司戶口的餘下財務事宜,仍有待商討安排。「石牆花」將會依據法律程序向公司註冊處申請撤銷註冊及解散,亦會按照勞工法例遣散現有員工。

邵家臻今早向記者表示,員工在星期日晚上商議後決定解散。問及解散是否因為政治壓力,他稱「不多說」、「大家心照,大家心裏有數」,又指有留意政府近日的說法,都是他們做決定時的參考資料。當記者問到會否擔心在囚者難以再獲得支援,邵家臻沉默後流下眼淚。

「過往我們每一步都步步為營,每一步都提醒自己我們在做一個人道支援,但到今日我們無法走下去。」他說。

聲明寫道:「就算最終被壓碎,但之前換來的時間也是值得的。對不起,我們已盡力了,而這份努力本身就是石牆生花的故事。」

物資支援,被政府批評為在囚者建立特權

「石牆花」去年底成立,由兩位全職社工,一位全職及兩位半職人員組成,跟進在囚人士的個案,以及組織筆友計劃。在香港,監獄嚴格規定在囚人士的生活用品及食物規格,家屬初時未必能完全了解狀況,因此「石牆花」會在在囚者家屬登記後,代為採購及整理物資。邵家臻日前表示,目前大概有300人因社會運動身在獄中,他們處理約150個在囚人士的物資支援,亦正替百多人收信、寄信。他們的支援工作除還押物資支援,還有情緒支援、以及福利申請等。

組織過往就囚權議題、獄政改革多次發聲,包括在今年5月,以33小時收集十萬人聯署,就獄中酷熱情況要求懲教署作出改善,包括容許家屬為他們申請退熱貼、便攜式電動風扇、太陽油、太陽眼鏡等;更改飲用水全為滾水的情況、提供凍滾水飲用;以及改善獄中隔熱、抽風設備等等。當時署方回覆,一直有改善獄內的羈押環境,包括更換風扇、加裝牛角扇、安裝新式閘門和窗戶,並會按計劃加裝防自殺設計的滾筒扇。

本以為無關政治的囚權支援,卻惹來非議。2021年9月2日,收押於羅湖懲教所候審的民派初選案、47人案被告之一袁嘉蔚,被指與另外5名囚犯收藏髮夾、文具的違禁品,遭到紀律處分,及後引發18名在囚人士集體抗議。最終,香港懲教署出動應變部隊「黑豹部隊」及警衛犬隊處理事件。

9月4日,懲教署署長胡英明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管有違禁品並非小事,「就變作招攬他人,勢力就是這樣形成,以前黑社會都是這樣去收人。」

風波繼續發酵。9月7日,保安局局長鄧炳強主動向傳媒提及事件,不點名批評有團體透過運送物資往監獄,囚犯再利用這些物資,「在裡面招攬一些追隨者,從而利用這些特權建立影響力,令到監獄裡面的人受影響,從而更加憎恨政府,憎恨香港政府以及可能憎恨中央政府,從而危害國家安全。」

2021年6月29日,西九龍裁判法院,一班支持者追著囚車,聲援因反修例運動而被捕的被告。
2021年6月29日,西九龍裁判法院,一班支持者追著囚車,聲援因反修例運動而被捕的被告。

「罪不敢當」,曾計劃以人道標準繼續服務

面對連環炮轟,組織創辦人、社福界前立法會議員邵家臻日前曾形容,這些批評是「跳躍式邏輯」。

「從2017年我開始關心囚權,及至我坐監、出來後以議員關注,後來成立石牆花、關心獄中酷熱問題……我跟處長(鄧炳強為前警務處處長)多次隔空交手。今天到局長開聲,對我來說當然是升level。當然,跟反中亂港掛勾,也是升level。」組織解散前的9月上旬,邵家臻曾接受《端傳媒》訪問,「我們的回應有四個字,罪不敢當。罪不敢當,太大的罪名。」

邵家臻說,以往組織或被批評多番挑戰獄政使監獄管理艱難,但指控提升至國家安全的級別,對他們來說是「消化不來的」、「沒有預料到的」,他亦認為「風馬牛不相及」;但他明白,「這是對我們很大的紅色警號。」

當時,「石牆花」馬上開會商討。他們當時決定減少在網上呼籲募集物資,但會繼續服務,以守住人道底線為原則。邵家臻強調,這其中包括國際人道標準,以及監獄本來存在的規則。「他們有權寄信出來,還柙人士每天一封、定罪人士每星期一封,這些事沒罪的吧?沒問題的吧?你們定的。書信內容沒得裡應外合,所有信都是懲教審批的。」他說。

邵家臻認為,鄧炳強的說法對關注囚權的組織有很大的誤會。「你說我們多管囚事沒問題,但我們做的物資、寄信等各樣東西,都是在懲教署的標準下做事,沒有特權。朱古力、爽身粉,你說包就包,這個版本就是這個版本,少許變動也不可以。」他說。

當時「石牆花」亦重新審視了他們的工作,「這些誤會,是不是我們的工作在有意無意之間做成的呢?」。他們當刻決定微調工作,不再公開籌集物資。今年3月,監獄指定的朱古力零食,廠商停售40克包裝、改出37克包裝,但當時獄方未更新認可物品清單,變相切斷朱古力的供應。「石牆花」於是發聲,希望市民幫忙購買僅存的舊包裝朱古力,傳媒亦爭相報導。

坊間踴躍籌集的舊版朱古力,曾堆滿貨倉一隅。但是,這種公民行動再不容於今天的香港。

在長沙灣的貨倉中,他拿出兩支藍色原子筆。這兩支均屬同一牌子的原子筆,一支印有銀色標誌和一個牌子名字,但另一支轉換新裝,未有印上牌子名字。「很Minor對吧?」小如螞蟻般的字樣,卻是極大分別,由於舊包裝已經停產,新包裝卻因為外貌不同,未能申請進獄中。

解散前的「石牆花」,仍然在思考走下去的方法:「不夠筆我們不會再叫大家找,我們只會告訴大家哪裡有筆賣,溫馨提示某種牌子已停產、或已改包裝,麻煩懲教署留意一下。其實也不是爭取多一支原子筆,不是的。本來也是一個月兩支藍色原子筆,不過它轉了(包裝),請你也轉。」他笑說,「有時覺得我們像替懲教打工。」

「風雨總有限期」

2019年,邵家臻因參與「佔領中環」被判入獄8個月。囹圄之內,他親身體會到獄中的物資是何等缺乏:「真的不足為外人道。」例如每名囚犯入獄之初,會獲分配1個馬克杯,「飲水又是用它,食粥又是用它,漱口也是用它」;以及1隻超薄膠湯匙,因其形狀俗稱「艇仔」。

邵家臻表示,不論囚犯的刑期是短短數月,抑或整整十年,這兩種物品,即使於使用期間有所損毀,都不能更換。

石牆花回應政府說法後不久,9月11日,懲教署署長胡英明再次就此事作出評論。他表示袁嘉蔚於獄中曾與其他囚犯擁抱,並有人舉紙牌英雄式歡迎;可見袁嘉蔚以違禁品「傳播意識形態」,令囚犯們「潛意識地」追隨袁嘉蔚:「就像恐怖組織招募追隨者。」及後,袁嘉蔚因擁抱事件,被罰單獨囚禁10天。

短短10數天的批評與回應交鋒,再有一股民間力量在壓力下解散。「石牆花」在聲明末段這樣寫道:「我們現階段要專心完成結束工作,並不會接受媒體採訪,請諒。風雨總有限期,牆內牆外的人,『最緊要人無事』。」

原文鏈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10914-hongkong-wallfarehk-disband/

端傳媒:https://theinitium.com/misc/about/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