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數碼藝術家巫男Isaac Spellman解構他夢想中的元宇宙家園

Facebook宣佈進軍元宇宙以來,這個名詞便如雨後春筍般湧現。 但到底元宇宙是甚麼?

對本地數碼藝術家巫男(Isaac Spellman)而言,元宇宙是 讓他逃避寂寞、創意無窮無盡的地方,也是他投身創作藝術最大的原 因。巫男自大學年代開始創作數碼繪畫,二十歲出頭已受邀為Lady Gaga在她的Super Bowl表演創作宣傳動畫,以及與Vivienne WestwoodadidasREEBOK等知名品牌合作。

的確,無窮無盡是元宇宙的願景。元宇宙這個概念首次出現在 1992科幻小說《雪崩》中,由「meta」及「universe」二字組成。二 十年後,數碼遊戲《第二人生》進一步呈現出元宇宙的雛形,玩家可在 這個虛擬生活平台透過替身交朋結友、娛樂、購物、欣賞藝術甚至建造 房產,以豐富他們的虛擬生活。然而,由於缺乏去中心化技術支撐,以 及身臨其境的體感體驗,《第二人生》很大程度上仍停留於遊戲層面。

直至2018年,由史提芬史匹堡執導的科幻電影《挑戰者1號》 (Ready Player One)更具體地呈現出一個沉浸式虛擬世界,名為 「綠洲」(Oasis)。整個電影故事差不多都在這個虛擬世界中發生。

作為世界末日後的避難所,「綠洲」是電影中絕大多數人選擇 生活的地方,希望逃離地獄般的現實世界。玩家可透過VR裝置及體 感服設備,在這個虛擬世界中得到各種沉浸式感官體驗,並透過數碼 替身(avatar)交朋結友、闖關歷險。「綠洲」這個概念,被認為是 最接近元宇宙的演繹。

這種由科幻電影帶出的奇想,啟發了巫男的無數作品。數月 前,他受到電影《沙丘》(Dune)所啟發,透過NFT交易平台 Artzioneer推出他首個NFT系列「Dunity」,並於K11展出。該系 列透過旋轉裝飾,以走馬燈的形式,娓娓道來創作者的構思。

到目前為止,加密藝術的展示方式就像「Dunity」一樣,主要在 於物理層面,透過投影器和電子屏幕等裝備把數碼影像呈現眼前。但 隨著全息和體感設備等技術的急速發展,相信我們很快便能「走進」 一件藝術品,在栩栩如生的3D世界中,身臨其境地感受藝術家希望 傳遞的訊息。

如果元宇宙是大勢所趨,虛擬家居將是未來新趨勢。從《模擬人 生》到《夢幻花園》,這類讓玩家建構虛擬家園的電子遊戲一直大行其 道,意味每人心中或許都渴望擁有一個存在於虛擬世界的第二家園。加 上,世上首個虛擬家居「Mars House」現已可供出租,作為舉行虛 擬活動的「場地」,足見虛擬家居的潛力。

對於巫男,家是一個讓他可以任意創作的私人天地,而元宇宙能夠打破真實 居住環境的局限,讓他的發揮空間更寬更廣。我們邀請他繪出夢想中的元宇宙家 居,並透視他作為本地藝術家,對NFT前景的看法。

是次作品有何創作構思?

我的元宇宙家居是一個擁有無限空間可能的小空間。在這裡,我們所認識的 物理定律不再存在,物件的比例都是自由的。在元宇宙,數字化的房屋就像遊戲 《模擬人生》的概念一樣,玩家可以在數字空間中打造夢想家園。看到我童年其 中最喜歡的電子遊戲被套用到現實生活中,感覺很奇妙。

我對西洋棋一向情有獨鍾,因此它成為了我元宇宙家居的建築基礎,而棋盤 上的方格成為通往鄰居住宅的傳送門,猶如一個袖珍宇宙。這個概啟發自加拿大 科幻恐怖電影《心慌方》(Cube),電影中部分立方體都裝有致命裝置,只是我 的立方體比較魔幻,一點也不危險。

接觸數碼藝術的契機是甚麼?

大學二年級時開始在平板電腦上繪畫,當時只為打發時間,誰知越畫越喜 歡,慢慢摸索到自己的路。對我來說,繪畫純粹為興趣,而成功是一種驚喜。起 用巫男的名字因為自小喜歡塔羅占卜,對女巫、魔法的神秘世界十分著迷,成為 了我不少作品的主旋律。

作為數碼藝術家,選擇一個詞來形容自己?

「魔幻」是我作品的代名詞。我特別喜歡看魔幻電影,例如《引力邊緣》 (Gravity),經常在電影中汲取靈感,並希望透過畫作,實現真實世界不存在 的事物。自始至終,我創作藝術最大的 原因都是聊以慰寂,因為我的作品色彩 繽紛、天馬行空,對我來說是一種對寂 寞的逃避,讓我可以進入第二個世界, 體驗第二種人生。但相反,寂寞對我來說是創作的動力,有時不可或缺。

可否介紹一下你首個NFT藝術?成績如何?

是次NFT系列以Infinity stone 為主題,石頭一顆顆,配合虛擬貨幣的 概念。這次合共賣出兩件作品,分別是 「SUPERRARE」的《Realities》 及「RARE」的《Steel Mind》,

除去Mystery Box的收益,分別以港幣39,000 (約1.41 ETH)和16,900(約 0.61ETH) 成交。

我十分慶幸第一次創作NFT便有收穫,但其實我不太看好NFT藝術的發展。 作為本地插畫家,我始終認為NF T是屬於有錢人的遊戲,炒作成份居多,對作品 的藝術價值、概念及內容反而不太講究,以至市場上不少NF T作品為做而做。創 作者有名氣,便能賣得好價錢,因此大部分藝術家的NF T作品都炒不起。雖然我 第一次創作NF T便成功出售,這十分幸運,但我並不打算繼續花時間創作NF T, 對我來說,為炒作而創作,沒甚麼意義。

你近八成的作品均為商業作品,在行內是否常見?

這並不常見,因此我實在非常幸運,得到不少品牌的青睞,而且邀請我合作 的品牌種類繁多,每次創作都有不同體驗,令我十分感恩。我的商業作品涵蓋封 面、書本插畫,至實體壁畫等,每次都有新發現。例如早前為一家補習社創作的 課本插畫《逍遙遊》及《六國論》,這是我首兩幅帶有東方元素的作品,令我發 現原來這種風格很受歡迎,對我來說亦是一種全新體驗,未來我會嘗試更多帶東 方色彩的作品,例如演繹《山海經》。

不同品牌跟我合作,可能因為欣賞我的繪畫技巧或用色。我一直覺得現實太 沉悶,而理想中的世界應該是魔幻而繽紛的。其實六年前剛開始繪畫時,我的配 色技巧很差勁。當時我的作品以螢光色為主,比現在的作品單調,還在嘗試的階 段。現在的作品越來越精緻,對不同色彩的混搭也越來越有信心。

香港具備數碼藝術家發展的土壤嗎?

近年情況改善了很多。我認為香港人尊重藝術,願意投資在藝術上。不少品牌邀請我為他們創作,除了基本的大方向,一般都 給予我很大的創作空間,而且很少改動,這對藝術家 來說也是一種尊重。

數碼藝術其中最大的價值是甚麼?

這一定作品的故事性。我的作品都隱含故事,透 過人物及魔幻元素,反映主角以至我自己的內心世界。 例如其中一件我最喜歡的《Queen’s Gambit》,在 去年的Affordable Art Fair以港幣8000售出,它是 我對該電影劇的反思。人生就像走在棋盤上,一子錯, 滿盤皆落索,所以每一步都需三思。我很喜歡西洋棋, 因此在不少作品中都有棋盤的影子,例如另外一幅我十 分喜歡的作品《Ballroom Of My Mind》。這幅作 品主角是一對幾經風波的同性戀人,排除萬難都堅持相 守。雖然窗外一片風雨,但一對戀人落子無悔,對一切 挑戰處之泰然,眼裡只有對方,在棋盤上翩翩起舞。

另外,數碼藝術能夠呈現油畫很難做到、或做不 到的效果,例如完美漸變、動畫等,令數碼藝術的世 界更闊、更豐富。話雖如此,我最近亦開始涉獵傳統 藝術,嘗試以塑膠彩創作我以往的數碼插畫,希望挑 戰自己,發掘新的創意。

想知道更多關於 #家居改造 #室內設計 #空間運用 資訊,記得追蹤【HomeJournal美好家居】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