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設計師為白羅斯退伍軍人設計的木教堂

·2 分鐘文章
image

在都市壓迫中的我們往往需要安寧的心靈居所,而對上一代或另一個時空中逃避戰火和天災人禍而落難異鄉的移民尤其如是。

居於倫敦的一班二戰後的白羅斯退伍軍人,在北倫敦的社區70年來都使用一個臨時小教堂,今天,一個香港建築師終於為他們建造了一個永久的木教堂。

被委約的建築師蘇子葳親身到白羅斯鄉村,尋找當地16世紀的歌德磚造教堂和18世紀的巴洛克式傳統木教堂,作大量現場素描,把充滿柔和美的微型建築細節一一記下。更重要是,蘇跟當地人作深度訪談,了解他們的日常生活,以及他們的民族經歷二戰和1986年切爾諾貝爾核電廠幅射泄漏的磨難創痛。雖然在香港成長、在英國進修及定居的蘇來自不同的文化和民族,但他相信建築從設計到使用都是「情感」的旅程。他把白羅斯傳統教堂風格、和所聆聽到的故事所化成的情感元素都放進白羅斯移民紀念這兩段歷史的教堂裡。

這個教堂名為Belarusian Memorial Chapel,也是自1666年的Great Fire of London後首座木教堂教堂。它被十多棵白羅斯最常見的白楊樹包圍。教堂由內裡的聖堂到外在的牆身屋頂皆為木材所建,回應白羅斯人以木為主要材質的生活形態,以及白羅斯傳統木建築。身在這個故鄉氣氛瀰漫的搖籃中,白羅斯居民和外來的訪客都在這「無窗戶」設計的教堂得以進入異常靜謐的自省和內視的時刻——教堂兩側頂部和底部的磨砂窗子引入柔和的陽光,但看不見外邊的風景,反之亦然。

二戰時期,納粹德軍會把白羅斯村民趕到村落最大的建築,即是木教堂,把他們鎖在裡面,一把火把他們連同教堂燒成灰燼。如今,這個如像火柴製成的小盒子在晚上亮起燈光時,如在大海中導航的燈塔,原來這引路之光是回應村民對當初納粹到處用電筒照射的恐怖記憶,在70年後將之轉化成紀念和治癒之光。

撰文:wj

網頁:https://divisare.com/projects/337189-spheron-architects-joakim-boren-helene-binet-belarusian-memorial-chapel
___________________
活過不白過
Follow us on IG:https://bit.ly/2yjkquY
___________________

#OnlyLiveOnce #建築 #木教堂 #教堂 #BelarusianMemorialChapel #greatfire #倫敦 #白羅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