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鴻彥專欄】中國經濟似89前夕

雅虎專欄作家
重提87至89年發生的經濟問題,是因為這段時間屬於中國近代史上有記載的滯脹期。(圖為1989年中國的菜市場實況)
重提87至89年發生的經濟問題,是因為這段時間屬於中國近代史上有記載的滯脹期。(圖為1989年中國的菜市場實況)


寫中國經濟正陷入改革開放以來最嚴重的危機,風險很大。護航者一般以美籍華人作家章家敦主張多年、關於中國崩潰預言的落空,去訕笑任何一個看淡中國經濟的人,並附以一句「不會得逞」。中國,從來都不喜歡被批評,那管你是「自己人」與否,不過沒有批評不等於沒有問題,特別是市場經濟不管你喜不喜歡。

被喻為市場經濟拓荒者的中國經濟學家薛暮橋,在1996年出版的《薛暮橋回憶錄》中有這一段:「1987年4月一次會上,他發脾氣,指責有人把經濟形勢描寫得『險象環生』、說成『大事不好』,存在『驚慌失措和悲觀情緒』,他批評關於要創造寬鬆環境以利於改革的主張。」

這裡的「他」其實是國務院的一位領導,而所謂的「改革」是指由計劃經濟過渡至市場經濟,並推出叫「價格闖關」的重大政策。《薛》書中所指的經濟形勢「險象環生」,說的是上世紀80年代末中國經濟面對的一次經濟風暴。

1987年年初,中國的經濟已呈現外強中乾的苗頭,其時消費物價指數(CPI)及本地生產總值(GDP)分別約5.1%及11.7%,不過通脹問題在貨幣寛鬆環境下(M2及M1增長約20%至30%)越趨嚴重。中國通脹在1988年年初已升至9.4%,而且1989年2月更升至28.4%的高位。

引發89風暴的其中一個原因,除了寬鬆的貨幣政策推高通脹外,另一個更重要的因素是將民生物資價格由國家統一定價過渡到市場調節定價,中國將這次調整稱作「價格闖關」,其時肉、蛋、糖及菜的定價,由國家統一改成市場化,結果物價一下次飈升,1988年豬肉價格上升60%,菜價上升31.7%。

重提87至89年發生的經濟問題,是因為這段時間屬於中國近代史上有記載的滯脹期(Stagflation),所謂的滯脹期不一定會出現衰退,但往往伴隨的是高通脹與高失業率,試想一邊面對誇張的通脹,但另一邊卻承受失業之苦,最終誘發另一場更大的風暴。問題是今天會否出現類似危機?

擁護「地平說」的人永遠不會接受地球是圓的,等於認定中國經濟強大沒有弱點一樣。的確在中國經濟規模超日趕美,GDP年增長率連年達到6%的驚人數字下,說中國經濟出現危機須要勇氣。

目前中國遇到的危機有點像89年前夕,特別是1月份通脹已達到5.4%(食品價格按年升20.6%,其中豬肉價格按年升超過1倍),1987年通脹源自需求急升,但這次引發的超級通脹是來自供應鏈斷裂,情況有點像上世紀60、70年代的美國,當時她們的通脹達到雙位數以上。通脹升溫,但更嚴重的問題是中美貿易戰加武肺肆虐下外資撤走,失業率肯定會逐步上升,屆時會否重演89經濟危機,視乎中國政府能否及時有效行動。

筆者認為,隨著疫情自武漢擴散至全球多個國家,中國難以單純地以貨幣貶值去增加出口競爭力(因為日韓歐會爭相貶值),取而代之的是飲鳩止渴,一邊印錢增加基建解決危機,一邊繼續推高通脹誘發危機。

執筆之際,傳來美國著名「地平說」支持者、業餘火箭發明家休斯(Mike Hughes)身亡消息,終年64歲。休斯嘗試以自家研發的蒸氣火箭升空並證實地球是平的,可惜未竟全功卻意外身亡。他臨終一刻仍然認為地球是平的,仍然相信蒸氣動力可以讓火箭升空。

無知不分國界,你們最討厭的美國一樣有你們。



更多觀點:

【Ben Yu專欄】Work from home與Home Office

【梁美芬專欄】信任度低 誠意搭救

【王永平.港事港情】港府抗疫沒有善用一國兩制的優勢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