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鴻彥專欄】中國經濟的恐怖數據

雅虎專欄作家
下周中央會公布2月份外商直接投資(FDI)、M1、M2以及生產物價指數(PPI)及消費物價指數(CPI)等連串數據
下周中央會公布2月份外商直接投資(FDI)、M1、M2以及生產物價指數(PPI)及消費物價指數(CPI)等連串數據


「從M1和M2的貨幣剪刀差趨勢來看,中國企業已出現『流動性陷阱』現象。」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盛松成在2016年7月出席一場論壇時,首次提出中國企業或出現「流動性陷阱」,讓市場悸動了一下。與4年前不同,今天中國企業在新冠病毒肺炎(即是武漢肺炎)下面對的並非單純的資金過多投資無門陷阱,而是資金鏈真真確確地出現斷裂危機。究竟問題有多嚴重?

解釋中國企業面對什麼危機前,要先搞清楚什麼是盛松成口中「M1和M2貨幣剪刀差」及「流動性陷阱」,同時要指出盛松成的錯誤。

首先M1即是經濟學所謂的狹義貨幣,M1包含5項要素,分別是流動貨幣、機構團體存款、農村存款、個人持有的信用卡類存款以及企業活期存款。而企業活期存款普遍被視為老闆口袋的流動資金,是M1最重要的組成部份,佔約40%,所以不少經濟分析員會以M1的多寡去判別企業資金流是否健康、有沒有投資意欲等等。

至於M2即是所謂的廣義貨幣,M2除了涵蓋M1外,還包括居民儲蓄存款、企業定期存款、外幣存款、以及信託類存款。盛松成所指的「M1和M2的剪刀差」,其實就是M1與M2年增長率的差距(Spread)。

經濟學家認為,M1年增長率高於M2增長率的話,意味民間投資對於未來持正面看法,願意將錢放在息率較低的活期存款,準備隨時投資;相反M1增長率低於M2增長率時,往往意味民間投資對未來看法審慎,只願將資金存在定期以收回穩定回報。

至於流動性陷阱一般指即使再寬鬆的貨幣政策、再低的利率亦未能吸引投資者將口袋的資金拿出來投資,這種現象在推出零利率政策的日本便曾經出現。

盛松成提出的企業「流動性陷阱」是典型理解錯誤,他指出「M1與M2貨幣剪刀差」時,正值中國M1錄得25.43%增長,較只有10.22%增長的M2有著15.21%的差距,這個差距亦是自2010年後、6年以來的最大差距。盛松成將M1增長視為過多的流動性。

為什麼重提央行司長的一番話?因為今天中國的M1與M2差距恰恰是2016年的相反,即是M1的增長低於M2增長,出現另一種現象。根據中國官方統計數據,2020年1月的M1是零增長(相當於54.55萬億元人民幣),創了近30年以來的低位,相反M2則仍然錄得8.4%的增長(相當於202.31萬億元人民幣),M1與M2之間的差距是負8.4%。

中國M1增長率低於M2增長率並不是什麼稀奇事,過去10多年便多次出現有關現象,不過M1增長率低於M2增長率往往出現在環球性金融危機後,較明顯的分別是美國金融海嘯(2009年1月錄得負12.06%)及歐債危機(2012年5月錄得負14.42%)。如今中國面對的不是環球性金融危機,而是自身出現貿易及疫症危機。

由於中國M1有40%來自企業的活期存款,因此1月份出現30年以來的最低增長已敲響警號。值得留意的是,傳統上M1的增長在1月屬於偏低,原因有二:1) 企業在春節前支薪、年終花紅等令企業活期存款大減;2) 民眾在春節減少消費而令資金回籠時間較長。不過今年情況特別。

面對中美貿易戰中國企業的流動資金已所剩無幾,1月份M1零增長反映他們須要一個健康正常的經濟體,令廠房的產物可以出售資金可以回籠,不過目前環境之惡劣你知我知央行也知。為此中央才被迫以逆回購方式放水1.2萬億元人民幣、A股準買不準賣及推出中期借貸便利(MLF) 等緊急措施。

中國的問題是長貧難顧,下周中央會公布2月份外商直接投資(FDI)、M1、M2以及生產物價指數(PPI)及消費物價指數(CPI)等連串數據,端視中央放水能否奏效。若公布出恐怖的數據,而公布前中國仍拒絕祭出大手減息等重藥,引發的市場恐慌不是大家可以預計。

最後補充一句,筆者每次均會仔細閱讀大家的留言,部份留言質素不堪入目,這次少有地以純經濟角度分析中國現況,且看各位會如何留言。



更多觀點:

【梁美芬專欄】信任度低 誠意搭救

【胡國威專欄】由武漢肺炎反思經濟方向

【阿塗.神獸塗鴉】信政府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