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鴻彥專欄】埃塞俄比亞省與武漢衛生組織(WuHO)

雅虎專欄作家
譚德塞沒有直接說出中文版親中言論,但不改他親中甚至媚中的立場。譚德塞的舔,有其必要性及歷史背境
譚德塞沒有直接說出中文版親中言論,但不改他親中甚至媚中的立場。譚德塞的舔,有其必要性及歷史背境


「習近平主席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展示出卓越的領導力。」

這是官媒《人民網》在國家主席習近平接見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後,引述譚德塞講話。當世衛總幹事說出比官媒還要逢迎的話時,難免有人會問世衛是否已改名為武衛,武漢衛生組織(Wuhan Health Organization)?

官媒引述譚德塞的話,其實還有下半部:「中方公開透明發布信息,用創紀錄短的時間甄別出病原體,及時主動同世界衛生組織和其他國家分享有關病毒基因序列。中方採取的措施不僅是在保護中國人民,也是在保護世界人民,我們對此表示誠摯感謝。中方行動速度之快、規模之大,世所罕見,展現出中國速度、中國規模、中國效率,我們對此表示高度贊賞。」

明白什麼是比官媒更逢迎了嗎?源自中國武漢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下稱武漢肺炎)肆虐全中國的同時,波及全球25個國家/地區,此時此刻亦仍然堅持「誠摯感謝」、「高度贊賞」,不是逢迎是什麼?

不過,原來關於譚德塞的「逢迎」,我們都誤會了。根據世衛官網新聞稿,譚德塞的原話是:「We appreciate the seriousness with which China is taking this outbreak, especially the commitment from top leadership, and the transparency they have demonstrated, including sharing data and genetic sequence of the virus.」

譚德塞沒有直接說出中文版親中言論,但不改他親中甚至媚中的立場。譚德塞的舔,有其必要性及歷史背境。譚德塞在2017年獲非洲聯盟推舉為世衛總幹事前,他曾任埃賽俄比亞(Ethiopia)前外交部及衛生部部長,與前總統穆拉圖.特肖梅(Mulatu Teshome)(任期2013年至2018年)關係密切。穆拉圖.特肖梅是首批以公派生(國家資助)身份前往中國的留學的學生,1976年至1991年期間待在中國,精通中文。

埃塞俄比亞與中國早在周恩來時代已建立邦交,今年踏入建交50周年,說兩國是對等關係是自欺欺人,單是從中國是埃塞俄比亞最大債權國、佔其外債超過50%而言,關係已不是對等,至少習主席不會這樣想。單是從埃塞俄比亞新總理阿比.阿邁德.阿里(Abiyyii Ahimad Alii)2018年上任後,即時到中國向習近平請求延遲還款,已說明一切。

除了源源不絕的資金供應外,中國在埃塞俄比亞的投資是云云外商之冠,由鐵路、通訊、水電到土木工程及水壩承造等,全國400個金額規模超過40億美元的項目中,中資佔大部份。其中單是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通往吉布提(Djibouti)的亞吉鐵路,已耗資逾70億美元。另外,埃塞俄亞洲長期處於貿易赤字狀態,2017年出口及入口金額分別是22億美元及80億美元,即是國家長期處於負債狀態。

2017年埃塞俄比亞向中國出口商品3.44億美元,但依賴中國入口產品金額達人民26.5億美元,全國33%貨值入口產品來自中國。中國不高興的話,埃塞俄比亞外商直接投資(FDI)及出入口會即時崩潰,加上負債累累,埃塞俄比亞面對中國的「新殖民主義」,沒有說不的權利,大家或許對譚德塞的親中更易理解(理解不等於同意),愛國主義者會因為大國「勃起」而沾沾自喜。

若譚德塞根本沒有說那些肉麻的說話,那麼誰在利用譚德塞?誰在消費武漢肺炎?

關於官媒誇張失實地引述赴京「覲見」習近平的譚德塞,原來還有其他插曲。《人民網》、《新華社》等官方媒體最初用上「我(習近平)一直是在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字眼,但其後《新華社》將之修改為:「成立了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統一領導,統一指揮,分類指導各地做好疫情防控工作。」

面對肆虐全國波及全球的疫情,究竟中央內部發生什麼事?究竟目前負責抗疫工作的是習近平還是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組長李克強?奉勸搞不清楚形勢前,不要站錯邊留錯言,特別是那些在文章下方留言的五毛小粉紅,現在中國的形勢複雜多變,不是盲目愛國便可以安然渡過。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