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鴻彥專欄】天朝貿戰大勝 向番狗投肉令其搖尾帖服

雅虎專欄作家


中國錯判美國野心的話後果將十分嚴重,美國像180年前的英國,要從根本顛覆、倒退中國的體制,現在只是第一步。
中國錯判美國野心的話後果將十分嚴重,美國像180年前的英國,要從根本顛覆、倒退中國的體制,現在只是第一步。

歷史不會重演,但往往驚人地相似(History doesn’t repeat itself but it often rhymes)。

1842年的《南京條約》(Treaty Of Nanking)、1901年的「庚子賠款」、1962年的大飢荒,到今天與美國簽訂中美貿易協議的第一階段協議,那些源起於戊戌、60年一次循環的受辱或苦難,隱與美國大文豪馬克吐溫(Mark Twain)的名句相呼應。

踏入庚子鼠年,中國網友將中美貿易協議形容為《辛丑條約》內的庚子賠款,甚至將副總理劉鶴謔稱劉鴻章,我認為與歷史相悖地方太多,中美首階段協議倒似是180年前的《穿鼻條約》(Convention Of Chuanbi)或者《南京條約》。

先簡單講中美首階段貿易協議有什麼內容,已了解的話可以直接跳過這3段。中國副總理劉鶴率領商務部部長鐘山、人行行長易綱等一行約10人的中方代表團,在1月15日於美國白宮東廳簽訂中美首階段貿易協議(下稱貿易協議)。與中方不同的是,美方代表團多達200人,由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長姆努欽甚至是白宮高級顧問庫什納等代表共同出席,美國總統特朗普單是介紹眾人以及邀功炫耀已花超過1小時,該讓劉鶴在旁做陪客。

貿易協議分中文及英文不同版本,其中中文版本長達88頁,計及序言在內共有9個章節,包括:1) 知識產權、2) 技術轉讓、3) 食物和農產品、4) 金融服務、5) 匯率和透明度、6) 擴大貿易、7) 雙邊評估、8) 爭端解決,其中協議包括中國在未來2年須向美國購入總值2,000億美元產品,產品涵蓋製成品、農產品、能源及服務等,英文版協議鉅細無遺,似太太「命令」丈夫到超市購買的清單。

最令人感到困惑是關於「爭端解決」的部份,中美會分別委任高層參與並設立「貿易框架小組」,另外雙方會各自成立「雙邊評估和爭端解決辦公室」,前者每半年召開一次會議,後者則每季進行定期會議,旨在檢討貿易協議的落實及處理申訴。若中美雙方未能按協議行事,例如:1) 中國保險業金融業未有開放外資進入、2) 中方未按規定購買足額農產品、3) 政府相關部門未能在7個月內要剷除所有非法軟件等,美方有權提出申訴,並交由中美代表共同協商處理,變相共管。美國未有全面取消關稅(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維持25%關稅),美方並未全面撤銷所有懲罰性關稅,為的就是共管。

中美雙方簽訂協議後,坊間不少意見認為中方簽下不平等協議,特別是整份協議向美方傾斜,多次提及中國須要做什麼、會做什麼,中國不做的話關稅再加。不過中國官方卻不以為然沾沾自喜。《人民日報》以〈平等.互利.雙贏—專家解讀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為題祭出洋洋6,000字鴻文,將重大成果掛在嘴:「目前中美之間達成的是第一階段協議,關稅退坡也是階段性的,符合預期。值得注意的是,這是美方一些人近兩年頻頻舞動關稅大棒後,第一次對有關貿易相關方做出關稅退讓,充份證明中方談判取得了重大成果。」

原來被棒毆兩年,暫時停止已算是重大成果。

為什麼提起2020年的貿易協議,會想到180年前、中國近代史上極盡喪權辱國的《南京條約》?《南京條約》在清政府眼中稱作《萬年和約》,英國人初時來犯時清政府錯判形勢,將英軍視為外夷,來犯為的只是圖利,遂有羈縻外夷之說:「譬如桀犬狂吠,本不足以論是非,及投以肉食,未嘗不搖尾而帖服。」

「不得不勉允所請,藉作一勞永逸之計。」第一次鴉片戰爭前,清帝道光還抱著英國外夷來「攞著數」的心態,認為餵飽了「英犬」便不再煩擾。隨便發送土地(說的是香港島,當時清政府根本不知有這麼一個地方,再說清朝向藩國邦贈送土地以作收編是為常態)打發她們走,圖個一勞永逸。不過他沒有想到,英國來犯的目的是要顛覆整個中國的貿易制度,亦出現了英國人犯事英國人審判的治外法權,種下日後改朝換代的種子。

中國錯判美國野心的話後果將十分嚴重,美國像180年前的英國,要從根本顛覆、倒退中國的體制,現在只是第一步。雖然第一階段協議中大部份條款是新瓶舊酒,即使承諾不隨便將人民幣貶值又或是開放金融保險業等,相關內容亦早已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二十國集團(G20)或世界貿易組織(WTO)作出承諾,今天只是重申一次。

協議最大的隱憂是讓美國共同監察及評估進度,變相將一個緊箍咒架在中國頸上,單是要求中國相關企業全面使用非盜版軟件已沒有可能,地方政府那有錢?至於知識產權方面更涉及制定法規,套用《人民日報》文章的用言,美方一些人頻頻舞動的關稅大棒不曾移開,情況一如1841年英國軍艦一直未有離開東海一樣,有拿著槍指著頭的談判?

關於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國知道她們在施緩兵之計,中國也知道美國知道她們在施緩兵之計,只是雙方不說破。中國一方面在高通脹下對農產品需求甚殷,另一方面希望拖至美國大選後再作定奪。不過,中國的通脹(11月及12月達到4.5%)、失業率以及地方債務問題不能等。

2016年我寫了一部名為《人民.弊》的書,書中提及中國經濟及人民幣問題。中國最大的問題是面對蒙代爾(Robert Mundell)所指的三元悖論(Impossible Trinity),即是面對獨立貨幣、固定匯率以及資本自由流動3大貨幣條件下只能三揀二,解決內地經濟問題要讓人民幣資本帳自由流動,可惜中國在人民幣加入IMF的特別提款權(SDR)後,已錯過最佳的時機。我相信,中國在壓力下會暫時容忍通脹升溫,利用貨幣政策解決燃眉之急,屆時完美風暴才真正來臨。

歷史不會重演,但往往驚人地相似,戊戌過後3年至5年,往往充滿人為苦難。當然,今天可以繼續自話自說,向美國投以肉食,令其搖尾而帖服。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