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鴻彥專欄】非洲蝗蟲與中國蝗蟲

雅虎專欄作家
對於聯合國農糧組織煞有介事提出警告,中國民眾都嗤之以鼻,井底之蛙,不曾見識中國蝗蟲
對於聯合國農糧組織煞有介事提出警告,中國民眾都嗤之以鼻,井底之蛙,不曾見識中國蝗蟲


「中國出現不了蝗災,一過來就都吃沒了。」備受民眾尊敬信賴的官方媒體《環球網》,上載一條非洲蝗蟲(又稱沙漠蝗,Schistocerca Gregaria)肆虐印度、巴基斯坦農田的視頻,網民留言調侃,要串起炸來吃,來一對吃一雙。的確,蝗蟲含甲殻素具豐富的營養價值,雲南十八怪中便載有「螞蚱當作下酒菜」,早將炸蝗蟲當成下酒菜菜餚,大快朵頤。

中國網民的留言半認真,半說笑,中國人雖多達到14億人,但面對3600億隻來勢洶洶的非洲蝗蟲,即使5隻串成一串,14億人每人亦要一口氣轟掉50串才可以消滅非洲蝗蟲。不過作為世界農業強國,農民自古已來已與中國蝗蟲「交手」,單是分佈在中國的蝗蟲品種已多達9種,概有中華稻蝗、黃脛小車蝗及大墊尖翅蝗等等。

根據《中國救荒史》統計,秦漢時期蝗災平均每8.8年一次,到了兩宋期間則縮短至平均3.5年一次,到了元朝更平均1.6年便出現一次蝗災,而明清兩朝又稍微延長至平均2.8年出現一次。由公元前707年至1935年的2642年間,中國共發生了796次蝗災,即是平均3年便會出現一次蝗災。故此,對於聯合國農糧組織煞有介事提出警告,中國民眾都嗤之以鼻,井底之蛙,不曾見識中國蝗蟲。

雖說2642年間蝗災平均3年來犯一次,但在新中國1949年成立及以習近平主席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後,不曾出現嚴重蝗災,因為農業部其實早已推出了組合拳多管齊下防止蝗禍。蝗蟲須要在濕潤的土地上繁殖下一代,所以中國農業部早為農興修水利,將水源引進為地下水,其次是植樹造林以減少蝗蟲在濕潤泥土產卵的空間。除了減少蝗蟲繁殖的機會,農民亦會在稻米、粟米等農田外種植甘薯及馬鈴薯等緩衝區,不少蝗蟲因為不喜歡吃薯仔葉而繞道或被餓死。

不過上述提的招數大體是被動式防禦,當然還有主動出擊的殲敵招數。中國農民對付中國蝗蟲的方法是以他們的天敵,其中一招是吸引好吃掉蝗蟲的粉紅椋鳥進駐,另外亦會飼養雞及鴨去應對,即是刻意飼養大量雞鴨去吃光來犯蝗蟲。最後一招亦是最簡單的一招,以專業的農業飛機在上空噴灑除蟲劑,簡單直接。

說到以雞鴨殲滅蝗蟲,絕非無中生有,早在20年前新疆北部曾經出現中國蝗蟲災害,當時在浙江空運了3萬只鴨子到新疆,肩負起滅蟲的工作。大家不要看輕這3萬只鴨子的能力,鴨子一早一晚兩次出外覓食,一次可以吃掉100隻中國蝗蟲,即是3萬只鴨子每天合共殲滅600萬隻蝗蟲。

備受民眾尊敬愛戴的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02年至2006年期間出任浙江省領導,官拜省委書記及浙江人大常委會主任,對浙江鴨只殲滅中國蝗蟲的能力暸如指掌。如今一旦非洲蝗蟲來犯,習主席可以一邊全程親自指揮對抗新冠病毒疫情,一邊親自監督調遣浙江鴨子到中國雲南等地,吃盡來犯的3600億隻入侵者。

面對3600億隻非洲蝗蟲,習主席調兵遣將,派出18億只鴨子大軍,只須1天便可以盡數殲減所有蝗蟲,再次展示大國風範,官媒可以撰寫社論說要不是浙江鴨子有過對付中國蝗蟲的經驗,全球糧食早就陷入短缺災難。



更多觀點:

【梁美芬專欄】不能再等水浸眼眉

【王永平.港事港情】政府須確保醫護人員有足夠保護裝備

【阿塗.神獸塗鴉】自動提紙機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