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鴻彥專欄】駱惠寧「硬搞」地產霸權

雅虎專欄作家
要認識這位山西前省委書記駱惠寧,建議大家先了解他在在什麼背境下出任山西省委書記⋯
要認識這位山西前省委書記駱惠寧,建議大家先了解他在在什麼背境下出任山西省委書記⋯

要說空降中聯辦、坐鎮西環的「逾齡老官」駱惠寧,不容易。

事關駱惠寧作風低調,不少港人直至王志民被免職才首次聽到他的名字。他接受媒體訪問時總帶著大堆官話,一時「四個意識兩個維護」一時「一個指引兩手硬」。駱惠寧帶著「輝煌」的政績此時此刻出現,予人古裝劇中欽差大臣、八撫巡按的感覺,那種直達天廷、旨在整肅地方勢力的京官。

駱惠寧確是京官,官職比以往國務院體系的前主任都要大。坊間對他的描述或評價相似,概有指他擅長收拾殘局、是與安全部門緊密工作的執行者,以及無包袱或與林鄭一齊大力做Dirty Job等等。要認識這位山西前省委書記駱惠寧,建議大家先了解他在在什麼背境下出任山西省委書記、任內(2016年至2019年)又做了什麼,最重要的是,要知道他口中的「一個指引兩手硬」是什麼意思。

駱惠寧出任山西省委書記前,官方傳媒《人民網》以「塌方式腐敗」去形容山西的政壇,由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到2015年3月期間山西省共有7名省級高層落馬,單是2014年山西省處分違紀官員已達到15,450人,其中市廳級幹部及縣處級幹部分別達45人及545人—廣為人知,涉及山西肅貪案的官員包括全國政協副主席兼中央統戰部部長令計劃等及相關家族成員。相比之下,香港迄今未有半個人因為「反修例」運動而下馬、亦未有官員因為收受幾千萬元而被處分,香港環境比山西簡單。

山西的貪腐問題有其歷史背境,忻州與呂梁原本是山西兩個經濟發展落後的地區,地方政府曾經提出「一手抓忻州,一手抓呂梁」的扶貧政策,不過窮日子在呂梁2003年發現適用於煉焦冶金的4號主焦煤後,離她遠去。被視為國寶級稀缺資源的焦煤價格大幅炒上,那些曾經「吃不起大碗麵」的窮小子,轉眼變成「日賺一輪奧迪車」的煤老板。

「黑金」資源為山西帶來巨富的同時,亦令當地經濟產業結構出現傾斜及滋生貪腐問題,遂出現「一煤獨大」及「一股獨大」等問題。什麼是「一煤獨大」、「一股獨大」?以2016年「山西企業100強」數據為例說明,100強中前5名企業分別是大同煤礦集團、山西焦煤集團、潞安集團、陽煤集團及晉煤集團,這5大煤業集團總營業額達到9,269億元人民幣,5大企業收入超過其餘95大企業,佔100強總收入達到57%。

「一煤獨大」及「一股獨大」突顯出煤企及既得利益集團「綁架」山西經濟的問題,正因如此才會出現2012年至2015年的超級整肅。駱惠寧2016年「走馬上任」山西省委書記,一方面要收拾打貪後的殘局,另一方面要肩負為山西經濟轉型多元化的重任,亦即是他口中的「一個指引兩手硬」。

所謂的「一個指引兩手硬」,其中提到的一個指引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至於「兩手硬」即是在管黨治黨上強硬,以及在推動經濟轉型發展上強硬。以廣東話講,即是駱惠寧首先緊隨習主席路線忠於黨中央,然後對整肅官場及整頓經濟絕不手軟,駱惠寧的「兩手硬」才是大家要關心的重點。

熟悉經濟運作的駱惠寧拒絕將山西經濟收入與煤企掛勾,除了大力發展綠色能源外,同時改革山西省屬企業結構。他改革的其中一個模式是設立不同重點省企,包括山西省文化旅遊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山西雲時代技術有限公司、山西交通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及山西大地控股等。

以山西大地控股為例,公司主要承擔山西土地整治、固廢處置、礦山修復等不同業務,獲省政府支持的大地控股旗下公司包括山西省環境保護基金有限公司、山西環基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等多間公司。大地控股甚至在香港借殼上市,上市公司為大地國際集團(8130),利用香港資本市場運作募集資金發展山西,你說駱惠寧班子不諳經濟?

駱惠寧治下將山西省的收入多元化,打破以往政商均過份依賴煤企的習慣。截至於2019年上半年,山西省的地區生產總值(GDP)達8357.65億元人民幣,按年增長7.2%,較全國的6.1%高出0.9個百分點,亦遠超山西省全年及半年預測的6.1%及6.7%。特別的是山西不再依賴煤炭生產或加工,山西2019年上半年的GDP,第三產業佔比達54.4%,遠高於第二產業及第一產業的42.8%及其2.8%。山西2014年全年的GDP,第三產業、第二產業及第一產業的佔比分別是44.5%、49.32%及6.18%。

若大家將他的管治理念套用在香港,便能捉摸得到他的管治套路。儘管我極不同意、儘管我可以舉100個例子反駁,但官方媒體如《新華社》、《中央政法委》以至政協副主席董建華在內的部份中央意見,幾乎將一切社會問題悉數歸咎於地產及住屋問題。有關聲音認為,「反修例」風波背後的深層次根源是房屋問題,特別不點名批評既得利益集團囤利牟利。

其實這種針對地產財團的所謂深層次矛盾,還包括他們早認定地產財閥的有形無形之手早伸進政治圈,嘗試挑戰「一國兩制」及黨中央的威權管治。山西靠煤礦「創造」中央眼中富可敵國、威脅政權的「一煤獨大」問題。

同樣地,中央眼中不少香港財閥靠地產「創造」中央眼中富可敵國、威脅政權的「一產獨大」霸權問題。駱惠寧空降中聯辦主任,最大的任務就是要「一手硬」要建制派重新歸隊,「一手硬」要重整香港政商均過份依賴地產的習慣,明白未?

李鴻彥
跑財經、睇數字的跨媒體財經傳媒人,除《Yahoo專欄外》,也曾於《am730》、《信報》及《明報》撰寫財經專欄,並著有分析中國經濟大局的《人民‧弊》一書,寫作的筆名包括《信報》的「財Q達人」及「余再興」等。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