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6)

柏原太賀
·6 分鐘文章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6)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6)

走出從前度的陰霾,需要的往往不是時間;時間會癒合傷口,只是用來安慰對死心不息的失戀者。陰霾,向來只能依靠光,才能驅散。

自從跟 Davis 在母校胡天胡帝了一晚後,賴雅汶每日也浸泡在溫暖的氣氛內。雖然她還不想讓同事知道,特別是對方竟是同大廈的另一公司老闆,但 Davis 卻對她的公司早已熟悉。

「今晚未咁快走得呀!阿姐 work from home 都照樣 e-mail 嚟,話要做呢樣,做果樣。」

「冇人叫妳做嘢心散喎。」

「咩呀!我係臨收工,先收到阿姐嘅電郵咋!自己唔駛返公司,但就唔理人哋要唔要OT,真係衰到一個點!」

「妳想唔想見我先?」

「想又點呢?」

「咁就得喇!」不到一分鐘時間,Davis 續說:「妳不如再 check 下電郵先啦!」

「Wait!我封 e-mail 呢?你做咗咩呀?」

「封 e-mail 喺番妳阿姐度,到聽日開工之前,佢都唔會 send 到出嚟。」

「但係啲嘢做唔晒喎。」

「傻女,如果啲嘢真係咁重要,佢就唔會電話都冇個,更加唔會喺妳收工前先畀妳啦!佢咁樣做,無非係因為自己唔喺公司,但又要繼續擺款啫。」

「你啱。咁今晚去邊呀?」

「妳想上幾層嚟我公司,定係返酒店?」Davis 還沒有解開跟家人的心結,所以還是住在他長訂的酒店房間。

「你唔悶咩?」

「我哋一齊無耐,點會咁快悶呀?」

「我係話去你公司同酒店咪一樣,都係對住落地玻璃,你好想我畀人睇蝕呀!」

「係唔好引我咪得囉,我可以唔掂妳㗎!」

「衰人!」

熱戀時期,總有無限幻想及期盼。但對賴雅汶而言,卻有一個疑惑。本來她知道這是一個不應該發問的問題,但情到濃時,還記得什麼禁忌嗎?

「你身邊有過唔少靚女,點解會睇上我?」

賴雅汶依偎在 Davis 的胸膛,手指頭沿著他身上彎彎曲曲的肌肉曲線在滑行。Davis 沒有一目了然的爆肌身形,反而是瘦削而結實的。於是,透過滲進房間的光線,她仍能輕易地摸索到那令人神往的路徑。

「妳覺得自己及唔上其他人,定配唔起我呀?」

「你都幾自大㗎喎!」

「妳唔係由第一晚識我,已經知咩?」賴雅汶立即使力懲罰一下 Davis。要害被抓住,任誰也不得不屈服。「妳係想問,自己其實似唔似某個人?」

「對你呢種聰明人,都係直接問算喇!」

「放心,妳哋完全係兩種人。我亦從來冇打算要妳代替佢。」

一句看似安慰的說話,在情人的獨有思考模式,卻是完全相反的意思。你說不打算我來代替,是指她無可替代嗎?而且,你不是分明知道我在顧慮什麼嗎?要是沒有這個概念,你真的一下子便知道嗎?

瀨雅汶不悅了,卻不是因為那些猜疑的內容,而是因為猜疑本身。她突然發現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她竟煩人得連自己也想嫌棄。在 Davis 面前,胡思亂想的能力大大提升之餘,連從前僅有的自信也煙消雲散。她懷疑自己一下子墮進時光隧道,成了一個上世紀舊年代的婦人。

然而,戀愛果然是人類智慧的頭號敵人。可惡的 Davis 也失去知情識趣的能耐,。

「唔好諗太多啦!妳如果唔信的話,我可以畀佢張相妳睇。」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6)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6)

Davis 急於表現自己清白,順手拿手機過來,「相簿」內有一個清純女人的相片。賴雅汶一看,Davis 果然沒有欺騙自己,相中的女人除了丁點兒氣質有點跟自己相似外,無論樣貌及身形也跟自己完全不一樣。

「呢個就係佢?」

「話咗唔似,信啦?」

「嗯。」

一張舊情人的照片,隨手便可以在手機的相簿找到,不正正表現他並未忘情嗎?她慶幸那個晚上,窗外的燈光並不強烈,只要稍稍把頭埋在他的臂彎,便不必勉強裝出不在乎的樣子。她可是介意得很。

「懷疑」是心裏最粗生的盆栽,它的種子一旦埋下,會自動把周邊的一切也吸收成養份,甚至連甜蜜也不放過。最可怕的是,除非連根拔起,否則根本弄不死它。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6)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6)

賴雅汶發現每個星期總最少有兩日的下午,Davis 會有一至兩個鐘人間蒸發。

這段期間,他不在公司,也不在酒店,更連電話也關上了。她有想過直接質問,卻怕這種怨婦般的窮追不捨,會刺破熱戀的幻象。她也想過跟蹤 Davis,但打算做壞事的人,卻會心虛地以為對方總有防備。反而,對 Davis 而言,要知道她的行蹤,簡直易如反掌得只需要在鍵盤按幾下的小把戲。

對了!這個時候,不是還有郭嘉宜嗎?

這位經常急不及待要她分享新戀情,一時推理偵探上身,一時誇張地「嘩嘩」聲的舊同學,實在連解說也變得多餘。

「我早就覺得有問題,包喺我身上啦!」

「咁我唔係話佢一定有嘢……」

「點會冇嘢呀!冇嘢就唔會咁樣啦!一定係收埋另一條女,唔見得光。」

「妳唔好對佢有偏見啦!」

「唔係偏見,係分析。我擔心妳咋!」

之後,她倆依舊幾乎隔天就聯絡,如常地不是潮流八卦,就是既互寸又 baby 的親暱,但郭家宜卻對「調查」隻字不提。即使賴雅汶主動問起,她也裝作一派認真,說會交完整報告。

原以為是笑話的所謂「完整報告」,卻在差不多整整一個月後,真的出現在賴雅汶面前。

(待續)

重溫:

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1-14,未完待續)

柏原太賀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更多相關文章:

夏火占卦:離離合合!

[隼人覆讀者] 女生問:「我們算是什麼關係?」到底是什麼意思

朱佩君:感情是一個撲滿


Follow she.com on Facebook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