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8)

柏原太賀
·6 分鐘文章

在感情的世界中,「自私」是永遠無法被定義的。一個拋棄對方的決定,可以是自私;一個死守不放的堅持,也可以是自私。或許,簡單地只要令對方傷心,便是自私。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7)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7)

Davis 的車爆炸後,賴雅汶的腦海陷入一片空白的困境。在她打算原諒 Davis 的隱瞞時,反被指責是一廂情願的自私;當她還未問個明白之際,Davis 便已經身陷火海。

來來回回的身影及腳步聲,令她稍稍回過神來,自己竟已不知不覺地坐在手術室外的長椅。

「妳唔好太擔心。Davis 好硬淨。」說話的,是收到消息後,即時趕到的 Johnson。「出事前,佢有無同妳講過啲咩呀?」
「冇。不過,佢今日對我嘅態度好怪……」賴雅汶想了一想,驚訝地說:「佢講到我繼續同佢一齊,就一定會有危險。唔通……佢知道有人要對付佢?」
「妳諗多咗啦!如果有危險,我冇可能唔知……」

「會唔會有啲嘢,連身為龍頭嘅你都唔知呢?」打斷 Johnson 的,是一名四十歲左右,方臉眉粗的男人。而他身後,有三個較年輕的兩男一女。
「白 Sir?」Johnson 疑慮地望向剛開口的中年男人。「一出事,大 Sir 就親自帶隊過嚟問候,咁畀面呀?」
「狄氏二當家出事,我哋係嚟查案嘅。」年輕男人急着說。
「你都識講係二當家出事,連問候都冇句,就話嚟做嘢?仲搶你自己阿頭韁!你咩身份呀?許 Sir,你呢隻跟尾狗就算再做多幾年,都唔慌有得升。」
「你講咩呀!」在上司面前,姓許的怎嚥得下這口氣。
「教你咩叫做人情世故呀!」
「你……」
「人,我會自己教。」眼見劍拔弩張,白 Sir 既要解圍,又要維護自己人。「不過,狄先生,警察唔係嚟同你做朋友。」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8)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8)

白 Sir 跟 Johnson 走到一角,兩人神色凝重地談起來。可是,由於聲音太細小,賴雅汶完全聽不到。同時,剛剛姓許的,則要求帶她回警署落口供。

「我想等埋 Davis 做完手術先。」
「雅汶,我諗妳最好同白 Sir 啲人返差館先。」此時,已經密談完的 Johnson 續說:「確定妳冇危險之後,妳先再嚟探 Davis 啦!」
「我有咩危險呀?」
「啱啱我哋確認咗,係引爆式嘅炸彈。」白 Sir 嚴肅地回應。
「有人要殺 Davis?係邊個呀?佢話已經冇掂社團嘅任何嘢!」
「我哋就係因為咁,所以先要請妳返去協助調查。」白 Sir 未解釋的,卻由 Johnson 補充:「所謂『身份』,就係即使你唔惹麻煩,麻煩都會嚟搵你。」

生活了二十多年,賴雅汶從未想過會被帶回警署,連許 Sir 禮貌地請她坐上警車時,她內心的抗拒也令動作猶豫起來。「犯法」及「罪案」之類,每天也從新聞聽到的名詞,向來都只是像幅射一樣的東西,明知存在於身邊或社會,卻不會在意。此刻,她終於體會到Davis掛在嘴邊的「危險」到底是什麼一回事。原來,這並不是膚淺的害怕與否,而是嚴重得令人害怕的生死問題。

在錄口供時,賴雅汶盡量回想跟 Davis 的對話,覺得會幫到他找出仇家,也提出主觀的疑惑。可是,一板一眼的許 Sir 卻告訴她:「賴小姐,有咩我哋會查,妳只係講事實就得喇!」

期間,她也說起 Kat 。這個看來比她更危險的對象,警方卻看似愛理不理,令她忽然激動起來。明明她跟 Kat 非親非故,甚至勉強是情敵關係,何以會為她在令人膽怯的地方光火呢?

「你哋唔係應該派人保護佢之類咩?」
「我哋人手有限,而且睇唔出有任何即時風險。」
「佢一直係 Davis 照顧,出事地點仲要喺佢住嘅醫院,你咁都話佢無風險!」
「我哋自己會評估,唔駛妳教。」許 Sir 不容賴雅汶爭辯,接着說:「口供錄完,妳可以返去。如果有其他需要,我哋會再聯絡妳。」

正當許Sir送賴雅汶離開警署時,白 Sir及 Johnson 同時步進來。

「Johnson?手術完咗啦?Davis 而家點呀?」賴雅汶心急地問,可是 Johnson只低頭不答。
「賴小姐,非常遺憾。狄二少剛剛喺醫院過咗身。」白 Sir 倒是坦白。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8)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8)

聽到這個消息後,賴雅汶沒有悲天憫人的哭鬧,反而異常平靜地說了聲「謝謝」。在回家途中,她記得買外賣之餘,還幫了一個老婆婆把翻倒在馬路邊的紙皮放回手推車。直到郭家宜接到她的電話,趕到她家裏後,賴雅汶才崩潰起來。

「係唔係完咗喇?我哋係唔係就咁完咗喇?」賴雅汶不斷問。
「未完㗎!未㗎!放鬆,放鬆。」郭家宜意外地善於安慰別人:「只要佢仲喺妳心入面,感情就永遠唔會完。」
「我好想見佢呀!好多嘢問佢呀!佢咩都答我唔到啦!」
「我知。遲啲同妳一齊搵答案,好唔好?」
「我要佢親口答我……」
「好。不過,妳最好瞓一覺先。」
「我唔眼瞓呀!」
「妳對眼腫晒啦!」
「我……」

*******

賴雅汶幾乎忘記是怎樣捱過之後的幾星期……

她返回公司時,剛好碰上白 Sir 帶隊,把 Davis 公司的一箱箱電腦及文件取走調查。
她問關於葬禮的安排,卻被 Johnson 告知因隨後引起的江湖風暴,竟要閉門進行。
她想好好地睡一覺,卻呆呆地走到酒店,房間卻仍未退。

她倒頭睡在牀上,渴望從殘留的氣味中,找尋更清晰,更傷感的回憶。她用力地吸氣,甚至咬着牀單。她以為回憶原來是鹹的。不!那只是淚水帶來的孤獨味。

「叩叩……」

忽然,一陣敲門聲打擾她的回憶。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8)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8)

(待續)

重溫:

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1-17,未完待續)

柏原太賀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更多相關文章:

柏原太賀:新冠好返冇精子?

夏火占卦:我應否等待?

朱佩君:當另一半忘了你的好


Follow she.com on Facebook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