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9)

柏原太賀
·6 分鐘文章

「涉嫌引發多宗打鬥的狄氏控股集團前主席狄世仁,由於正被警方通緝,集團中午發新聞稿由女藝人顧婉詠暫代主席,直至董事會選出新主席。狄氏控股的股價於中午開市後……」

自從 Davis 離開之後,賴雅汶便再沒有見過跟 Davis 有關的人。她一直把自己關在內心的密室,任由無止境的傷感化作燃料,灼燒早已失去知覺的心坎。可是,原來連內心的痛楚也可以麻木的,行屍走肉的她懶理一切。

直至幾日前一則新聞報導,幾個熟悉的名詞引起了注意後,她才意識到「那天」後,接連發生了多宗令人惶恐不安的江湖打鬥事件,或許都跟「他」有關。但她仍然沒有了解來龍去脈,因為他已經不在身邊,即使因他而鬧得翻天覆地,也未能叫一顆已死的心去關心吧!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9)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9)

「叩叩……」

是誰在敲門呢?

賴雅汶以為自己傷心過度而出現幻聽,畢竟這間酒店房並不是任何人的登記地址,誰會特意來找人呢?而且,要是酒店職員的話,應該會撥打房內電話的。可是,房門外再次傳來「叩叩」聲,卻叫她不得不起身應門。

「邊個呀?」賴雅汶戒備地問。
「我呀!Johnson 呀!」

很久沒有思考的賴雅汶,輕輕抹走眼角的淚痕,便不自覺地打開門。她只以為 Johnson 知道這個地方,也不奇怪。甫一打開門後,Johnson便二話不說走進房間。

「咩事呀?」賴雅汶問。
「估唔到 Davis 都幾識嘆喎。」Johnson 沒有理會她,反而毫不客氣地為自己倒了一杯水。大口大口的喝過後,才說:「佢之前講過,嚟呢度應該會搵到妳。」
「佢叫你搵我?」聽到 Davis 提起自己,令賴雅汶的腦袋稍稍被刺激,才突然想起某件事。「你唔係被通緝緊咩?」
「冇錯。間房係 Davis 預付咗半年錢嘅,佢單新聞酒店實知,所以對後續嘅事都應該有了解。頭先有職員睇住我上嚟,可能已經報咗警,所以我哋時間無多。」
「我哋?」
「係。我嚟帶妳走?」
「走?去邊呀?」
「通緝犯喎!當然係着草啦!」

之後,Johnson 幾乎是半拉半推的帶走賴雅汶。

在失去 Davis 後,兩人充其量也只是相識及曾經同枱食飯的關係,她當然不明白為何 Johnson 連着草也要帶上她,更有萬千個理由去拒絕,避免平白令自己身陷險境。但她沒有。

那一刻,她嗅到一陣久違的氣味;危險的氣味,頓然挑起了所有跟 Davis 的點滴:打走前男友、監控電話、假裝女友登堂入室、偷偷爬進學校……宛如已經被毒癮蠶蝕得體無完膚的人,突然「上電」,還哪管吸進去的是什麼呢?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6)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6)

何況看來是讓她牽腸掛肚的 Davis 拜託 Johnson 來找自己的,又怎可能不乖乖聽話呢?

「我哋而家去邊呀?」賴雅汶坐上早已預備於酒店外的私家車後問。
「撇甩後面班人先再講啦!」Johnson 從倒後鏡望見有三輛車正跟着他們。
「佢哋係警察?」
「警察都仲好,最少唔會明目張膽咁攞你命。」

正如 Jonhson 所說的一樣,追上來的三輛車根本是來索命的。一場公路追逐戲,以一百四十公里時速放映。車尾被突然追撞的顛簸,好幾次令賴雅汶差點咬破嘴唇。更要命的是每當遇上石壆之類,尾隨而來的總企圖以「品」字型陣勢,包夾 Johnson 駕駛的那輛私家車,務求要他撞得車毀人亡。

幸好,Johnson 的駕駛技巧竟然粗中帶細。每每化險為夷之餘,更能早着先機。他踩着油門一收一放,軚盤急轉一扭,閃開。後來竟因 Johnson 巧妙地阻擋了視線,令後面緊貼的那車反應不及,「嗙」一聲,直撞上石壆。其餘兩車之中,一輛可能被嚇得打轉,另一輛被他趁機硬生生地撞開。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9)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9)

「超犀利!你係職業賽車手嚟?」賴雅汶驚惶未定,也不得不讚嘆。
「職業賽車?哼!」Johnson 冷笑,不掩飾自豪地說:「對於我哋身處喺每秒都隨時冇命嘅界別嚟講,職業賽車太業餘啦!」
「咁佢哋係咩人呀?」
「一陣會有接頭人同妳解釋,但係搞到咁大鑊,警察好快到。所以,我哋要趕時間。」
「接頭人?阿 Wing 呀?」
「佢?似乎妳冇睇新聞,佢已經食晒我所有嘢。對佢嚟講,我仲有咩價值呀?」

Johnson 的語氣沒半點酸溜溜,反而更像是早早預見,露出一臉不的屑笑容。雖然仍不了解內情,但如此一來,Johnson 沒有帶上 Wing 也變得合理。可是,這還未解釋為何要找賴雅汶。

私家車快速地跑上幹道。然而,那條路卻只有一個方向——香港國際機場。頃刻,賴雅汶的疑惑再增添一分:着草着到大搖大擺坐飛機走?

私家車停在機場旁邊的停車場,Johnson 跟賴雅汶落車後,隨即有兩人從不遠處走過來。賴雅汶定神望着那對男女,一驚,男的竟是白 Sir,而女的卻穿上連帽衛衣,只能看到下半張臉。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9)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19)

賴雅汶正想問 Johnson 是否要逃走之際,他竟主動迎上白 Sir。

「人,我帶咗嚟。後續嘅嘢,預備好未?」Johnson 問。
「當然。佢喺貨運通道果邊等緊。」白 Sir 答。

「等等!」賴雅汶實在無法再忍耐。「到底發生咩事呀?一個話要着草嘅通緝犯,帶到我嚟機場之後,係將我交俾警察?我犯咗咩法呀?有咩係我唔知㗎!」
「妳唔知嘅嘢,實在太多。」女人說完,脫下帽,令賴雅汶無法相信眼前景象。
「Kat?妳唔係喺醫院咩?警察帶妳嚟做咩呀?」

Kat 默默地戴上一個連證件套的掛頸繩。

「對唔住,我都係警察。」

(待續)

重溫:

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1-18,未完待續)

柏原太賀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更多相關文章:

夏火:打小人!應打不應打?

張寶華:大家齊齊學習做一個情緒穩定的人

朱佩君:你理得我單唔單身


Follow she.com on Facebook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