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20 – 完)

柏原太賀
·9 分鐘文章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20 - 完)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20 - 完)

如果有一天,身邊認識的人一起隱瞞或欺騙自己的話,妳不是闖下彌天大禍,便是被深深的保護。

「妳係警察?」

賴雅汶望着眼前的 Kat。那精煉短髮下嚴肅的眼神,跟個多月前的搗蛋女孩比較,實在是判若兩人。

「妳意思係妳出事前一直都係警察?」

「賴小姐,首先我唔係 Kat。妳口中嘅 Kat,據我所知已經同狄家任何人冇晒聯絡。我係職責所在,喺妳面前扮演 Kat,令妳意識到自己有危險。」

「妳意思係 Davis 同妳夾埋嚟呃我?」

賴雅汶想要一個答案;一個可以令她更傷心,或帶來奇蹟的答案。

「雅汶,唔係佢哋兩個呃妳。係我哋所有人一齊呃妳。」Johnson 轉向白 Sir,續說:「都係由你講啦!古惑仔講嘅嘢,點都唔夠警察可信。」

「賴小姐,我希望妳明白,我哋一切部署都係為咗妳嘅安全,同埋某人嘅委託……」白 Sir 話未說完,已被賴雅汶截停:「等等先!某人即係邊個呀!」

「挑!真係愈講愈亂!自己睇啦!」

Johnson 粗魯地雙手捉緊賴雅汶的膊頭,把她整個人轉向 180 度。

賴雅汶來不及反應,也因眼前的景象而靜止了一切動作。停車場一角,有一輛跑車吸引了她的目光。但重點不在於那車的價值,而是那個倚着跑車的男人。他的微曲黑髮仍然整理得宜;雙眼皮下的眼神依舊銳利有神;暗淡的燈光還不能遮掩白膩得病態的膚色,一切彷如首次見面時一樣。

他是 Davis,仍活生生的 Davis。

他倆第一次見面時,他隨手扔了抽了一半的香煙。或許那是前半支,今晚他扔了後半支。但這一次,他比從前更囂張。因為他不必招手,她已經主動走過來。

「你未死?」賴雅汶忍住激動。她很怕原來只是一場夢,怕一激動便夢醒。

「對唔住。我一定要扮死,而最好嘅方法就係連妳都呃埋。」Davis 毫不掩飾地說:「妳係我唯一嘅弱點,因為妳係我唯一在乎嘅人。」

「點解?做咩要呃我?」終於,賴雅汶從思念的折磨中釋放出來,雙手緊緊地環抱 Davis。「我好掛住你呀!」

Davis 也把賴雅汶一擁入懷。失去的愛情是淒美的,但對當事人而言,淒美只是永遠的遺憾。反而,失而復得的愛情才更珍貴。誰在乎美不美呢?

「好喇!係時候上機啦!唔好要我難做。」白 Sir 不解風情,卻有必要。

「上機?去邊呀?」賴雅汶問。

「Davis 答應協助我哋警方,條件係佢同妳要喺外國用新嘅身份生活。」

「究竟發生咩事呀?」

白 Sir 向賴雅汶娓娓道出一切。

多年來,警方一直希望打擊狄氏這個香港其中一個最大社團。可是,從外部卻永遠無法入手。他們一直在等籠裏雞作反。但誰也沒想到那隻大雞竟是家主的兩個兒子!

首先,自從那次綁架事件後,Davis 本來就打算不再沾染偏門生意。但家主卻暗中利誘其公司會計,以 Davis 的科技公司一直進行境外洗錢工作。由於涉及的是加密貨幣的轉移,到 Davis 發現公司竟有明暗兩份完全不同的帳目時,他已經到了「水洗唔清」的地步。

「佢一直明示暗示想我返社團幫手,但其實暗中做我,令我洗濕個頭,冇辦法拒絕佢。」Davis 說。

「所以,我哋嘅目標係個會計。如果 Davis『在生』,佢就會將所有嘢都推晒畀 Davis。但如果 Davis 唔喺度,佢除非一個人攬晒,唔係就會將啲料爆出嚟。」白 Sir 接着解說。

於是,Davis 暗中找 Johnson 商量。這個被架空了的龍頭,一生最在乎然只有這個弟弟。而且,Wing 果然暗中色誘了家主。酒、色、財、氣圍繞大半生的家主,一向視男女關係如得閒,對飛來豔福更是卻之不恭。雖然 Johnson 早就心知肚明,本來也忍下來,反正他也不愛這個放蕩的女人。可是,一想到家主連半點親情也「唔畀面」,根本只視他倆兄弟如工具,便決定跟 Davis 聯手。

「我哋一早已經聯絡咗白 Sir。社團人士同警察之間一旦合作,效率同成效,絕對係外人難以置信。」 Johnson 哈哈大笑,白 Sir 在同袍面前免不了尷尬。

「咳咳!我哋都係為咗破案,先會格外……」白 Sir 本想解釋,卻又被 Johnson 停下。

「唔好扮嘢喇!我哋都係拜同一個關二哥㗎!」

「總之,Davis 公司嘅錢畀我哋『隱咗形』,加上佢一有意外,狄氏就以為係其他社團做嘢而去報復。 Johnson 再撩下個火頭之後,又失埋蹤,佢哋家主自然會親自做嘢。咁樣一來,我哋就會有證據。」

「即係成件事,係警察同社團夾埋做一場戲,設個局去引人犯法?」賴雅汶本來難以接受這樣的發展。然而,她記起不少新聞,其實大家早就明白現實並不如電視劇般乾淨。

「妳可以咁諗,如果佢唔打算犯法,我哋做咩都冇用。」白 Sir 也因為自己牽強的解釋而面有難色。「Johnson 會喺一陣畀我哋『拘捕』,之後會成為污點證人。」

「知啦!坐過一次,都唔差在坐多次。」Johnson 不以為意。

「我哋會同個官求情,好快你就會出返嚟。」

雖然賴雅汶還未理清如此複雜的利害關係,但她想到一件更在意的事。

「咁你呢?你會點呀?」她緊張地問 Davis。

「頭先白 Sir 已經講咗,我哋會喺外國用新嘅身份生活,而且我嘅現金資產已經轉移咗去海外。一切,都係交易。」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20 - 完)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20 - 完)

「交易?」

「妳忘記咗我哋點識嗎?呢個開發系統喺竊取過程中,完全唔會留低任何痕跡。個核心 coding,我哋去到外國之後,就會交畀呢位 madam。佢哋部門,好需要呢樣嘢。」Davis 冷眼地望向那位假裝 Kat 的警員。

「我勸你唔好講太多無謂嘢。」不知名 madam 的氣焰明顯比在場任何一人也強得多。「我哋只係避免麻煩嘅司法程序,唔想放生擾亂治安嘅頭目,所以先對你寬大處理。」

「寬大處理?妳唔係幫我,係怕我中途改變主意啫。而且,我真係有犯法咩?」

「法治之下,一日未判,可以無,又可以有。」

明明是策劃一切的主謀,甚至親身落場做大戲,卻理直氣壯地說大義,講道理。不是「球證、旁證、足協、足總、足委,全部都係我的人」般有恃無恐,還可以是什麼呢?但當自己及真正着緊的個人安全受到威脅時,「義」及「理」有時只會相對地渺小得很。是否情有可原,只好見「人」見智。

「上機啦!唔好再講。」白 Sir 見氣氛轉差,不想節外生枝,連忙把機票及護照遞給 Davis,並向他耳語:「呢種地方,走咗就唔好返嚟。」

「心照。」

「保重。」

******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20 - 完)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20 - 完)

Davis 及賴雅汶沒有經過客運大樓,反而從物流那邊直接進入禁區。在登上飛機前,他倆說話不多,卻一直緊握着對方的手。直到起飛後,她倆才鬆一口氣。

「係喎!」突然,賴雅汶想起了身邊的人。「你係發現咗郭家宜跟蹤你,所以先呃我㗎?」

「佢?哈哈!唔畀人發現嘅先叫跟蹤,佢呢種叫吊靴鬼咋!」Davis 一臉得意,續說:「錯有錯着啦!反正唔知點向妳解釋,咁就索性完咗件事先同妳講。」

「你唔怕我嬲死你?唔畀我以為你死咗,好傷心咁是旦搵個男人填補㗎?」

「See!事實勝於雄辯。」

Davis 旁若無人地對她深深一吻。事實往往於雄辯中找出來,不敵的卻是深情。

「等等!咁我點同屋企人交代呀?」

「嗯。放心!我最後一次用個系統就係 hack 去妳電話,同妳屋企人講咗呢兩幾日要緊急陪老細出 trip 啦!」

「陪老細?搞錯呀!佢哋實亂諗啦!」

「到埗先再慢慢交代啦!我會接埋佢哋過嚟㗎啦!」

「你……你咩身份接佢哋呀?」

「按我要求,我哋係新身份係夫婦嚟。」

「你都好夾硬嚟喎!」

「如果咁呢?」

Davis 把一隻設計簡樸的戒指從口袋裏拿出來,並套在賴雅汶的無名指上。

「雖然冇咗個 system,但由今日開始,我會全天候人肉守護妳。妳願意嗎?」

萬呎高空上,她回應:「我願意。」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20 - 完)
柏原太賀: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 (20 - 完)

~~~全故完~~~

重溫:

我上了成為守護者的陌生人(1-20 完)

柏原太賀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Kashiwabara30

更多相關文章:

夏火占卦: 愛上外國男孩?

隼人:自我安慰 - 甜檸檬心理

朱佩君:紅娘好委屈,但紅娘不說(1)


Follow she.com on Facebook &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