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淑勤全裸不貼膠帶 放膽牆邊激戰

▲柯淑勤大膽全裸和陳家逵拍攝床戲。(圖/絡思本娛樂製作)
▲柯淑勤大膽全裸和陳家逵拍攝床戲。(圖/絡思本娛樂製作)

柯淑勤、高慧君、吳奕蓉今(21日)出席邪教影集《我願意》媒體茶敘,柯淑勤獻出從影尺度最大情慾戲,全裸激戰陳家逵,她表示拍攝當下:「全部都沒貼,貼了會讓對方很不自在。」她事先跟攝影師溝通好,「我要鏡頭從背、屁股一路攀上來拍到我仰頭,才知道是我而不是替身。」整場床戲撫摸一下午,她被撲倒在牆上纏綿,「那是漂亮的,一個女人的情慾跟一個男人的渴望,因為不合法更激情,我當下感受每個畫面都是一幅畫。」

柯淑勤認為以前電視劇交代床戲很保守,不是男女主角十指交扣,就是畫面移到鏡花水月,非常無趣,「電視劇可以用電影規模拍攝,對演員本身來說是被尊重,所以我願意全裸。」反而陳家逵一開始放不開,有一幕在床上抱著只剩內衣的柯淑勤,碰到她的胸部馬上縮手,柯淑勤還把他拉到一邊開導:「我都脫了,就是要讓你碰!沒有關係,做你覺得舒服的動作。」後來陳家逵也打趣說:「如果早一點認識,我相信我的床戲會更厲害。」

柯淑勤難道不怕女兒看到自己裸戲?她大方表示:「我的孩子都大了,他們已經大到過自己想要的日子,我這個母親也做完我的責任,任何人都管不住我。很多男人不可能讓自己的老婆跟別的男人在床上蹭,但是我沒有老公的壓力,我才能這麼舒服地面對這個角色。」柯淑勤也透露自己在孩子眼裡是「nobody」,從沒被當作影后,孩子看到炎亞綸送柯淑勤餅乾還比較激動,追問:「妳怎麼認識炎亞綸?我可以探班嗎?」

▲高慧君(右起)、柯淑勤和吳奕蓉的信仰偏向是「自然派」。(圖/絡思本娛樂製作)
▲高慧君(右起)、柯淑勤和吳奕蓉的信仰偏向是「自然派」。(圖/絡思本娛樂製作)

高慧君遮住左眼露面,她表示因為左右眼斜視嚴重,已經1年沒有工作,「我有經濟壓力,一個女演員眼睛不平衡,沒有戲拍、沒有歌唱,連直播也沒辦法操作,如果我們的心不穩定,可能會想不開,但是我看到媽媽的堅強,她有帕金森氏症,還是很堅強跟我一起生活,我幾乎沒有低潮的時候,我覺得它可以被解決,沒辦法賺到錢進來就是省,減少不必要的東西,這一年跟媽媽一起學到很多生活智慧,也是一段不錯的里程碑。」

高慧君左眼斜視的弧度已經分開到最極限,她透露眼罩下的眼睛很可怕,「太像驚悚片」,她說:「醫師希望我用類固醇先做前期治療,但是這幾年拍戲很多損傷已經用類固醇,如果再做類固醇治療,我應該會變1顆滾動的球。」高慧君改用中醫民俗療法,花半年時間穩定甲狀腺,9月已安排眼睛的開刀手術,這時候開刀是最佳時機,不怕斜視擴散要重新調整。

▲高慧君左眼斜視1年沒工作。(圖/絡思本娛樂製作)
▲高慧君左眼斜視1年沒工作。(圖/絡思本娛樂製作)

吳奕蓉戲裡要帶3個孩子,還有一個因車禍肇事失語的老公,必須去做清潔工支撐家計,她感嘆最近找上門的角色都過得辛苦,這次在《我願意》飾演的母親更是悲情,所以才會進入邪教尋求慰藉,「她被生活困住,處境太苦,被擠壓想找到出口,才會想要相信什麼。」現實中沒有小孩的她,此次也有演技上的挑戰,她表示:「有一場戲載著3個小孩擠在1台機車,被導演要求一路上唸小孩。」只能努力發揮擠出台詞。

兩位男主角姚淳耀曾經買10萬元的寶劍改運、炎亞綸1年算命花10萬元,有一陣子迷上買水晶,高慧君聽了忍不住笑說:「誰說女人的錢比較好騙?」她表示因為台灣原住民對天地萬物都有靈性這件事深信不疑,「我對所有宗教都可以接納,希望讓精神程度進化。」

柯淑勤也是自然派,對哲學深感興趣:「我相信萬教合一,要先照顧自己的靈魂,再照顧旁邊的靈魂。各個宗教的書我都有看,因為沒人會教你這些。」吳奕蓉一直和宗教緣分不深,「可能是我生活很幸運順遂,不太需要特別去找一個出口,甚至走歪了都沒有發現。」《我願意》7月29日起每周五晚上8點中華電信MOD/HamiVideo 全台首播。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正妹菇農「小背心濕一大片」 沒穿內衣又沒馬賽克
汪小菲穩交張穎穎 張蘭氣到發飆「我們家不要二手貨」
「最兇空姐」泳衣開大洞!頂樓拍完照閃人 住戶超傻眼

我們致力為用戶建立安全而有趣的平台,讓他們與志同道合的用戶聯繫交流。為改善我們的社群體驗,我們暫時停用文章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