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琦首日自辯 指黃台仰發令衝警

星島日報
梁天琦由囚車押送出庭自辯。
梁天琦由囚車押送出庭自辯。

【星島日報報道】於前年年初二凌晨在旺角發生的騷亂,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等人,否認暴動等六罪,案件昨在高院續審。首被告梁天琦出庭自辯指當晚其選舉助理及黃台仰建議他可在場進行選舉遊行,以緩和現場氣氛,梁認為本民前到場聲援小販,亦覺得自己有責任保護現場市民,他遂即時宣布舉行遊行。當黃台仰發號施令「三、二、一,去」後,梁便向前撞向警方長盾,期間遭警方揮棍及施放胡椒噴霧。

二十六歲梁天琦作供稱,小販曾於一五年農曆年初遭到小販管理隊阻撓擺賣,本民前有聲援小販及協助清理現場。一六年梁透露當時居於深水埗劏房,有感農曆年期間讓小販擺賣,可使低下階層賺取外快,又可增添節日氣氛,無傷大雅,惟當時臨近補選,本民前未有足夠人手聲援小販,故他們仍未決定會否到場。

一六年二月八日約晚上七、八時,梁從手機得悉有本民前成員在旺角聲援小販,他考慮到自己作為新界東候選人,若在九龍西出席公眾活動會很突兀,亦不希望被人認為他拉票,因此未有答應前往。聲援的本民前人士或義工最終不足十人,故他被叫到旺角現場。案發時曾發生的士被困事件,梁指黃台仰在場曾用擴音器呼籲人群讓開,讓警方調查意外,惟當時有人向黃喝倒采,稱他在「抽水」及與警方里應外合,「呢度無大台,你憑咩指揮」。

梁稱,他曾在山東街方向聽到嘈雜聲,警方當時推出高台及有更多警員取出長警棍,他指「在場嘅人係反感嘅」,因本來現場氣氛輕鬆,群眾在吃東西,「好似嘉年華,有過時過節嘅氣氛」,但警方推出高台及向砵蘭街推進後,「氣氛霎時之間緊張咗好多」。

梁指,一四年佔領運動期間,他目睹警方在旺角清場時,曾站在高台施放催淚彈,故當晚約十一時許,梁下意識覺得警方推出高台會對在場人士構成危險,他遂背着站在高台前,希望警方可考慮到他「冇任何防備」而停下,但警方反而一邊將高台推撞其後方,又將他推往群眾,他的小腿因此被硬物撞擊四、五次。當時他夾在警方和群眾間被推前、推後,並跌倒地上,他隨即被人帶到行人路。他在旁目擊警方施放胡椒噴霧及揮動警棍,期間火爐亦被撞跌,「點解要用咁強硬嘅手段趕走人,好多人只不過食緊野」,但警方「硬係要將啲人往行人路推,罔顧在場人士嘅安全」。

當梁被拉往行人路後,其選舉助理致電給他,表示得知旺角發生事件,擔心他們的安全,並提議他「可以好似之前咁搞個選舉遊行」。梁知道候選人可在沒有通知警方或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下,舉行三十人以下的選舉遊行,他亦曾「順利地、成功地」在上水進行有關遊行,當日更有十、二十名警員尾隨遊行隊伍。其選舉助理趕到旺角,與黃一同建議梁進行選舉遊行,以緩和現場氣氛,而梁考慮到他作為候選人有此權利,又為保護在場市民,他遂拿起擴音器稱「我係一個候選人,我想喺度做選舉遊行」,並向警方表達相關意願及要求協助,但警方未有理會。有人從後傳上本民前旗幟及膠盾,有在場人士則喝倒采,大叫「收皮,收旗」。

當黃發號施令「三、二、一,去」後,群眾推前,戴著口罩的梁亦向前撞向警方長盾,期間他「頭頂同側面畀警棍打咗兩、三棍」,眼鏡亦遭打爆,而其臉、頭及全身均是胡椒噴霧,「感覺塊面比火燒」且呼吸困難。

梁續指,他本打算離開現場,惟走到亞皆老街時,卻看到有交通警員與市民糾纏,並向人群揮動警棍。梁說:「當時好嬲,頭先喺山東街畀人打過一次,驅散咗去亞皆老街,見到警察揮動警棍,我好嬲。」他遂襲擊一名警員。他隨後聽到有警員開槍,又看到警察一手揮動警棍,一手箍着一名不斷尖叫的女子的頸部,「好似挾持人質」,他見狀欲上前並指向該名警察之際,被警員按倒在地上,並遭警棍擊打,最終將他拘捕。案件編號:高院刑事四〇八——二〇一六。

睇更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