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美芬專欄】不能以「研究觀察」處理危機

Yahoo專欄
政府必須從嚴,全面堵截社區傳播鏈,包括強制要求所有入境人士進行病毒測試及安排集中檢疫
政府必須從嚴,全面堵截社區傳播鏈,包括強制要求所有入境人士進行病毒測試及安排集中檢疫


在抗疫步伐中,香港政府一直落後於澳門。市民早已心急如焚,而各界專家亦早已警告香港這類國際大都市有社區爆發的風險,惟政府一直在研究觀望,實行的防疫抗疫措施總是「唔湯唔水」。政府反應遲鈍,這種一味「等」的態度似乎在公務員系統中根深蒂固。觀察研判在一般情況的決定可用得著,但面對疫情爆發等危機時卻成為了政府的陋習。尤其是在英治時期的香港,政府決策措施以「摸着石頭過河」為主,因此,甚麼都會先觀察研究情況後才作出行動。回歸後,香港作為特別行政區,政府

權力來源於中央政府授權;然而,這種研究觀察的公務員文化沒有太大轉變,以前無論在騷亂還是像抗疫這種公共衞生的危機,政府總有英國政府為其擔帶,作出關鍵決定。可以說,港府並非有很多經驗自行去解決嚴重的危機。

在過去持續了大半年的騷亂,政府最主要的錯就是喪失了黃金時間去做應該做的事,令社會的撕裂愈拖愈深。港府這種先觀察研究的心態在新冠肺炎肆虐時又再出現。但是,疫情現已成為世界大流行,港府絕對不能再以觀察研究的態度去處理危機,政府早應從內地經歷疫情爆發的情況,預視今天將會出現的需求,早作預備才對。例如,隔離病床的需要絕對不應該出現「臨急抱佛腳」的情況,不應現在才徵用場館安放臨時隔離床位。

傾盡所能防意國翻版

雖然政府近期推出了一系列的抗疫措施,包括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但政府在隔離政策及停擺政策上的處理總不夠徹底,尤其是針對入境人士。以上海為例,所有入境上海的人士,包括外國人、上海人及港澳台人士,抵境後先住進酒店進行病毒檢測,在報告呈陰性後,才可回家進行居家隔離;否則,一律接受集中隔離,以免感染其家人,儘可能減低社區爆發風險。但是,現時香港只對海外入境無病徵人士抽驗病毒,還未落實到全面要求所有抵港的人士均須進行病毒測試。最危險的是,現時政府只向

抵港人士在機場派發一個樣本瓶,有關人士須自行於居所收集深喉唾液樣本,然後透過家人或朋友將樣本於收集當日早上交回其中一個收集診所。如檢驗結果呈陽性,衞生署才會立即安排有關人士入院隔離治療。如此的做法,讓潛在的受感染者可以由機場回家途中將病毒帶到社區,令公眾冒著受感染的風險。如此鬆懈的執法,如何應付疫症世界大流行?

早前感染個案急劇增加,而限制四人聚集的措施又卻遺漏掉卡拉OK,最後又果真出現了卡拉OK的群組感染。現在,每日的新冠肺炎確診個案都新增數十宗,時至3月31日中午前已達682宗,甚至出現確診者在家與家人同住仍然等候數日也未能入院接受治療,令人震慄!不少醫學界權威及專家也警告,相信現時仍有不少患者留在社區,疫情非常嚴峻,隨時會出現2000宗本地個案。香港人口高度密集,香港前陣子還能回到「0」感染,絕不應該有變成另一個意大利的可能。然而,若真是如此,政府就要負上極大的責任。

政府必須從嚴,全面堵截社區傳播鏈,包括強制要求所有入境人士進行病毒測試及安排集中檢疫,只有病毒測試呈陰性的人士才可以回到社區接受強制性居家隔離,又例如補漏把卡拉OK也加以規管等。人命關天,面對嚴峻的疫情,政府一定要有預示能力,不能再停留在研究觀察,堵截疫情爆發,一刻都嫌遲!



更多觀點:

【阿塗.神獸塗鴉】一直斷線

【陳雲.三文治】病毒是醫學,防疫是政治

【麥美娟專欄】政府抗疫中要「搵定工」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