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美芬專欄】反對派不應跟「瘋」

Yahoo專欄
香港還有時間輸嗎?都什麼時候了,還要攬炒?
香港還有時間輸嗎?都什麼時候了,還要攬炒?


香港正在面對最艱難的時刻:各國專家都預警新冠肺炎疫情即將面臨最惡劣的挑戰。本地市面百業蕭條,恆指不斷尋底,失業率急升,結業潮湧現...... 都什麼時候了,反對派依然沉迷攬炒。他們最新一着是在立法會拉布,打鐘,務必拉倒臨時撥款,時間能浪費多少就浪費多少,好像危機與他們毫無關係,立法會開會的責任只在建制派,那麼,他們還當什麼議員?真的只是為搞破壞,破壞立法會、破壞香港;癱瘓政府,癱瘓香港...... 香港還有時間輸嗎?都什麼時候了,還要攬炒?

臨時撥款的作用,是讓政府在預算案通過之前有錢可用,公共服務得以維持。過去議員即使對政府施政、預算案多麼不滿,也會先禮後兵,通過臨時撥款後才在審議財政預算案才慢慢招呼官員。即使是在上屆2016年,反對派展開了長達大半年的瘋狂拉布,想拉倒《版權條例》和《醫生註冊條例》的修訂。當時氣氛劍拔弩張,反對派依然有人知道社會的底線,贊成破例讓臨時撥款議案排在所有議程之前,「放生」臨時撥款。但今屆立法會,反對派換了一些不知進退分寸的新人,只顧反反反,而一批舊人更無力引導新人,完全消失在亂咁搗亂的氣氛當中。有人對臨時撥款提出修正案,拖長審議時間,反對派竟無人敢say no。修正案的內容無稽之極,竟提出要將警隊的開支削減至零,誓將香港變成無警之城,令香港對全球罪犯打開中門,任人闖入。視市民生命財產如糞土。此等人,連反對派之名都不配!

按照反對派的邏輯,部門有害群之馬就要完全削減開支的話,首先所有區議員都不應該拿人工,因為有兩個害群之馬說「藍絲與狗不得內進」;全港教師也不能拿人工,因為有害群之馬詛咒黑警死全家,借通識課宣揚港獨;就連律政司和法庭也要關門大吉,因為有法官匿名聯署,有檢控官出書教年輕人「避過法律陷阱」……要凍薪要削減部門開支的話,遠遠都輪不到警隊,因為他們在過去大半年為香港恢復安寧出生入死,擋弓箭磚頭汽油彈,與黑色暴力作戰到底,保護市民生命安全,是其他部門所沒遇到的凶險。

反對派有責任煞停瘋狂的事

反對派過去大半年不敢與暴力割席,繼續將暴力犯法英雄化、浪漫化,把香港害得雞毛鴨血。無論是誰,只要是理智的人,都知道香港現正受到疫情和經濟雙重夾擊,已經無時間再輸了!不論是對政府如何不滿,香港仍然需要有人運作,挾持臨時撥款做人質,試圖製造任何公共財政危機,只會害人害己。今屆立法會的確有這種要全香港人與之陪葬的人。他們亦把這種歪理邪念灌輸給一些年青人。不過,只要有半點清醒的話、對身邊的人 有半點關愛的話,也知道一個社會的反對並不是這樣胡作非為,而是會顧及無辜市民的死活,對瘋狂的事懂得煞停。



更多觀點:

【阿塗.神獸塗鴉】一念

【陳雲.三文治】限制流動的大監獄

【胡國威專欄】現在是否買樓時機?請問自己這幾個問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