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主企硬 食肆疫市貴租最難捱

東方日報
·1 分鐘文章
疫情下餐飲業大受打擊。(何天成攝)
疫情下餐飲業大受打擊。(何天成攝)

【本報訊】新冠肺炎疫情下,各行各業大受打擊,早前政府公布一系列針對堂食的抗疫措施,令餐飲業界雪上加霜。有業界人士表示,食肆成本一向以人工及食材的開支最大,惟兩者於疫情生意波動下可作調節,財政壓力反而最多來自租金,但只有少數業主願意在嚴峻時期減租,對經營構成很大壓力。

叙福樓集團主席及行政總裁黃傑龍表示,疫情初期各個業界團體已與業主組織會面,當時有部分業主願意減租,幅度由數個百分比至幾十個百分比,最高多達七成,惟至第三波疫情,當局一度實施晚市禁堂食令,業界經營最為困難,但當時肯減租的業主更少,減租幅度亦很小。

黃續指,一般情況下,食肆成本以人工及食材的開支佔最大,但食材的成本會跟隨生意變動,生意差時可減少食材;人工方面亦有防疫抗疫基金補貼,能夠「幫輕」一下,惟租金未有變動,佔的開支比例變大,對經營構成最大壓力。

怕影響估值 寧丟空拒減租

香港餐飲業協會會長黃家和亦表示,據他了解,疫情持續時間太長,願意減租的業主已相繼絕迹。而面對結業潮,他表示有業主因怕影響對單位的估值而寧願丟空吉舖,堅持貴租;但現時於一向貴租金的旅遊區,有一些業主因舖位丟空一段時間,開始願意大幅減租,盼能租出。



黃傑龍指業界經營困難,卻更少業主肯減租,減租的幅度亦更小。
黃傑龍指業界經營困難,卻更少業主肯減租,減租的幅度亦更小。
黃家和表示有業主怕影響對單位估值而寧願丟空吉舖,堅持貴租。
黃家和表示有業主怕影響對單位估值而寧願丟空吉舖,堅持貴租。